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中學生的呼籲:成長起來吧,世界!

【明慧網2001年6月29日】我為甚麼要親自從波士頓步行到華盛頓DC?一個高中三年級學生與每日行走20英里的20日步行旅程有甚麼關係呢?我不應該做「正常」青少年在進入他們高中最後一年之前的夏天裏所做的事情嗎--比如到國外旅遊,為申請大學作準備,上夏季課等等。我是否「有點太年輕」以至不應憂慮這些世界性爭論呢?

有人說在中國發生的事情與他們無關。然而在中國所發生的事情卻決定了我夏天不能做甚麼。如果我能選擇在哪兒度過兩週假期的話,我會選擇中國。它是我出生之地,是我特徵的一部份。我仍然為是一名中國公民而驕傲。我熱愛那個國家。這與愛那個政府是兩碼事。如果我踏上中國的土地,那可能會是西方世界的人們最後一次聽到我。為甚麼呢?我煉法輪功。這本身就足以使我在中國遭到逮捕。我已經修煉法輪功四年了,但是即使我剛剛開始煉功,或攜帶法輪功材料,警察就有足夠的理由拘留審訊我。這就令我排除了「到國外旅遊」的夏季選擇。第二個想法是上夏季課充實自己。我一直考慮這項選擇。然而,如果我知道在中國,甚麼災難正降臨在中國學生的身上時,我又怎麼能感到自在而不大聲疾呼呢。在中國,每一天都有學生和教師因為他們的信仰而被開除學籍或工職。如果我不站出來說話,如果每個人都「只關心自己的事」,那麼,那些在中國的人們會遭遇到甚麼樣的命運呢?

我步行,以喚起人們對中國這個局勢的關注;我步行,以使每個人真正面對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不僅僅是哪個城市,哪個州,或者我們居住的哪個國家。我曾經在麻州劍橋市的小範圍內步行數週。這次的行程也將使我開闊眼界。它使我學會面對現實世界,有比這行程更好的成長道路嗎?同樣,也是這個世界該成長的時候了。是停止以「不關我事」方式思想的時候了。我們都共享這個小小的地球。我們不能對中國發生的事情視而不見。這就像在你家門前的草地上觀看一個兇手殺害一位無辜的人一樣。我們不能因為某個「偶然」的核戰爭,讓我們自己毀滅自己。我們不能以不理睬非洲來希望愛滋病自動消失。我們必須接受世界的現狀,然後解決問題。讓我們別讓一整塊大陸死亡,如果我們有能力阻止的話;讓我們別摧毀我們所知的唯一的家園--地球;讓我們別讓希特勒迫害猶太人的慘劇重演。讓我們都成熟起來吧!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6/29/126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