大法粒子:讓我們神的一面放射光芒!


【明慧網2001年6月30日】您好,李老師和諸位同修們。我叫毛森,是五年前在北京得法的。

我剛開始修煉大法時,完全是個人修煉。我學法,煉功,並努力以一個大法修煉者的標準來要求自己。然而,從鎮壓法輪功開始以來,很多事情都改變了,我們大法弟子也有了新的任務和責任。我們必須要護衛這個給予我們這麼多的大法。我們怎麼在做到這的同時達到一個煉功人的標準呢?我們應該怎麼護衛大法呢?我們都在憑著自己的悟來回答這些問題。漸漸地,我們開始明白我們需要做的是甚麼,我也發現我被擺在以前從未有過的位置上。我需要做我以前沒有經驗做的事情。我有越來越多的大法工作要做,我甚至都覺得沒法對付。有這麼多的事,這麼多不同的情況,我覺得心身俱疲,覺得我都不能好好想,身體也越來越累。這時,我明白了我需要增大自己的容器大小,也就是說,我需要超越自己,超越那個感覺被束縛的層次。是我的人的一面在限制我,告訴我我睡得不夠,太難做了,或者我不可能做得完。當我平靜下來,捨棄這些人的觀念,我發現這些也並不是那麼難做。只要我用在修煉大法中積累的智慧,沒有甚麼不能做的事,我也感覺我能做越來越多的工作。我可以想更多的問題,而我的頭腦十分清醒。當然也不是所有的時候都那麼容易,也有無數的執著心冒出來,但這就是修煉。我知道我需要不停的增大我的容器,不停去掉執著心,我才能做更多更好的大法工作。雖然有時候覺得很緊張,痛苦,回頭看看卻沒有甚麼,只是我的執著心在作怪。

最近,我也越來越意識到要用理智和善心對人,不只是向常人介紹大法時,還有和其他煉功人合作時。以前,當我協調一個弘法活動時,我常常以為大家都理解我為甚麼能這麼做。我就認為大家應該幫我,而沒有多想甚麼。然而,由於我沒有清晰地理智地和大家說明我為甚麼這麼悟的,我為甚麼覺得這項活動重要,一些學員不太願意幫我。在「清醒」中,老師說: 「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別人心裏不服而只是表面的服從,那麼看不見時還會按著自己的意願行事。」其實,是我自己沒有負起責任。責任不只是願意做事做到底,而是正確地使用在大法中得到的理智和智慧。我認識到的真正負責任是幫助每一個人在正法中做好他們應做的部份。不只是個人要做一點事的願望,而是幫助創造一個大家都能共同進步,共同貢獻的環境。

有時候我在一個人作大法的工作的時候,也覺得有些失望,因為沒有人幫我。有可能這就是我需要做的,我需要放下所有的執著來做這件事。也有可能我沒有完全向別人解釋我對這件事的理解,沒有創造一個讓大家都能討論,進步的環境,而只是希望別人幫助。別人可能沒有明白我為甚麼要這樣做,因為我沒有好好解釋。在這種情況,就是我造成的問題。

每個修煉人在大法中悟得都不一樣,深淺也不同。我發現在正法中修煉不只是多做一些事情,而是真正的從大法的角度,理性上認識為甚麼需要這麼做。這就引發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做大法的事,但卻不明白為甚麼要做。如果一個學員只告訴另一個學員要做甚麼,而這第二個學員並不明白為甚麼要這麼做,結果就可能不太好,而且這個學員的認識也沒有得到提高。組織這件事的學員應該負起責任,解釋給大家為甚麼他們悟到這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幫忙的學員也應該把它看成是自己的修煉,意識到它的重要性。《轉法輪》中說: 「其實我們不管是誰甚麼樣,只有一個法,只有遵照這個大法去做,那才是真正的標準。」我理解這句話包含著這個意思,不管誰告訴我們要做甚麼,我們都需要從大法的角度理解它、做好它。在《警言》中,老師說: 「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

