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到的悼念──為功友彭敏而寫


【明慧網2001年6月20日】

雙手合十。在此向我的功友彭敏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明慧網上得知你去世的消息。時間:2001年4月6日。編號:183──你是自1999年7月以來被邪惡迫害致死的第183位大法弟子。面對電腦屏幕,我的心在顫抖!你是那麼年輕,僅僅27歲,多麼好的一個小伙子啊!就這樣被邪惡剝奪了生存的權利。世上還有比此更邪惡的嗎?只因為你修煉法輪大法,要做一個道德高尚的好人,邪惡容不了你。

第一次見到你時,那是1997年7月。你父親帶領你母親、你哥哥、你和你妹妹全家五口人來到煉功點。看到你們我感到高興,又有有緣人來得法了。看到你們我也好奇──這一家人怎麼齊刷刷地來了?

原來是你父親偶然得到一本《轉法輪》,他看後覺得很好,決定要學法輪功,同時也動員全家人都來學法輪大法──就這麼簡單。現在回想起來,這偶然和簡單之中其實有他的內涵。

你們一家是極平凡的中國老百姓,父母靠修自行車維持生活,你哥哥擺攤雕刻為生,你在一家小公司裏工作,妹妹在家待業,你們家經濟又不寬裕,但全家人和睦相處,安於淡泊的生活。

你們住的是平房,三面被樓房包圍著,鄰居們居高臨下,經常為了自己方便把髒水往你家房頂上潑,垃圾往房頂上倒,使得你家院子裏經常遍地髒水、垃圾,你們總是默默地承受,無怨無恨。

功友告訴我,你曾經受人陷害被抓起來,吃了不少苦頭,而事後你卻能做到無怨無恨。

當我知道你們家大致的情況時,心想:這是多麼純樸、善良的一家人啊!這家人似乎不修道已在道中啊!不管世道如何,你們一家人別無所求,只是做善良的好人,而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法理就是要求每一個修煉者必須做一個道德高尚的好人。就這樣你們一家人自然而然地走進大法修煉中來了。

當時我們煉功點有80多人,其中有教授、醫生、大、中、小學教師,大學生、工人、幹部……。這些人中有一部份是共產黨員,大家在一起修煉,這裏完全是人間的一塊淨土。可不是嗎?──每天除了煉五套功法外,重要的是按師父的要求修自己的那顆心。遇到問題向內找:我自己哪裏不對,爭取下次做到更好。沒有一點歪門邪道的東西。法輪大法的修煉者就是這樣一個群體,你就是這個群體中的一分子。

你父親曾是一個煙癮很大的人,幾十年想戒,也戒不了,修煉不久就解決了這個老大難的問題。他天目開了,看到我們煉功點一片紅光,上面有一個大罩,師父法身在上面看場,罩裏面的每個大法弟子身上都有一根線和法身連繫著。看到此景,怎能不堅定你父親的修煉決心呢?

修煉初期,你母親看到許許多多的法輪為她調整身體,她多年的哮喘不治而癒。你母親是一個與大法緣份不淺的人。

在學法中,你提高得很快。你們家經濟不寬裕,一次你母親給你父親買了一條新褲子,你父親捨不得穿,仍穿著一條舊褲子,你母親為此事與你父親爭執不休,你反覆做雙方的思想工作也無效,一氣之下你把這條新褲子撕了。你父母爭吵雖然停止了,可是你的思想卻平靜不了,為了撕褲子的事,你對我講:「如果我按老師的話‘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這件事情我做錯了。師父曾經講過‘當工廠製造出一個新產品時,就會有一個生命注入’,我撕褲子這不是罪過嗎?」從這件事中你吸取了教訓,要多學法,要照法上的要求去做,時時不忘自己是個修煉的人。

在我們煉功點,冬天、下雨天我們擠在一間教室裏學法,整個教室只有一盞燈。後來,學法的人越來越多,在這種情況下,為了方便別人,你早上到我們煉功點煉功,晚上你到很遠的一個新建的煉功點學法,風雨無阻,從不間斷。

修煉不久,煉靜功你可以雙盤2個多小時,這與你平時苦煉基本功分不開。有一個星期天,你在家學法,盤著雙腿竟堅持了4個小時,真令我驚訝、敬佩。後來我問你:「你不怕疼嗎?」你笑著說:「為了更好的修煉就要多吃苦啊!」

最了解你莫過於你的父親,他曾對我說:「當初是我要全家來學法輪大法,現在是敏敏走在我全家的前面,推動著我們精進實修。」

在師父開創的修煉環境裏你和每一個真修弟子一樣,都得到了一個健康的身體,心靈得到了昇華,還努力爭取達到更高的思想境界。

99年在中國的土地上出現了打壓法輪功,我們師父遭到通緝,我們的大法受到誣陷,我們修煉環境遭到破壞。你們全家義無反顧地從人中走出來,從個人的修煉走入了正法修煉之中。像當初你們全家齊刷刷地來學法輪大法一樣,這次你們同樣是齊刷刷地行動,一個也沒拉下。

你們全家去北京上訪,護法。全家人遭到不同形式的折磨、迫害、關押。憑著一顆對大法堅如磐石的正信,面對邪惡,坦然不動。如果我能見到你父親,他肯定會告訴我:「在正法修煉中,敏敏仍然是走在我們全家人的前面。」

你在北京護法時,做了大量的接送大法弟子、安排食宿、聯繫等等工作,你因進京上訪和製作真相材料,被非法逮捕,在關押期間,你堅持學法煉功,並向犯人洪法,即使被迫害致殘,全身癱瘓的情況下,也堅定修煉,激勵了一些走不出來的學員從人中走出來。

如今,你走了。

你為了維護宇宙大法的莊嚴和神聖,為了救度世人,捨盡了一切直至你年輕的生命。

如今,你走了,如同201位在正法進程中,為助師世間行而捨盡生命的大法弟子一樣,你們圓滿成功,勝利地回家了!

至今,你的家人仍被邪惡關押在獄中;至今還有千千萬萬的大法弟子關押在獄中。

你放心吧!強制改變不了人心,你的父母、你的哥哥,你的妹妹,你的千千萬萬的功友們的行為,「……是神聖的,是偉大的,是在面對真正的邪惡──舊的勢力,樹立覺者的偉大威德。」(師父2001年3月19日經文《歐洲法會負責人及全體與會者:》)

你放心吧,還師父的清白,還大法的清白,還大法修煉環境的日子就要到了。

正如師父所說的:「這段時間邪惡在被利用時雖然能逞兇一時,最終將在可恥中收場,因為在正法過程中它們註定是被淘汰的生命。」(經文《強制改變不了人心》)

(2001年5月加拿大多倫多法會發言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