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在見證著河北蔚縣的罪惡(三)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6月22日】河北省張家口市蔚縣地處太行山麓,該縣大法弟子自1999年7.20以來開始了前赴後繼、波瀾壯闊的洪法護法歷程。與此同時,也遭到了慘無人道的迫害。犯罪分子惡行累累,人神共憤,大山也在憤怒地控訴。

天雷陣陣,大山的控訴令惡人膽寒。河北省蔚縣代王城鎮大法學員受的酷刑令人髮指,暴徒們還利用非法關押勒索高額罰款。

2000年春天,段斌當時任蔚縣代王城鎮黨委書記。在鎮中學的教室,他們將數十名法輪功學員抓來非法拘禁暴力「轉化」。據一內部知情者透露,他們想給學員們點兒「顏色」看看,原定要把某男學員的腿打殘。他們對法輪功學員拳打腳踢、電棍電、腰帶抽、搧耳光,人人過關。後來暴徒們又藉機大肆斂財,全鎮數百名學員,人人被非法罰款,少則幾百元,多則五千元。更令人震驚的是,肖堂和劉貴明這兩名男學員,因家裏被罰得實在沒有錢,被他們非法拘禁達八個月之久才放人。以下是部份受迫害事實。

高玉萍,女,38歲。2000年3月依法進京上訪被抓回,在鎮政府遭毒打。派出所一幫警察張建強等逼問她煉不煉,說「煉」,就逼她蹲馬步,在其手背上放一顆葡萄,只要一掉,暴徒就用鐵火剪毒打,打一陣再用電棍電頭部、後脖頸、背部、手背等部位。電一陣再問煉不煉,說「煉」,就再電,用兩個電棍同時電,脖子上一個、背上一個,最後她被電得昏倒在地,4天沒知覺。後來暴徒們在其小腿上試著電了一下,見皮膚在抽動,就喪心病狂地又是一陣電。非法關押20天,勒索5000元所謂罰款,沒有任何手續。2000年6月,又將她從家中無故抓走,非法關押28天,勒索1400元,同樣沒有任何手續。

2000年5月8日左右,眼見不法官員肆意騷擾百姓,她忍無可忍,給上級部門寫了一封反映自己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的信,希望能夠解決問題,卻被不法鎮長李富晉抓走,至今下落不明,生死不知。

李喜,男,50多歲,現任本村村長。修煉法輪功以來,嚴格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從不貪污、受賄、公款吃喝,努力幹好本職工作。由於堅修大法,被誣陷為本鎮所謂的「骨幹」,2000年3月被非法關進本鎮鎮中(北中)。在非法關押期間,多次遭到嚴刑逼供。一個晚上在某單間宿舍,暴徒們把燈關掉,他們害怕曝光──村幹部能認出鎮幹部,突然闖進去5、6個人,上來就猛打猛踢,毒打持續了好長時間,等打開燈後他血肉模糊,門牙被打得鬆動變形,好幾天不能進食。但暴徒們仍不放過,又用兩個電棍對他進行長時間電擊,事後又勒索4000元非法罰款,沒有任何手續。

李進軍,男,30歲左右,在代王城鎮搞無線電修理。修煉法輪功後,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改掉了欺騙顧客的不良行為,為此雖然他的修理部在很偏僻的地方,生意仍很興隆。只因堅修大法,被誣陷成甚麼「骨幹」,2000年3月也被無故關入北中。暴徒們對他進行多次非法審訊,兩次嚴刑拷打。第一次也是那個晚上,在宿舍外面,三個人將他打翻在地,長時間用腳猛踢猛踹,同時用兩個電棍對他進行電擊,然後從脖子上往裏灌涼水,之後又把他關到單間宿舍電擊。第二次是在後來一個下午,暴徒們在院內對他又進行了長時間的拳打腳踢,事後又勒索4000元罰款,同時他的妻子由於也是大法學員,也被強行勒索了3400元所謂押金。

