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大法弟子在勞教所的正念和正行

【明慧網2001年6月18日】我是一名法輪功學員,1999年12月依法進京上訪,被非法拘留40天(一次開了三張證,兩張15天,一張10天)。2000年4月因和功友切磋再次被非法拘留,三天後送看守所,57天的時候,管教說收拾東西回家,一下把我騙到省女子勞教所。

2000年7月份,所裏辦了非法洗腦班,有很多大法學員不拿、不看、不學誹謗大法和老師的書,三隊的隊長把功友李賢梅帶著手銬從樓上拽下來站著,一隊的馬蘊花、陳春娥等蹲著,一站一蹲就是幾個小時,講完課歸隊後繼續體罰。晚上讓其他順從邪惡的人念顛倒黑白的書,讓法輪功學員聽,都不准睡覺,法輪功學員就背大法就是不聽。只要有機會,就向其他人員洪法、講清真象,揭露江澤民集團對大法弟子的罪惡迫害,有些犯人也深表同情。

二隊法輪功學員高麗,因拒絕念攻擊大法的書,又背論語,隊長指使幾個吸毒人員把高麗打倒在地,腰部打傷,高麗大聲叫,陳隊長卻裝聽不著,幾個打手用布把高麗的嘴堵上,其它號子對法輪功學員也是一夜毒打和體罰,由於大家心很正,這些惡徒沒達到目的,徹底失敗了。直接指揮打大法弟子的邪惡爪牙,李靜和外號叫王瘋子的女犯,第二天嗓子都痛得說不出話來,王瘋子說,她的胳膊像斷了似的,疼痛難忍,一直痛了好長時間,我們告訴她是報應,她給高麗認了錯並且說以後再不打人了。

事隔幾天,因大法弟子都不寫詆毀攻擊大法和老師的話,拒不背叛自己的信仰,隊長示意幾個邪惡之徒讓全體法輪功學員三天三夜不准睡覺,以延期威脅其它犯人,利用這些邪惡之徒來整法輪功學員,她們輪班上陣,打罰,讓做各種動作,使大法弟子有的暈倒在地,有的眼鏡片被打碎,眼睛打的烏黑紅腫。暴徒把李林霞和濮慧瓊打了一個整夜,也沒動搖她們堅如磐石的心,那些失去良知的吸毒人員從濮慧瓊(已50歲)身後一腳踢到她的腿窩,她突然向後直挺挺地倒下,把其他的人都嚇了一跳,但濮慧瓊覺得像倒在了海棉上一樣,起來沒有一點事,她覺得這是大法的威力,恩師的保護,流下了感激的淚水。這一夜,邪惡之徒忙壞了,罵的不堪入耳,大家一致抵制邪惡,她們沒達到目的,累的睡覺了。

1999年7月份以來,法輪大法在我國遭受到人間敗類江澤民之流的惡意攻擊,他們栽贓陷害,顛倒黑白,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慘無人道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為了國家和民族的利益,依法上訪請願,遭到如此不公正的待遇。勞教所好多法輪功學員是被騙去的,多數都是公安以找談話為名,就被送到看守所,拘留所。經過再一次談話,管教說,收拾東西送你回家,其結果就送到了勞教所,這樣的例子在中國數不勝數,連個勞教通知書都沒有,時間多長,根本也不知道,有六十多、七十多的老人,公安為了讓她進看守所,便隨便給她改個年齡寫成58歲。還有咸陽的一個弟子,公安對她講:「你揭發xxx印發、散發傳單的事,要不,就給你判三年勞教。」那個弟子回答說:「我不知道,也沒有看見,怎麼能陷害別人呢?」因為法輪功學員沒有陷害別人,就給她判了1年半。這些江澤民的幫兇甚麼卑鄙的手段顛倒黑白的事都能幹出來。現在陳翠珍、黃玉芹勞教期已超過多天,因不接受洗腦,到期不放人。

延安法輪功學員因進京上訪被延安公安帶回後,送到看守所,因堅持學法煉功,劉貴清、張霞二人被帶上手銬和腳鐐定在死刑床板上(死人床),長達一個星期,她們為了大小便不讓功友麻煩,絕食了七天,邪惡的強制起不到作用,也改變不了她們堅如磐石的心,無計可施,第七天把她們倆人從死刑床板上放下來。

(大陸大法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