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學員:這一切都是法輪大法的威力


【明慧網2001年6月19日】我叫望月良子,今年46歲,97年11月開始煉法輪功。 在得法之前我是一個自信自強,脾氣暴躁的女人。我事事處處都覺得自己比別人強,可是我心強命不強,常年來一直多病纏身。如神經性頭痛,心臟病和胃病都需要醫藥來維持。91年底,又得了直腸癌。由於最初誤疹為腸炎,拉肚。於是發現的時候,已是癌症晚期,我驚呆了,才40歲的我將告別人世間了嗎?92年夏天,我做了直腸切除手術。手術中,醫生發現子宮,卵巢裏有瘤,便建議如果這次不一起切除,早晚還要做第二次手術。於是丈夫救人性命急切便同意做直腸、子宮、卵巢三大切除手術。92年底來到日本,發現血裏有肝炎菌,是因做手術輸血時染上的。一次次的打擊,我第一次認真思考了人生:人為甚麼活著?人為甚麼這麼苦?我這40多年都是為了甚麼?難道就這樣等死嗎?在這種心情下,我又邁進了醫院的大門。政府對殘留孤兒非常照顧,我可以每個星期免費上醫院看病一次,來日本的幾年裏,哪兒都沒去過,最熟悉的就是上醫院的路,痛苦伴隨著我等待著死期的到來。

1997年11月,有一天鄰居勸我:「看你活得多痛苦啊!煉煉法輪功吧。於是借我一本《法輪佛法 大圓滿法》和一盤教功錄像帶。當時我想:「學甚麼功啊?不信能把病煉好了。」半信半疑地接過書和錄像帶。一翻開大圓滿法,看到師父的照片,師父那慈祥的面容越看越感到親切。看完了大圓滿法。我激動的心久久不能平靜。後來我認認真真地把大圓滿法抄了一遍並跟著教功帶學煉動作。當時我還沒有看到《轉法輪》一書,對法輪大法最初步的認識還沒有,只是抱著煉煉看的心情,說來也奇怪,我一煉功就舒服,一不煉功就難受,漸漸的我真的離不開煉法輪功了。

但是功雖然天天煉著,半信半疑的心還沒去,苦難的人生給我帶來的疑問並沒有得到解答。後來鄰居又送來了《轉法輪》一書。當我通讀了一遍《轉法輪》後,才茅塞頓開,原來做人的真正目的是返本歸真,書中講;「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講,都是有因緣關係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這樣存在的。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難。遭罪就是在還業債」

心中的結解開了,健康狀況逐漸好轉,我又獲得了新生。通過學法的深入,我發現腦袋在不斷更新,智慧在不斷增加。我更加清楚自己應該怎麼對待人生了。

98年12月底,一年一度的醫療證又要更新了。接到通知,我不加思索地寫了回信。我說:經過修煉法輪功,現在身心健康,不需要上醫院看病了。

誰會想到一個時刻都需要人照顧的人變成了如此健康快樂的人。我現在每天可以向正常人一樣上班,雖然收入不多,但我的家庭充滿了快樂。這一切都是法輪大法的威力!我要珍惜這部宇宙大法,我要努力在大法中精進。感謝師父,由衷地感謝恩師賜予我真、善、忍大法。

(根據1999日本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發言稿改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