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大學副教授潘開祥因修煉法輪大法將於下週一被非法審判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6月18日】潘開祥,三十多歲,這個勤勤懇懇的浙大副教授,心理學碩士,數次被評為先進工作者(教師),因修煉法輪大法將於6月18日下週一下午在西湖區法院被非法開庭審判。

自潘開祥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以來,他時時處處為別人考慮,深受師生們的好評。

由於1998年學員買不到大法資料,潘開祥以自己的名義去訂購了當時出版的新大法書,以減少別人一個個分別去訂購的麻煩,未賺一分錢,反而貼了一些郵寄費,這些公安都早已調查清楚,有個警察在調查時曾自言自語:「這麼說,潘開祥這麼做是虧本的?」1999年卻威脅他說要給他定一個「非法經營罪」,當時潘開祥說,「我只是代理學員買,怎麼說是經營?有沒有王法?」有個執行人員卻反問:「權大還是法大?」

因為他參加了幾次大法弟子的交流,由於他是煉功較早的學員,屬於杭州輔導站的工作人員,公安就將他定為組織者,於1999年底將他非法逮捕。並告訴他如果不寫所謂的保證書,他將被判為8-9年。當時他雖然認識到修煉人應該放下所有的執著,但因他有年過七旬的老母,妻子只是個臨時工,還要養一個年少的兒子,在對親情的執著中,潘開祥被邪惡鑽了空子,寫了保證書,還被迫在電視台、報紙等媒體講一些違心的話。後來於2000年4、5月份被放了出來。儘管表面上放了出來,他還是相當不自由,並且心情非常難受,因為他明白自己是執著心沒放下,在修煉中做了對不起大法和修煉的大錯事,心中的悔恨難以言表。

他透露出自己在媒體上的「揭批」完全是被迫的,這時引起了邪惡之徒的恐慌,因為潘開祥社會影響面還是很大的,他們很怕更多的人知道事實的真相。當時由於一些人接受了一些邪悟的說法,自動配合了邪惡的迫害,領導和公安都希望潘開祥也能被這種謊言所矇騙,但他再也不願走錯路。

邪惡之徒想方設法迫害他,於2000年底又將他非法「逮捕」,將他列為典型。他的親朋好友也不清楚他究竟犯了甚麼罪,他們只知道他是個好人、善良的人。如果說是因為他告訴親朋好友自己是如何被公安所迫而發表了違心言論,那麼有罪的難道不正是逼供的公安嗎?目前他的親朋好友不知道如何才能為他申訴。

在杭州,另一個杭州輔導站站長朱建明,朱建明的母親、岳母和不煉功的岳父、大姨、小姨,都被關押過。他的妻子自1999年懷孕幾個月以來,朱建明就一直被關押著,有些時候還要交一天100多元錢。在漫漫無期的關押中,家人不但在經濟上生活上遭受著巨大的打擊,還要被沒完沒了地無理盤問。這種株連九族的方式剝奪了大法弟子的家屬為親人辯護的正當權利。

直到幾天前,潘開祥的家人接到了通知,得知他的案子將於下週一下午開庭。儘管知情的工作人員早已告訴他們請律師根本是無用的、「審判」根本是走過場的,但家人還是為他請了個律師,律師也已收了費用,並跟家人一起去見法官調查案件。但是在工作過程中,律師突然接到了上級部門的「通知」,結果變了卦,當時就將費用還給潘開祥的家人,並將複印的案件文件全部歸還給法院。

他們終究做了甚麼見不得人的事,才會如此不敢公開於世,才會如此搞黑箱操作,連公民正常的辯護權利都強加剝奪?

據消息人士透露,他們羅列了六十六個所謂的證人,以顯示其證據之「充足」,而事實上,這些證人也無非是在警察沒完沒了的調查時說「哪天認識潘開祥」「哪天見過潘開祥」,而且許多逼問都是在99年7、8月份進行的,許多人都沒意識到迫害將會如此嚴重而上當的。當他們意識到自己竟成了迫害善良和藹、樂於奉獻的潘開祥的間接幫兇,而又不能面對面地對質公堂時,他們意識到自己所謂的配合警察的工作,所謂的做良民,其實只不過是讓自己的個人利益免受傷害。而這些卻都加重了迫害的因素。

另一杭州學員金美華(據說因發資料於去年底被捕)也將於6月20日被開庭「審判」。

如果你們是善良的人,請一起制止這種迫害善良人的行為。請繼續關注。請看到消息的大法弟子發正念清除邪惡,讓為首的邪惡之徒得到其應有的報應。

(大陸弟子報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