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正聲明


【明慧網2001年6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叫陶華蓮(海倫.陶),我就是師父在《排除干擾》中指出的「被執著心帶動附和的人」之一。由於自己沒有認真學法,嚴重的執著心被邪惡的魔鑽了空子,修到魔道上去,並且越走越遠。在香港事件中與狼共舞、同流合污,扮演了重要角色,犯下了分裂大法、破壞大法的不可饒恕的滔天罪行。

首先,在這裏我老老實實、恭恭敬敬地向慈悲偉大的恩師認罪、向大法認罪、向全世界真修弟子認罪、向受我的影響曾誤入歧途但現在已與香港那個敗類徹底決裂的大法學員認罪。

我參與了香港事件中一系列的黑色活動,黑色記者發布會、2000年5月7日的黑色聚會、2000年5月11日的黑色遊行,及寫了一系列的黑色文章,參與黑色「香港跳樓事件」和「XXX闖關香港事件」,對《美國之音》、《聯合早報》、《每週一刊》雜誌及香港報紙等媒體散布了許多破壞大法的黑色言論,參與敗類的所謂書展的從買書到展出的全過程;害己害人,去日本、台灣鼓動學員參與香港事件,騷擾台灣、香港寺廟;以師父分身的邪悟認賊為師,並鼓惑其它學員相信邪悟;將師父法像換成了其它東西,並提出將《論語》後面師父的名字改成那個邪惡的敗類的名字;對香港那個敗類與中國安全部從天津派來的特務的勾結活動熟視無睹;認同敗類的黑色歪理邪說,並直接傳遞給其他學員,公然將師父新經文《心自明》、《走向圓滿》說成是假的,為敗類向學員勒索錢財時充當爪牙。

慈悲偉大的恩師再一次把我從罪惡的深淵拯救出來。學習了李洪志師父的一系列新經文後,我才猛然醒悟:自己在魔道上走的太遠、太遠了。深挖其根,是沒有認真學法、沒有以法為師,帶著各種執著心求圓滿,以致自心生魔,認為自己悟的高、修得好,遇事沒有向內找,真正的修自己這顆心,以致於執著心越來越重、自滿心、顯示心、爭鬥心、幹事心、歡喜心、妒嫉心、求心等等,所有人有的執著心自己都有,根本聽不進不同意見和學員的勸告,一意孤行、一條黑道走到底。在後來的印度之行,也是由於沒有認真學法,邪魔鑽了自己執著心的空子,不了解當地的情況,又拒絕聽取當地佛學會的意見,差點再次鑄成大錯、給大法帶來嚴重損失。是偉大慈悲的恩師再次挽救了我。

恩師為我承受的太多太多,自己沒有珍惜這一切,沒有珍惜這萬古不遇的修煉機緣。是偉大的恩師以洪大的慈悲幾度給予了我新的生命,我才得以能在今天正法進程的最後階段繼續修煉。

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我決心加倍彌補、嚴格按照師父的教誨,以法為師,在揭露邪惡、講清真相、鏟除邪惡的正法修煉中,助師正法緊隨師,遇事老老實實向內找,「修心斷慾去執著」(《誰敢捨去常人心》)做一個合格的師父的真修弟子。

在此,我嚴正聲明,自己在香港事件中所做、所說、所寫的一切破壞大法的言論和行為全部作廢。與香港的那個邪惡的敗類徹底決裂,和宇宙中的邪惡勢力徹底決裂。我誠摯地向香港人民道歉,我自己在香港事件中的所做的一切破壞大法的言行都與法輪大法沒有任何關係。

