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日報:天災人禍旱荒蔓延中國大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6月18日】中央日報6月17日伊銘先生撰文題為:天災人禍旱荒蔓延中國大地。

文章說:今春以來,中國大地從南方到北方持續乾旱少雨,氣溫普遍升高,大風天氣頻繁,旱情發展怵目驚心,北京氣象部門預測,中國正面臨五十年來最嚴重的一次跨年大旱災。統計顯示,截至五月三十一日,中國旱田受旱面積達三億四千一百萬畝,其中有六千四百多萬畝耕地未能適時播種,有一千一百萬畝耕地播種後未能出苗,乾枯絕收面積四百四十五萬畝。更為悲觀的是,中國大部份地區六月份降雨量依然偏少,旱情將繼續加劇。

旱情嚴重 50年僅見

東北和西南這兩個中國遙遙相對的地區,遭受的旱情最為罕見。受到乾旱直接影響的包括三百三十萬公頃農田,一千六百萬人口和一千兩百萬頭牲口。二十三萬多公頃的夏季作物可能顆粒無收;東北的小麥和牛奶的產量也將大幅度下降。中國商品糧生產基地遼寧省,旱情亦在迅速蔓延,受旱農田面積已超過兩千四百萬畝,農村有七十多萬口人、近四十萬頭大牲畜飲水困難,二十二座大型水庫的蓄水量只相當於去年的三分之二。進入四月後,降雨量更比歷史同期降水平均值少八、九成。尤其是遼寧西部地區,旱情更嚴重,已有一千四百萬畝耕地無法播種。

農業大省山東,入春以來降雨明顯偏少,以五月份為例,平均降雨不到六公分,是自一九一六年有降水資料以來降水最少的月份。目前全省地表水蓄水量為四十八億三千一百萬立方公尺,比歷年同期偏少十三億立方公尺,五十七個縣以上城市供水不足,有兩百一十八萬人、四十三萬兩千七百頭大牲畜,出現臨時性吃水困難。持續乾旱少雨使當地遭遇八十五年來最嚴重的旱情,導致小麥大幅度減產。

山西省目前也有七十二個縣處於乾旱狀態,其中嚴重乾旱的四十五個縣,主要集中在臨汾、運城和大同等市。從二月份到現在,人口第一大省河南省平均降水量僅為二十一點三毫米,較正常年份同期偏少百分之八十一,嚴重的乾旱還造成一百八十多萬人、五十一萬頭大牲畜臨時性吃水困難。

作為首善之都的北京已經連續兩年遭逢乾旱。據北京市防汛抗旱指揮部統計,前年汛期降水量僅二百五十五毫米,比北京多年同期的平均降水量少一半;高溫天數之多,氣溫之高是一九一五年有氣象紀錄以來的最高值。北京市最重要的供源密雲水庫目前的蓄水量為十三億五千萬立方米,而北京市一年的總用水大約要四十億立方米。

人禍為害 更勝天災

中國氣象局國家氣候中心的報告還顯示,淮河以北地區的氣候乾旱指數已經超出了負一點五的重旱值,其嚴重性直逼歷史上的旱區,今年春天以來,當地總共才下了七毫米的小雨;在陝西旱區,棵棵大樹正在人們的目光裏漸漸枯死。

至於乾旱的原因,官方的說法有三種:一、高溫大風。今年三月,西北和華北大部份地區氣溫較常年同期偏高攝氏二到三度;四月中旬和五月中旬,西北地區東部、華北和東北西部的部份地區又出現了最高溫的乾熱天氣。高溫伴隨著大風,使旱情益發嚴重;二、降雨量的減少。今年中國大部份地區春季的降雨量普遍低於平常年份,個別地區的降雨量僅相當於平常年份的百分之九十;三、沙塵暴頻仍。中國北部地區今年沙暴頻繁,到五月中為止,一共有十八個沙暴襲擊了北京、內蒙古、寧夏等地區。尤其是第三點,幾乎可以肯定是東北地區持續乾旱的誘因。受沙暴影響最嚴重的地區是內蒙古。內蒙古地區沙漠急劇擴大,捲走了大量表層濕潤土壤,放眼望去黃沙漫漫。