我們都看到正法每天都有不斷的變化。我想大法弟子不應該只是消極地等待著圓滿,而應真正地主動地走出來,老師在帶我們成為真的神啊!如果我們要真的成為最偉大的覺者,我們不應該能夠解決自己的問題,並能保護宇宙中一切好的東西嗎?老師說了法身會一直保護我們,直至我們可以自己保護自己……在最近加拿大法會上,老師教我們要清除自己不好的觀念和業力,以及三界內一切邪惡。這不是正在向能保護自己的覺者邁出的一大步嗎?老師已經為我們消去了很多業,並給予我們能向高層次修煉所需要的一切,現在我理解是需要我們學習怎麼運用我們修到的,來解決我們自己的問題的時候了。如同一個兒童的成長,起初時父母提供,滿足他們所有的需要,總是在照顧他看護他。然後他會去上學,遇到很多問題,然而到了晚上他們總能回到父母的保護傘下。到了一定年齡,這個孩子就需要自己照顧自己了,而父母只是在遠遠的看著,有時鼓勵性的說幾句話,直到孩子能夠完全成熟,能用自己的知識和經驗照顧好自己,成為社會負責任的一員。

當一個人圓滿後,他還會一有問題就求老師幫助嗎?在我看來,老師不但是在教我們怎麼自己照顧自己,更是教我們怎麼保護好這個宇宙。而且,當我們圓滿後,我們不只是一般的神,我們是修煉宇宙大法而成的神。

在《轉法輪》中老師說:「過去老太太是裹小腳的,兩米多高的牆,跑過去一翻就過去了。家裏人一看她瘋了,老往外跑,就給鎖在屋裏。等家人走以後,一指那個鎖頭就開了,出去了。那就用鐵鏈子鎖上吧,等家人走了以後,一抖摟鐵鏈子就開了。管也管不住她」在明慧網上,我們看到很多大法弟子在被邪惡迫害時可以翻牆,開手銬,開監獄門和別的鎖等等,突破那些邪惡妄想阻止我們修煉者參加正法而製造的障礙。本著對法的清醒理解,這些修煉者輕易地就獲得了自由,人根本就不可能控制他們。在中國以外,雖然我們不需要翻牆或者開鎖,邪惡一樣為我們設置了很多障礙。而很多時候,我們可能看不出來這些障礙是邪惡勢力造成的。邪惡會發現我們的執著,因而製造這些障礙來鑽我們的空子。因為我們有執著,不能看到是邪惡在阻止我們正法,我們可能使用人的觀念來認識這個問題,而被我們的執著限制住自己。當我們能認清是邪惡利用自己的執著時,我們常可以輕易的打開這個鎖,使它不能限制我們。

例如有一次,我們將要開始集體煉功,卻發現要下雨了,我的第一個念頭就是:「不好,如果下雨,即使我們出去煉功,也不會有人去看,我們也沒有辦法弘法。」然後我又想:「這是邪惡想要阻止我們煉功和弘法。他們知道下雨以後有些學員就不想出來煉功了,同時下雨時常人也不會到公園來,這樣他們就沒法看到我們的正的修煉方法。」我更加清醒地認識到這個問題,考慮解決的方法。「老師不是說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嗎?我們都是有功能的嗎?」這麼想以後,我知道我需要用我的功能去阻止這場要阻礙我們活動的雨。不一會,雨就停了,陽光明媚,我們也有一個很好的洪法和煉功的下午。

通過這件事,我更加清醒地意識到我們周圍發生的一切,都和我們在正法中的修煉有關。即使是像下雨這樣的所謂自然現象。在《道法》中,老師說: 「你們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其實「自然」是常人解釋不了對宇宙、對生命、對物質的現象而不負責任的自圓其說,他們也想不到那「自然」的本身是甚麼。由於受這種意識的影響,你們認為這一切魔難都是必然的,就是這樣的,產生一種無可奈何的消極狀態。所以,你們人的一面要明白,而更主要的是得了法的那一面要清楚。」如果宇宙的法都在被正過來,地球上的法不也是嗎?在這個正法過程中,不是沒有甚麼偶然的嗎?不都是和正法有聯繫的嗎?即使是一些看來不受我們控制的東西,它不是也在正法之中,因此受我們控制嗎?如果我們能認識到每件事情背後的真正因素,我們不就能知道是甚麼部份偏離了法嗎?一旦我們認清了情況,作為大法弟子,我們不是應該去掉消極悲觀的態度,把事情正過來,更推動正法前進一步嗎?

