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被石家莊政保大隊害死的大法弟子劉書松

【明慧網2001年6月28日】 劉書松曾就讀於河北醫科大學臨床醫學系九三級一大班,是當時學校學法小組的輔導員,我們大家都敬佩的功友。明慧網曾於2001年3月15日報導過他被石家莊政保大隊害死的消息,在此我追述有關他的部份情況。

他從小生活很坎坷,一直比同齡人顯得成熟、穩健。他一直很精進,當時功友們都喜歡和他交流。我剛煉功兩個月時還不能雙盤,就因為一次偶然的機會和他交流後,回去馬上就把腿搬上去了。他把我們分成好幾個學法小組,每個週末都騎車去很遠的農村洪法。當時我們醫科大的煉功點走地很正,其中他起了很大的作用。

98年7月畢業後,他分配到北京市平谷縣醫院外科。一年之後是99年「7.20」,單位讓他寫保證。在壓力下,他不情願地交了保證書,回宿舍後,大哭了一場,覺得這樣做對不起師父和大法,於是放下一切執著又堂堂正正地要回了保證。

今年正月,為了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我們和外地同修一起開了一場法會。大家冒著鵝毛大雪從幾百里之外會聚一堂,有的抱著幾個月的孩子,有的掙脫工作與親情的羈絆,一天之內準時趕到,當圍坐在一起時,宛然又回到了學校的學法小組。法會上,圍繞著「法的洪大,師父的無量慈悲」,談了整整一下午、一晚上。會場上,大家一直在流淚,心性及對法的認識都在飛速提高著。一場法會下來,大家的狀態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許多人從此走出來證實大法。

書松深深體會到了法會的重要性,也想到了還有許多沒有走出來的功友,同時感到應該把所有的時間投入到正法中去,於是他一個電話辭去工作,去他得法的地方──石家莊找同修交流。但不久後,因在石家莊火車站被河北警察學校的學生便衣(這個學校的學生有很多被公安派為便衣,敏感日期更多)跟蹤而被抓,後被石家莊政保大隊害死。

初聞噩耗,我非常難過,心裏並未接受這個事實。而且這期間我還做了一個夢,夢見他像平常一樣笑呵呵地,我問他:「你沒死啊?」他說:「沒有啊。」因此,很長一段時間我堅信他還活著。然而明慧網上有關他的死訊不斷傳來,我開始懷疑我的想法了,最後不得不接受這個令人悲憤的事實。

有人聽他父母講了書松遺體火化時的神奇景象:照北方風俗,火化時要放「二起炮」。當他的炮仗點燃時,第一聲沒有響便騰空而起,越升越高、越變越大,變成一個大火球,之後,有的人看見化成一個蓮花盤,也有人看到是一個大法輪。他並不煉功的父母及親友都在大白天看到了。

他父親還講了有一次夢見他,書松說:「我走得太匆忙,你們不要太傷心,我並沒有死,死的不是我。」並帶著他的父母去了一個大城市。他的父母雖不煉功,但耳濡目染也知道大法好,也稱師父為老師,沒有一點怨恨和誤解大法的心。

曾和他一同被非法關押的一位功友也夢到過他,夢中書松哭得很傷心地說:「我沒有人體了,不能再為大法做事了。」那位功友夢中對他說:「你不要哭了,每天我們做的時候替你做兩件。」剛一聽到這個夢我還不解:他為怎麼還這樣說呢?現在我從這個夢中悟到兩點:第一,我們這些還有人體的弟子要不遺餘力地「助師世間行」;第二,我們要把他被迫害致死的真象告訴世人,以揭露邪惡、激勵同修。

石家莊政保大隊的惡警還洗劫了他們一行幾人的財物:2000美元、至少2─3000元人民幣、約四部手機、十來部BP機。為了掩蓋罪行,惡警歸還了書松的手機和一張存有一千多元人民幣的銀行卡。

石家莊政保大隊罪行累累,希望河北以至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共發正念,清除邪惡。

在此也正告石家莊政保大隊的惡警:放下屠刀,停止迫害!否則報應來時,追悔莫及!

更正:河北醫科大學總機:0311-6044121。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