澳大利亞悉尼大法學員 陶華蓮
2001年6月13日


向大慈大悲的師尊懺悔弟子所造下的罪業

師尊:
弟子向您懺悔!
由於弟子學法不精進,在舊的高層生命安排的這場邪惡的迫害大法與學員的魔難中,沒有放下人的根本執著,在勞教所裏主動被邪惡帶走和利用,寫下所謂的「三書」,走向邪悟,幹了同魔一樣破壞大法的事,犯下了無邊的滔天大罪。弟子深知,慈悲的師尊您一直在通過各種方式點化、在盡力地救度弟子,皆因弟子被邪惡帶走太遠,一直執迷不悟,失去了一次次的機會。弟子知道,無論怎麼樣去做都難以彌補自己對大法、對宇宙正的生命所造下的罪業。但弟子必須向師尊懺悔。

請求師尊允許弟子重新走入正法之中,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向世人講清真相,揭露邪惡,維護大法,證實大法。

有罪弟子:付剛 2001年4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於今年三、四月間,兩次帶大法資料回國,一次成功,而於第二次在機場被國家安全局抓,被秘密關押了一個月,在關押的後期沒有做好,寫了「認錯書」,承認「自己觸犯了國家法律,並以後不再對國內用各種通訊手段講清真相」。當時,本以為這是無奈的事實,但事後痛苦的悟到這是主動配合邪惡,是有漏,因此特此聲明,我所寫的「保證」一律作廢,如果我在國內的父母代我寫任何「保證」,也一律作廢,我不承認這一切,並且從現在起,更加精進,盡一個大法弟子應該盡的維護法的責任。

大法弟子:黃莉 2001年6月14日


嚴正聲明

我於96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大法使我從一個自私的、思想敗壞的人變成一個做事能考慮別人的好人,願意為別人義務服務。97年主動承擔起我們煉功點的教功義務(輔導員)。

99年7月後,由於有怕心,在壓力面前不敢明確表示堅決煉功,說些含糊其辭的話。99年11月份,縣政法委書記的授意下、在鎮政府和鎮派出所的安排下、縣組織部監督下,縣電視台對我和另一位功友進行所謂的採訪。雖然當時不情願,但在怕心作用下,還是順從他們的安排,在採訪期間,他們要我們說大法的壞話,給大法和師父造謠的話等等。我們當時表示不是這樣的,這不是事實。沒有按照他們的要求說。但還是錄了像,在怕心下說了些含糊其詞對大法不敬的話,(邪悟)還認為對。採訪結束後,他們不太滿意,上面領導對我說:"你不是我的好幹部",意思是沒按他們的要求說。(當時我是鎮畜牧獸醫工作站的副站長,後因此事就辭了職。)

由於此事對大法影響很壞,事後我非常後悔,曾到派出所聲明過,自己不承認自己煉功是錯的,自己還在煉功。

經過此事我對電視裏報導的所謂"醒悟者"和所謂的"事實"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以前由於怕受迫害,一直沒有將此事披露,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現將此事道出,以正視聽。今後有決心做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堅修大法緊隨師"。

聲明人:張文舉 2001年6月9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夠,對法認識不深,在怕心的驅使下,自99年7月20日以來,在重大考驗面前被常人心所帶動,做了一些不符合大法的事,使我深感痛悔。是師父的洪大慈悲使我能在正法修煉中走到了今天,在摔摔打打中使我對大法更加堅信和堅定。我一定做到師父期盼的"大法弟子會更加理智,更加清醒,在堅定與修煉的成熟中走向偉大的圓滿"。(強制改變不了人心)。

在此嚴正聲明:我過去所說、所寫(包括家屬為我所寫)、所做違背大法的一切均作廢。

大法弟子:劉家凝 2001年6月


嚴正聲明

2000年4月底,市公安局在路口辦的「法輪功轉化學習班」,強行要學員寫他們要求寫的東西,我決心不寫一個字。他們是用最惡毒、最邪惡、最流氓的高壓手段,連我們師尊的一張像都不放過,幾個「轉化班」的工作人員,強行按著一個學員坐下,他們迫害大法,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業!一個姓劉的還大聲喊叫:再不寫不簽字,就男的脫光男的衣服,女的叫女的脫光衣服再坐……。他們所做的真是的沒有比這更邪惡、更惡毒的了。我一個60歲的婆婆,只是剜心透骨地傷心、痛哭。