這也使我想到我們怎樣用正念去對待邪惡。如果每次我們遇到一個困難的情況,我們只是在那兒待著說:「我就要發正念去解決這個問題。」那我們並不是真正的在這個問題上提高了,我們也沒有阻止邪惡利用我們的不足,我們只想從外部解決這個問題,而沒有對情況好好理解。而從另一個角度,如果我們遇到困難,只是檢討自己,消極忍耐,忘記了邪惡干擾的因素,沒有主動去清除它們,我們就沒有做到一個大法弟子在正法中應該做到的。老師教我們要除惡,也告訴我們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如果我們對法有深刻的理解,可以看清楚邪惡為甚麼邪惡,大法為甚麼好,當我們作為大法弟子應該怎麼樣對待邪惡,我們就不但是正的,而且是在這個偉大的大法中覺悟的神。

在發正念、用功能的過程中,我覺得考驗不是甚麼時候和怎麼用,而是一個基本的問題;「它會管用嗎?我真有功能嗎?」 我覺得這是一個對大法信不信的根本問題。我們都知道大法好,希望大家都看到真相,但我們真的能走出人的思想,把自己當作神嗎?我們能不能認識到,我們是捨棄了一切到這個墮落的地方助師正法的大法粒子,我們應該用這個宇宙大法充滿自己呢?我們和這宇宙間的一切生命都不同,因為我們和大法有緊密的聯繫。既然我們都是和法相連的,我們就擁有大法允許我們使用的一切。換句話說,我們是和從宇宙中從更高到更低層次的一切相連的。如果宇宙大法中的一粒子用真念念動「法正乾坤,邪惡全滅」的正法口訣,不僅一切所需的功能會自動去實現這件事情,還有護法神和更高的神也會前來幫助。可是如果我們自己心存懷疑,不就等於在說‘我不相信我是大法粒子’嗎?如果你都不把自己當作一個大法粒子,誰還會呢?如果你的心不純正,甚麼都不算。老師給了我們一切宇宙生命中最偉大的機會,但如果我們沒有抓緊這個機會,負起這個責任,那我說我們就不配被稱作大法粒子。如果我心能夠產生這個轉變,我能夠超越人的思想,真正負擔起這個宇宙間最光輝的責任,那我的生命不就真的有價值,配得上一個大法粒子的稱號嗎?

《轉法輪》中說, 「根基非常好往往是帶有使命來的,是從高層次上來的。」 在最近加拿大法會上講法,老師說:「那麼作為大法弟子,賦予了你們偉大的歷史的使命」《轉法輪》中還說, 「因為她吃苦吃得太厲害,來得也太猛,她會把欠下的不好的東西很快地還掉了。最多超不過三年,一般一、兩年就過去了,那苦吃得是相當大的。過去之後馬上明白過來了,因為她這就算已經修煉完了,所以馬上就開了功了,各種神通都會出來。」 我理解這段和我們現在的情況也有關係。在過去這兩年中,大家都吃了很多苦,而在最近加拿大法會上的講法中,老師說,「 大周天連通是這一層次的表現,但是學員早已走過這一層,只是被鎖著而已。在以後的修煉中,我們的學員將陸陸續續地出現各種狀態」 這不就是讓我們打開這些鎖,讓我們的神通顯現的時候嗎?老師已經談到了使用每個人都有的功能。老師在明慧網上的照片也教給我們用功能的手印,並教給我們兩句正法口訣。現在就等我們用正念打破常人的思想,讓我們神的一面放射光芒。

我從心底感謝您,李老師,也感謝你們,大法粒子們。

(2001年芝加哥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