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除控制常人的邪惡因素:山東菏澤大法弟子正法記


【明慧網2001年6月28日】 6月19日下午,我們大約三十人於山東菏澤召開法會集體被抓(這裏提醒一下廣大同修召開交流會一定要安排好,以免給大法造成損失,舉辦法會一定要嚴格地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不要開得過多,過頻。要引導新學員和沒有走出來的學員在學法實修中提高,從人中走出來,自覺地融入到正法的洪流中,不要有意無意地叫學員按照自己悟到的去做,這也是一種變相的干擾。學員在修煉的不同層次中如何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和如何維護法只能通過學員自己的學法實修中體會到。採用任何形式洪法、維護法都是在助師正法。)我們拒不配合邪惡,幾個功友被當場打暈,最後我們被邪惡之徒一個個抬到車上,然後帶到了市公安局二樓的一個會議室,裏面坐著幾十個警察,大聲地說著一些污穢的話,魔一般張牙舞爪。我馬上悟到應該立即除惡,於是與一功友席地雙盤立掌。開始還能聽到那些警察大聲地講污言穢語,一會它們的聲音就越來越小,其中一個注意到我們幾個立掌的,就轉移話題研究起我們的手勢,並還搬腿模仿,說手勢真好看等。大約二十分鐘下來,屋內沒有了罵人呵斥的聲音,還有的警察讓我們把躺在地下曾被打暈的功友抬到排椅上去休息,此時我感到他們背後的邪惡被除去了。

後來,我們被一個一個地分流到不同的派出所,我被帶到了菏澤站前派出所,一路上我不停地默念師父的除惡口訣。到了那裏被關進一間屋子,警察叫來幾個人看著我,我平靜地在一張椅子上坐下來雙盤立掌除惡。他們沒有太大聲地阻攔,大約半個小時,當我睜開眼睛時,他們都說手勢好看,還有的說讓我再煉一套,他們想看看,這樣我打了第五套功法的手印。但煉功被一個指導員知道了,他很邪惡地說不准煉功,但我想自己本來就是煉功人,被迫關在這裏法雖不能學,功一定要照煉。於是他大聲吼叫、謾罵:「把她銬起來!你就是不吃不喝十五天,你死在這裏,那是我們這個所的光榮!」(投稿者的話:多麼邪惡呀!怪不得山東會有那麼多的弟子被害死。)他作為一個國家公務人員竟講出如此邪惡的話。但大法弟子是慈悲的,師父也講過:「不能把人當成敵人」 。我清楚地知道,這是邪惡的因素在控制著他,應該鏟除其背後的邪惡。這樣每一個與我談話的人我都首先鏟除其背後的邪惡因素,結果每個與我談話的再沒有一個大聲的。

晚上指導員像換了一個人一樣,讓人給我打開手銬放下來,並且態度特別和善。這時我深深地感到了大法的威力、師父的慈悲。

第二天早上,他們都洗漱去了,讓我自己留在屋裏,當時悟到是師父安排我出去,於是我看到那個很小的窗戶半開著,我踩著東西手一搭上去了,身體剛好能擠出去,跳出牆外。在師父的安排下,我又溶入了正法洪流中。

此次經歷,我悟到「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論語》),跳出人的認識、人的框框來對待眼前發生的一切,師父都講過不把我們當人看了,而往往我們還把自己侷限在人的框框裏,要敢於突破人的這層殼,時時以神的狀態來跟上正法進程。

師父在美國西部心得交流會上講:「甚麼是佛?如來是踏著真理如意而來的這麼一個世人的稱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衛者,他將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負責。」《忍無可忍》中講;「除盡邪惡是為了正法,而不是個人修煉問題。」

同修們,讓我們共同以大法和師父賦予我們的能力,高尚地除去那些不該在宇宙中存在的邪惡生命,兌現我們久遠前發下的誓言,走好助師正法過程中的每一步。

最後我們正告迫害大法地邪惡之徒:我們大法弟子無論面對怎樣的困難,我們都會堅持大法的原則,永遠不參與政治,真修向善。以任何藉口對我們的迫害都是一種犯罪。我們也正告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所有犯罪分子:不論任何人做了壞事都會遭到報應。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