因我不寫,他們就叫親屬來按照他們的要求寫,我不願去看到一個字,但是還是被他們強迫按著我的手簽字了。

由於自己沒有學好法,沒能真正做宇宙大法的保護者,給大法造成了損失。現特此聲明,我簽字的那東西不是我本人本意所為,聲明作廢、無效。

大法弟子:鄒海玉 2001年5月20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自私、自利心太強,沒有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沒有「以法為師」,「向內去修」,在邪惡的壓力下,有許多背離大法和師父的言行,這都是違心的。在此我鄭重宣布:所有背離大法及師父要求的言行,一律作廢。在今後修煉的路上,我要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做一個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姜鳳蘭 2001年6月12日


嚴正聲明

在高壓下,我在派出所寫的「不進京上訪、不串聯,否則沒收家裏一切財產」的保證書上簽了字。做下了違背大法的事。特此聲明:「保證書」作廢!堅修大法,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楊秀洪 2001年6月8日


嚴正聲明

在警察的威逼下,由於自己的正念不強,被邪惡鑽了空子,說了不該說的話,寫了不該寫的假「保證」,我現在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今後堅修大法,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聲明人:羅偉 2001年6月10日


鄭重聲明

我是一名在押勞教法輪功學員,在江澤民邪惡集團的強制壓力下,我違心地寫下了甚麼所謂的"保證書""悔過書""揭批材料"及所說的一些話,給師父和宇宙大法造成了不應有的損失和影響,為此,我鄭重聲明:在江澤民邪惡集團的強制壓力下自己所說、所寫的一切全部作廢,任何外在的強制手段、壓力、迫害都將在我堅定修煉的正念中徹底破滅。

大法弟子:尹洪清 2001年4月1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沒有學好法,沒有守住心性,在強大高壓下,做了不符合大法的事情。現在認識到了,那是錯誤的,所以在此表示,以前所做過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聲明全部作廢。今後要好好學法,守住心性,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白曉鳳 2001年6月14日


聲明

我因修煉大法,為講真相,多次無故被公安部門關進看守所,並被判勞教一年,在看守所、勞教所與許多法輪功學員一樣,受盡了非人的下流、卑鄙的迫害。由於在勞教所被弄得神志不清,寫了所謂「保證書」、「決裂書」、「悔過書」和所謂的「揭批材料」,現在我向全社會公開聲明:那些在神志不清時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法輪大法是宇宙的真理。「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修「真善忍」是人天經地義的權力。打擊善良的就是邪惡,一個修「真善忍」的人怎麼能被「轉化」到反面去呢?難道不要人做好人而去做惡人不成?請每一個有良心的人覺醒吧!善惡是必定有報應的。歷史和現時,都是善惡因果報應的過程啊!

歐建斌 2001年6月14日


嚴正聲明

在99年7月,我由於學法不深,在公安的高壓下違心的上了電視,講了許多不利於大法的話在群眾中造成了極壞的社會影響,給大法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損失,向邪惡保證過「不進京、不串連、不集會、不煉功」,現聲明作廢。今後決不向邪惡作任何保證,堅定地跟師父回家。

聲明人 管松林 2001年6月14日


聲明

我因迫於嚴刑拷打的情況下,寫了"悔過書"、"決裂書"、"保證書"及"揭批"材料,現聲明作廢。

尹洪江 2001年5月2日


聲明

今年5月份,在邪惡的逼迫下,當地村委會出面強行讓我簽字,「與法輪功決裂」。我家屬非常害怕,也逼我簽字,無奈我簽了字。後來,我越想越不對,知道自己大錯特錯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現在我鄭重聲明,我簽的字作廢,今後做到堅修大法心不動,跟師父早日回家。

