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狂風怒拔參天大樹

【明慧網2001年6月21日】每日新報6月18日報導,6月15日午夜,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風雨猛烈襲擊了天津市中心城區,使得天津市園林綠化系統遭受到自1976年地震後25年來最嚴重的損失。據市園林局綠管處負責人郭喜東介紹,市內六區受災最嚴重的南開、河東兩區,樹木折斷、倒伏達7700餘株,佔全市受災樹木總數的85%。

據悉,這場暴風雨陣風最大風力達到8級,呈帶狀自西向東橫貫市區中部,由南運河、真理道一線,直至鞍山道、南京路、津塘公路一線,包括南開區、河東區大部,河北區、紅橋區、和平區、河西區局部,全部遭受到嚴重損失。記者從昨天市園林系統召開的於6月15日倒樹搶險緊急工作會了解到,截至6月16日的統計數字顯示,市內六區道路、公園綠地、居住區、企事業單位內,有9071株樹木折斷或倒伏,其中倒伏胸徑在30釐米以上的大樹達1400餘株。這次由於樹木倒伏砸壓的民房達300餘間,砸壞的機動車輛近輛。從受災情況看,以南開區、河東區損失最為嚴重,其中南開區城裏公園倒伏的胸徑在30至50釐米的大樹達10株,有數棵大樹傾斜,廣東會館內的2株大樹傾斜。另悉,多條道路還因倒樹使交通受阻,多起電力線發生短路。

眾所周知,1999年4月25日發生的事件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藉口,而425事件肇始於天津事件。1999年4月11日,羅幹的連襟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青少年科技博覽》雜誌再次發表反法輪功文章,天津的法輪功學員為向有關方面澄清事實真相,前往天津教育學院及其它相關機構反映實情。然而,天津市公安局動用防暴警察毆打反映情況的法輪功學員,導致學員流血受傷,並抓捕45人。

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公開對法輪功進行迫害以來,天津不法官員追隨江澤民,成為它迫害法輪功的馬前卒。

天津大學強迫所有煉過法輪功的學生畢業前寫認識,並且說這是上面的命令。假如不寫,就被送到天津市辦的學習班。並且不讓畢業。期限是3月8號,在3 月10日有關資料就被送到教育局。其中一個弟子被10多個公安連續審訊24小時。

今年三月,天津的一個法院非法審判了13名被禁法輪功學員,原因是在天安門上打橫幅及散發真相資料。其中最高刑期是6年。

一些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勞教所的學員則受到了非人的遭遇。一名65歲的女大法學員在天津寶坻看守所就因為不說姓名而受盡折磨。它們對她揪頭髮、擰耳朵、擰嘴、推搡撞牆、罰跪,站馬步,又從水管子接來冰冷的涼水從她脖領向裏澆,用皮鞋踢她的腿,把她打得滿地打轉。就在她快昏過去時,惡警的頭目拿出打火機打燒她的手指,一個手指一個手指地燒,燒完了這根燒那根,同時嘴裏發出鬼怪一般的聲音:「我就是法西斯,我就是法西斯!」

天津市塘沽區的張姓女大法弟子今年元月十五日被警察強行抓進戒毒所辦轉化班,同時被抓的約一百多大法弟子。因張堅修大法,決不轉化,三月底被非法判一年半勞教。五月十一日早五點多,張在打掃衛生時突然倒下,送至醫院搶救無效死亡,醫生通知家屬說是「心臟病猝死」。

天津邪惡勢力為非作歹,草菅人命,瘋狂迫害法輪功,造下了萬劫不復的罪孽,給天津帶來了無邊的災禍。

今年入春以來,天津降雨極少,旱情不斷蔓延,農業蓄水比往年減少百分之八十左右,入夏後曾出現三十九點五度高溫,五月十六日至二十日連續出現的乾熱風天氣加重旱像,這是一九九七年以來天津市遭遇的連續第五個乾旱年。

大旱之後又遭受狂風襲擊,這是善惡必報的天理的使然。天津當局如不懸崖勒馬,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等待它們的就不是狂風捲起幾千棵樹的問題了。善念尚存的人啊,為了你和你的家人,為了你們生命的永遠,勇敢地站起來,抵制邪惡,善待法輪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