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審計署駐廣州特派員辦事處大法弟子林天賜被綁架至「洗腦班」


【明慧網2001年6月29日】林天賜,男,36歲。國家審計署駐廣州特派員辦事處金融審計處職員,中級審計師。1999年7月,林天賜在老家休假照顧剛生產的妻子。假期未滿,審計署駐廣辦便將其召回。在其後的幾個月,單位用開除公職等威逼利誘逼其寫揭批材料。林天賜本著善心將自己修煉以後的身心變化及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利的真實情況如實地向領導做了彙報。領導看了驚訝地說:「你是越寫越堅定。」

99年10月底,看到越來越多的善良同修遭打壓,大法被無知的人誹謗,他再也坐不住了,來到北京上訪,向政府反映自己的心聲:「法輪大法是正法」。在住地被北京警察抄家,後被遣送回廣州拘留十五天。單位以曠工對其進行處分。

2000年6月18日,他陪妻子到天河體育中心煉功,被早已等候的警察(廣州天河分局的譚佳(音))認出,警察不分青紅皂白再一次把他非法拘留十五天。七月八日,更是被廣州市公安局岑偉雄以莫須有的「聽說明天你們要出去遊行」為名非法刑事拘留,(同時被抓走的還有其妻曾豔輝),並準備勞教三年(後單位領導力保將其取保候審一年)。

林天賜的老母親年老多病,已有兩年沒見自己的兒子了。2001年春節前,只因林天賜不肯寫不去北京的保證而被禁止回老家探望七十多歲的老母親。1月20日晚,林天賜出差剛回家,因一功友帶著真相材料來到家中而又一次被廣州棠下派出所陳煥斌抓去非法拘留。林天賜的妻子曾豔輝自99年6月失業後在老家帶孩子,2000年5月到北京天安門為大法鳴冤,在六、七月間竟被連續非法拘留三次,長達四十五天。

2001年元旦前,曾豔輝再次回老家探望,廣州棠下派出所陳煥斌不斷向林天賜逼問其下落。因在林天賜口中一無所獲,竟通過其娘家石家莊當地的派出所三天兩頭去家中騷擾,害得曾豔輝有家不能回,流落在外。曾母患有心臟病,整天提心吊膽、牽腸掛肚,經常犯病。

6月5日上午,廣州棠下派出所到林天賜所在單位將其綁架,送往廣東三水勞教所洗腦班,並由單位派兩名人員陪住,美其名曰「幫教」,實質上形同監視,沒有人身自由。據說三水洗腦班非常邪惡,以不准睡覺、十幾個「洗腦」者圍攻一個大法弟子的手段折磨大法弟子,在大法弟子被折磨得神志不清的情況下逼其就範,妄圖使大法弟子背離宇宙特性「真善忍」,達到他們邪惡的洗腦目的。

林天賜自從95年得大法以來,真心向善,工作兢兢業業。當時廣東省規定,允許因公收受300元以內禮品,隨著世風日下,標準也在不斷提高。但修煉不久,林天賜就主動把被審單位所送的禮品(相機、戒指等)上交。即使在99年7.22以來,因堅修大法被降職、降級、扣工資,他也把個人的物質利益看得淡之又淡。2000年審計工作中,他一個人查了三個小金庫(上千萬元),在年底單位舉行的全員崗位考試中得了第二名,可是就因為堅修大法,年底卻被評為不稱職。

像這樣的國家公務員,因為修煉而提升了道德水準,可是單位在流氓政權的壓力下,卻要將其送去洗腦,我想問一問審計署的領導,你們要把這樣的人轉化到哪裏?

試問天下人,誰個沒有親人朋友,難道就是因為一個人的信仰與已不同就可以剝奪其基本生存權利嗎?難道就因為上面有「人權惡棍」撐腰就可以虐殺良善而不負任何責任了嗎?「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再次正告追隨江氏打壓法輪佛法的人:迫害大法就是迫害自己,迫害大法弟子就是把自己往地獄裏推,不僅禍及自身,還殃及家人。等惡報來時悔之晚矣。

迫害林天賜及家人的直接責任人:
廣州市天河區棠下派出所:陳煥斌 電話:85651731
地址:廣州市天河區棠德路棠下派出所 510630
國家審計署駐廣州特派員辦事處:
特派員:唐智清 王特派員
辦公室電話: 020 85519858
人教處處長:張秋平、肖某某 電話:020 85518202
金融處處長: 邱雷、林天柱 電話: 020 87508373
地址:廣州市天河南一路18號 郵政編碼:510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