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對在現階段正法中運用功能的認識


【明慧網2001年6月15日】在正法進程繼續加快推進速度的今年,師父發表了一系列有關正念和功能的新經文,從今年元旦的《忍無可忍》,到今天(6月14日)的《甚麼是功能》。反覆拜讀這些經文,突然明白了許多從功能和功能的運用中體現出來的法的內涵,從而找到並放下了思想中一些以前沒有察覺
的人的觀念。

和許多習慣於關著修的弟子一樣,修煉幾年來學法修心不敢怠慢,但提到功能就覺得和自己無關,甚至有敬而遠之的執著。大概是潛意識中覺得得等到圓滿開悟的那一天吧。這一念或多或少阻礙了個人對「限時報應」、「動真念」、「發正念」、「能力」的理解和信心,所以正法中遇到情況時還是很少想到使用功能。好在加拿大法會以來,這方面的障礙隨著一次次參加發正念活動,快速得到清除。今天師父更在新經文中點明了:「在未來不同歷史時期宇宙中如果出現破壞大法或生命有不同的表現時大法將如何正法、使一切圓融不破是非常重要的。目前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就是在創造未來,」這使我更加明確了我們現在被允許明明白白地使用功能參與正法這一事實在正法史上的意義和作用,同時建立了堅定、牢固的認識:現在是正法進程需要大法弟子運用功能清除三界內的邪惡以及人間那些沒有人性的邪惡之徒的歷史時刻;除了師父賜給的兩個口訣和手印外,我們自己要做的正法、鏟除邪惡之事都可以使用功能,而且「都能在正念中隨心所用,幾乎是用甚麼有甚麼,」(《甚麼是功能》)。

兩年來,大法弟子在承受著巨大魔難還在證實法、講清真相、揭露邪惡時,其實一直在大量清除著其它空間的邪惡,並有力地震懾了地上的壞人、教育了這個空間的世人。大法弟子因到天安門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而遭毒打時,連警察自己都覺得過分,當他們問大法弟子「我這麼打你,你恨不恨我」,而大法弟子平靜地回答「不恨,但我覺得你很可憐」時,大法弟子那種慈悲善念的巨大力量,在另外空間裏是非常壯觀的。在這種力量面前,邪惡只能不消自滅,因為純正的善的力量是巨大無比的。

正法明顯地在推進著,但整個正法進程一天不結束,邪惡勢力在人間的表現都不會有實質的變化,因為剩下的邪惡殘渣餘孽和它們在人間的走卒是明明白白地和大法作對,他們的邪惡作為是他們本性的惡毒反映。不過,它們的邪惡本性並不是它們可以肆意迫害大法弟子、破壞大法以及敗壞人類道德的許可證。大法弟子現在除了「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渡世人」,還被要求直接用強大的正念打出功能,清除三界內操縱人迫害大法的那些邪惡生命,以及人間那些人性喪盡、罪大惡極的邪惡之徒,這就是為了進一步抑制邪惡、窒息邪惡、清除邪惡,同時讓我們更好地在正法中發揮作用,創造宇宙歷史的未來。

談到功能的使用,今天在學法和看明慧文章時得到了一個有益的提示:既然現在邪惡的餘孽依舊猖狂而我們又被允許用功能處理邪惡迫害,那麼當邪惡肆意抓捕我們時,我們就可以用強大的正念定住他們,讓他們的罪惡企圖無法得逞;在邪惡妨礙我們張貼真相材料救度世人時,可以讓他們看不見我們,或變得呆若木雞;對於勞教所的那些惡警,我們既可以限期讓他們得到報應,又可以念口訣清除他們背後的邪惡因素、讓他們本人現世現報。同時,「對於那些沒有人性的邪惡之徒,如打死人的、強姦女大法弟子的禽獸不如的壞人或那些為首的邪惡之徒」,我們還可以用正念操動──在意念中指揮他們自己打自己、當眾互相打耳光、互相用電棍電,甚至寫下認罪書後自殘自滅,等等,從而使邪惡在人間得到應有的報應和懲戒,使人心受到震撼而主動避惡趨善,使更多的世人能得到一個美好的未來。

以上是有關的一些個人認識。寫得倉促,謹供拋磚引玉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