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的旱災只是惡報的開始

【明慧網2001年6月29日】《四川日報》2001年6月24日刊登了這樣一條頭版新聞:去冬今春以來,我省73個縣(市、區)發生了冬幹夏旱,入夏以後又有66個縣(市、區)持續高溫少雨,遭受了1994年以來最嚴重的夏旱襲擊,不少地區連旱時間長達兩百多天。到目前為止,全省各類水利工程蓄水量只有36億立方米,多數水庫現蓄水位一到死庫容以下,與去年同期相比少蓄近九億立方米。全省45.7萬處塘堰中,有40多萬處乾枯見底。嚴重旱災致使部份地區特別是丘陵旱山村,人畜飲水嚴重缺乏,有6個地級市、22個縣級城市、568個鄉鎮和農村350萬人、360萬頭牲畜用水發生困難。據了解,嚴重的旱災除造成小麥糧油大幅度減產外,還致使大春作物普遍受旱,缺水,缺商,栽種十分困難。截至5月底統計,在農作物受旱和旱地缺商、水田缺水無法栽種大春作物的面積達4560萬畝。據民政部門統計,目前已造成缺糧人口1742萬人,其中〝雙缺戶〝662.48萬人。受旱災影響,已使3000多家工業企業因缺水處於停產、半停產狀態。

任何天災人禍其實都不是偶然的。人們常說:為官者德政造福一方。反過來,做壞事不但自己遭報,百姓都跟著遭殃。四川省的當權者是「人權惡棍「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忠實追隨者和打手。

四川警方從2月5日開始大規模抓捕法輪功信徒。凡是堅定不移表示修煉到底,一律移送勞教所長期關押。四川省委書記、曾慶紅的妹夫周永康親自坐鎮指揮,叫囂實行殘酷的株連政策:「父母修煉的,子女下崗;子女修煉的,父母下崗,停發退休工資,斷絕經濟來源。」

在它們手下,已有11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他們是重慶市大法弟子蒲新江、胡明全,廣漢市的譚素芬,彭州市的羅少祥、王志英,崇州市的劉志芬,成都市的方顯智、王旭志,遂寧市的蘇瓊華,攀枝花市的趙其英,渠縣的王玉如。其中,生前是成都市自來水公司車隊駕駛員的王旭志,因去北京上訪,被非法密判一年半勞教,於去年一月中旬被送往資陽大堰勞教農場。為捍衛宇宙大法,王旭志在關押期間,堅持絕食150多天,用生命向政府進諫。可令人髮指的是,在勞教所幹警的授意下,200多名被勞教的流氓、地痞等社會渣滓曾圍打王旭志整整一天;王旭志絕食期間,曾被強行灌下屎和尿。2000年8月5日晚,他離開了人世。

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勞教所又稱「藥教」所,因以前這裏關押的絕大部份是吸毒人員。從99年11月開始陸續有大法學員被送到這裏關押,至今已有約200多人。這裏有6個中隊,5中隊是封閉式的入所集訓隊,新到人員要在這裏「調教」規矩了才分下各中隊。大法學員為爭取煉功的環境受盡非人折磨,被拳打、腳踢、警棍電、荊條抽、在地上拖,甚至臭鞋、帶血的衛生巾往嘴裏塞。

成都市公安局龍泉分局看守所每天都發生著種種踐踏人權的惡行,其殘忍程度令人髮指。 治安拘留時,不論老少,一進去都要「過招」,即一頓拳打腳踢;之後同室的其他犯人採取各種手段進行凌辱。 轉為刑拘後,更為暴烈:狂風暴雨般的毒打,扒光衣服用冰冷刺骨的涼水一盆一盆的往身上潑(當時是春節前最冷的時候);灌二十多碗冷水,被強行刷牙,用牙刷把學員的口腔都戳破了,滿嘴是血,然後塞進點燃的煙頭,讓其吞下去;向身上撒尿,從頭淋到腳;一邊用鋼絲刷刷背一邊淋水,強迫做俯臥撐、仰臥起坐;稍有不從,便是更瘋狂的毒打。 整人的名堂特別多:如甚麼「穿心蓮」、「貝母」、「窩心腳」、「地震」、「火燄山」等等。一個比一個令人慘不忍睹的招勢。甚至不斷有新招創出。

成都有幾位大法學員2001年元旦到北京上訪(其中有幾位已是65歲、70歲的老人),在到北京途中因不配合邪惡辱罵大法,被強行搜身掠去財物。因為拒說姓名,後被遣送到成都某戒毒所。在戒毒所被強行在手背注射大劑量不明藥物,注射後人感覺昏昏沉沉,身上忽冷忽熱,持續十幾天晝夜咳嗽不止,不能入睡,說話困難,對身心摧殘極大。

「人無德,天災人禍。」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以慈悲為懷,再一次告誡世人,「中國大陸上所有發生的一切天災人禍,已經是針對那裏眾生對大法犯下罪惡的警告。如其不悟,真正的災禍就將開始。」緊跟江澤民邪惡的政治流氓集團「正邪不分謗天法」的十惡之徒,若繼續對神的警告置若罔聞,面臨的將是萬劫不復的惡報,因為它們公然站到宇宙大法的對立面,受邪惡勢力的操縱,以達到其「毀滅眾生」的目的。四川的旱情雖然嚴重,但上蒼的懲罰剛剛開始。要想遠離災禍,不遭惡報,就必須立即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善待法輪功學員。只有這樣,才能給自己和家人帶來福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