李潤梅,女,38歲。2000年3月進京合法上訪,抓回後慘遭毒打。派出所警察張建強逼問她還煉不煉,她說:「煉」,就被劈頭蓋臉地暴打,暴徒們用鐵火剪狠抽她下身、腿兩側。3月2日晚,警察張建強、高海等人又來逼問煉不煉,她回答「煉」,就逼她蹲馬步,並在手背上放一顆葡萄,只要葡萄一掉,高海就抽出火剪亂打,又抄起掃帚把兒抽腿,然後又用電棍電。打了一陣再問煉不煉,她說「煉」,就再電,用兩根電棍同時電,電她的頭、後脖頸、背部、手背,將她電倒後,再逼她站起來,再電,以至於被折磨得暈死過去。暴徒們仍不罷休,用冷水潑醒後,再問、再電……她被「審訊」得渾身上下傷痕累累,非法關押21天,勒索5000元所謂罰款(沒有任何手續)後放回。2000年6月,鎮上又逼她寫「悔過書」,她拒絕,又被非法關押了8天,又勒索1400元所謂罰款,同樣沒有任何手續。

馬光榮,女,65歲。2000年3月依法進京上訪被抓回,遭到辱罵和毒打。派出所一夥警察揪著老太太的頭髮往牆上撞。非法關押21天,勒索5000元巨額罰款。

劉貴明,男,37歲,2000年2月底到北京合法上訪,在天安門非法無故被抓回。鎮長李富晉、派出所所長邵傑先把他一頓毒打,後被關進北中。從午後罰站好幾個小時,接著六七個歹徒圍著他拳打腳踢,像炒豆似地猛打,之後又罰他蹲馬步,手上還放上石籽,掉了就挨打,直打到吃晚飯才停下。晚上他們又私設公堂,書記、鎮長、所長親自上陣,先逼問煉不煉,說「煉」,暴徒就蜂擁而上,拳打腳踢一頓後,用腰帶抽,並逼他脫掉褲子再抽,皮帶抽斷了用火剪打,火剪也打彎了,又抄起胳膊粗的木棍狠打腿部,之後又用兩個電棍電,電臉部、頸部。這還不算,又拿來兩塊磚頭立起來,逼他兩個膝蓋跪在上面,並逼他腰必須挺直,一面還用電棍繼續電。

這期間,還把他的妻子蔡金枝(大法學員)抓來,逼夫妻倆面對面跪在一根木棍上,中間不到半尺,暴徒們把他倆電了一遍又一遍,把頸部、臉部電出好多水泡、血泡,慘不忍睹,但他們始終沒有說不煉,暴徒們已累得筋疲力盡,方才罷休。此次他妻子蔡金枝同他一起合法上訪被勒索5000元放回,他後來又被非法關押4個多月,每天吃八兩玉米麵。非法關押後暴徒們仍厚顏無恥地繼續索要所謂罰款,這時他已無力再交錢,鎮上不法官員說:「等3月份過完後,每天要管理費50元!」家人給交了所謂管理費500元。到第七天,不法鎮長又說:「再呆一天,100元、150元、200元一直往上漲!」後來家人又交了400元,家裏已負債累累,實在沒有錢再滿足他們的「無底洞」,最後他被非法關押了8個多月才放回。放回家時暴徒們還逼他給鎮政府打了5000元所謂欠條。

代王城鎮的400多名大法學員都遭到不同程度的非法罰款,暴徒們總計勒索達20多萬元,均沒有任何手續。其中38名所謂「骨幹」學員的罰款達12萬元,有的大法弟子家裏已是一貧如洗。而這筆沒有任何手續的所謂罰款,至今沒有下落,是貪污了?揮霍了?不得而知。大山在呼喚:誰來給善良的大法弟子主持正義?

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分子(河北省蔚縣長途區號:0313 郵編:075700):
溫祥:河北省蔚縣縣委副書記 單位電話:7010930 家庭電話:7216322 呼機:1272641200
高峰:河北省蔚縣「610」辦公室主任 單位電話:7011097 家庭電話:7215923
史雄:河北省蔚縣公安局局長 單位電話:7210447 家庭電話:7210299
梁立剛:河北省蔚縣公安局政保股副股長 單位電話:7212272

(大陸大法學員供稿 2001年6月7日)

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非盈利轉載請在文章等作品之前標明出處(“據明慧網報導,……”),之後注明明慧網原文連結。商業轉載請與編輯部接洽授權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