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的路上前進著:一位前縣政協委員的修煉護法歷程

【明慧網2001年6月3日】我從小就有腸胃病,隨著年歲的增長,越來越厲害。自45歲開始(現65歲)常年肚子痛,憋得晚上12點前不能躺下睡覺,不能坐矮座兒,常年不想吃東西。四十年的三叉神經疼無人能治得了,折磨得我痛不欲生。為了治病,與中醫、西醫打了四十年的交道,以至見了醫生就頭疼。病痛最厲害時整宿整宿不能睡覺,在院裏轉悠,幾天幾天疼得連一口水都不能喝。體質又弱,一年四季感冒一個接一個,真覺得活著不如死了好。

在1998年2月2日我借到了一本《轉法輪》。這本書我越看越想看,只覺得句句話打到我的心裏,透進我的骨髓。由於我的身體太弱了,看一般的書不能超過15分鐘,再看就頭疼、噁心。可是我看《轉法輪》兩天就看完了。往年越到過大年時越不想吃東西,可是我看《轉法輪》時卻越看越想吃,三頓飯一頓接一頓還餓得不行。看完書緊接著看老師的講法錄像。剛看完第二講的那天晚上,熱得我不能入睡,在臘月裏像過了一個悶熱的夏夜(當時剛下過雪),後來我知道是師父在給我徹底淨化身體。第二天清早,我去散步。奇怪,我的身體沒有了重量,好像要飛起來。肚疼、三叉神經疼一切病從我的身上飛走了!真體會到一點病也沒有的美妙。幾十年醫生治不了的病,我從看書到看錄像只4天功夫就永遠不存在了!神話,神話!這就是神話,神給人做了事說出來就是神話。人可能不相信,但這是發生在我身上的事實。

可這麼神奇的高德大法,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卻敢不自量力地大肆誣蔑、誹謗,對全國億萬大法弟子以種種見不得人的手段進行迫害。在2000年2月就因我不放棄「真善忍」,在家煉功,公安局從家中把我抓去,非法拘留30天。又藉口說2月份是28天,超兩天得交兩個月的伙食費,把我辛辛苦苦攢下的、準備給兒子結婚用的血汗錢8500元全搜刮去了。在2000年6月份派出所所長從我家無故抄走了一本大法資料和一本大法書,又非法罰了我200元。

事過沒幾天縣政協副主席找到我說:「你是縣政協委員嗎?」「是!」「你還煉法輪功嗎?」「我還煉!」「上級已把法輪功定為XX,你為甚麼還煉?」「就因為法輪大法是教人向善的正法。」「你敢反黨?!」「我不是反黨,只是善意地講事實真象。」「你翻案!」「這不是翻不翻案的問題,正的就是正的,不是由誰說了算的。」「你要政協委員,還是要法輪功?」「我只是修煉‘真善忍’,又沒有做錯事,為甚麼要讓我做這種選擇?」最後,我寫了「法輪大法教人修心向善、道德回升,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我一定煉好法輪功」,並要求縣政協向上反映,重新調查法輪功,和平解決法輪功的問題。

在2000年7.20因堅定修煉法輪大法,我又被鄉里非法扣留4天。其間教育局有人找我,談話內容和縣政協大同小異。最後問:「你要法輪功還是要工資?」我的回答還是一樣,就這樣教育局把我830元的退休金全部非法扣除,一分不給。修煉「真、善、忍」有甚麼錯?為甚麼公安局把我家搜刮得傾家蕩產,教育局又斷絕我的生活來源?像我這樣因堅持說真話而被迫害的大法弟子何止千萬?!如果想以此逼迫大法弟子放棄修煉,那不僅達不到目的,而且只會讓修煉者更加堅定,讓被欺騙的世人更加看清邪惡勢力迫害大法弟子的真象。

2000年12月28日,因怕我們依法進京上訪,警察又把我從家中抓到鄉里,非法關押。我和其他大法弟子集體絕食4天抗議這種無法無天的犯罪行為。邪惡勢力就又把我們弄到縣看守所非法拘留45天,致使我們全家在春節萬家團圓之際飽嘗骨肉分離之苦。此外,鄉政府還對我進行過2次非法扣留,每次4天4夜。他們還幾乎全年對我進行非法監控,有時一天到我家三次無端騷擾。

但「強制改變不了人心」,知道了人生真義的大法弟子是會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負責到底的!現在我對大法越來越堅定,和大家一樣做著大法弟子應做的一切,在正法的路上前進著!

大法弟子陳志堅(化名)2001年5月17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