造成旱災日甚一日的主因,除了自然和社會發展的因素外,「人禍」更猛於天災!具體言之:一、人口迅速膨脹。在過去五十年內中國人口激增,工業和農業不斷發展,人們對水資源的要求已經超越了天然資源所能應付的極限。中國有世界上百分之二十二的人口,但只有世界百分之七的淡水;二、過量超抽地下水。華北已形成了世界最大的地下大漏斗,並引發了地面沉降和一系列環境問題。由於過度抽取,北京的另一重要供水來源即地下水水位去年下降了二到三公尺,是近年來下降最為嚴重的一年;三、濫砍、濫伐、濫牧。農民及牧民致富心切,濫砍、濫伐、濫牧的現象相當嚴重,以致造成水土流失,沙漠擴大。例如距北京不過百里的蘭溝頭周圍的沙丘每年南移大約三點五公里,如果得不到制止,三十五年內就會移到北京。

社會不穩 添新變數

此外,時空上分布不均,水利工程的調節性能較低,水資源的利用不充份也是不容忽視的原因。中國一方面水資源短缺,一方面又到處存在嚴重的浪費現象。比如廣州市每人日生活用水量達五百五十升,而上海為一百八十升,巴黎僅一百一十升。工業用水浪費巨大,一些工廠企業設備陳舊,工藝落後,水的重複利用率不及發達國家的一半。

各級政府「政績觀」極度膨脹,也是導致旱情加劇、水資源危機日益突出的重要因素。近年來,許多領導為追求政績一味上高耗水的工業項目。河北滄州市早在幾年前就喊出了「建設我國第三座化工城」的目標。短短幾年,一批高耗水的化工企業紛紛上馬,規模日益擴大,使這個本是華北最缺水的城市水源供應更加雪上加霜。邢台市生活用水早已頻頻告急,但全市卻先後建起了一百多個高耗水的企業項目。某縣政府為了上一個年耗水量達兩千萬立方米的大項目,竟大方地向投資者減免了三年的水資源費!

旱災連綿與水源告急,正在成為北京繼失業風潮迭起、經改遭遇瓶頸等社會難題之外的又一個難題。比較而言,這個問題更難對付,因為它涉及的範圍更廣,人數更多,更無法抑制。就連北京當局也承認,未來十年水源短缺將是中國國內最具挑戰性的問題;而旱災與沙漠化的危機,將使北京積極推動「脫貧計劃」難見成效,城鄉經濟失衡問題益發突出。

對此,一些學者憂心忡忡表示,過去能源供應被認為是阻礙中國經濟發展並造成社會不穩定的原因,現在看來水將成為起因。事實上也是如此,今年以來,北京當局被莊稼絕收、罕見沙暴、蝗蟲和農民滋事所困擾,而那些問題都與水情、旱災有關。(作者為旅美專欄作家)

*****

人啊,「善惡有報」是天理,中國現時的大面積自然災害,正是江澤民羅幹一夥執意鎮壓法輪功造成的直接後果。不要以為鎮壓法輪功與否是事不關己──當邪惡逞兇時,對善良的冷漠就是殘酷,對罪惡的無視就是縱容。法輪大法教人向善、給人身心健康,是慈悲無比、無私無我的度人天法。縱容甚至參與迫害這樣的高德大法,罪業深重如山如天,當災難臨頭時自己表白不在其中也無濟於事啊!

善心猶存的人們請聽勸:寧信天意,勿信人欲;寧做善民,勿做暴官。對待法輪功,無論冷眼相向還是惡言惡行都萬萬再使不得,否則更大的惡報臨頭時真是後悔都來不及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