大法弟子:於國慶 2001年6月3日


嚴正聲明

因執著心太重,在單位和分局寫了「保證書」,在看守所裏受邪悟的人影響又寫了「悔過書」,回來後覺得自己做錯了,對不起師父,特此聲明,以前所寫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廢!堅修大法,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王軍 2001.6.9


嚴正聲明

我在2000年11月去北京證實大法,在回家的路上被當地邪惡送進拘留所非法關押15天,後又被騙去強行轉化,由於有怕心,違心地在「保證書」上簽字。現在嚴正聲明所有不符合大法言行和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堅定修煉、鏟除邪惡、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奚福春 2001年6月2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人的觀念太強,沒有「以法為師」,在邪惡的壓力下,有許多違心的背離大法和師父的言行。在此我莊重宣布:所有不符合大法及師父要求的言行,一律作廢。今後,我要向內去修,堅修大法心不動,緊跟師父安排的正法進程,做一個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吳松梅 2001年6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過去在壓力面前違心地寫過「不煉功」的保證書,也說過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話,現在嚴正聲明過去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

聲明人:龍秀芬 龐秀英 2001年5月12日


嚴正聲明

由於為私、為我和怕心太重,在邪惡的逼迫下,自己有許多違心的不利於大法和師父的言行。隨著不斷的修煉,深知自己的所作所為給大法、給師父造成了傷害,也給自己所證悟的抹了黑。我現在鄭重聲明:自己不符合大法和師父要求的言行,宣布作廢。以後,我要認真學法,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加倍努力,彌補損失,做一個真正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 王慶才 2001年6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在99年7月底被逼迫寫下的一份所謂揭批「法輪功」的材料,其中所有內容由於是被高壓逼迫所寫,並不代表我本人的真實意願,現鄭重聲明:材料上寫的全部作廢!在那期間被逼迫所說的也同樣作廢!

大法弟子:秦曉銀、朱汪生 2001年6月1日


聲明

我雖然修煉好幾年了,但是學法不夠精進,所以在「轉化班」上,在邪惡的高壓欺騙下,讓邪惡鑽了空子,說了一個修煉者不該說的話,做了一個修煉者不該做的事,把書和師父的法像交了,還寫了不該寫的「材料」,現在我聲明,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

大法弟子 武秀敏 2001年6月4日


嚴正聲明

我被關看守所期間,被人強行在「保證書」上按了手印,特此聲明「保證書」無效!堅修大法,用生命護法!

大法弟子 敖然 2001年5月3日


嚴正聲明

我修煉三年,身心變化很大,一個疾病滿身的人變得紅光滿面。 2001年我在家裏無故被拘留40天,由於常人心太重,我寫了「悔過書」,現嚴正聲明:「悔過書」作廢。我堅定修煉大法,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趙洪榮 2001年6月14日


嚴正聲明

凡寫過「決裂書、保證書」或有損於大法和師父的一言一行,一律聲明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在正法進程中加倍彌補。感謝恩師度我。

大法弟子:劉玉清 欒淑芬 欒玉坤 劉芳 張微豔 2001年6月6日


嚴正聲明

我們由於學法不深,沒有放下根本的執著,在99.7.22以後,被邪惡鑽了空子,做了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錯事,深感痛悔。現在我們鄭重聲明,那些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們要堅修大法緊隨師,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一修到底。法輪大法好!還我們師父清白!

大法弟子:王秀琴 熊記炬 宋天朋 田英春 2001年6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宣布原寫的不符合大法的東西作廢,從今以後堅修大法,加倍彌補,用生命護衛大法,挽回所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熊燕梅 2001年5月17日


嚴正聲明

由於為私、為我和怕心太重,在邪惡的逼迫下,放棄了真理,自己有許多違心的不利於大法和師父的言行。通過長時期的正法修煉,深知自己的所作所為給大法、給師父造成了傷害。我現在嚴正聲明:自己違背大法和師父要求的言行,一律作廢。從今以後,我要認真學法,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加倍努力,彌補損失,做一個真正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 劉君付 2001年6月12日


嚴正聲明

前一時期,由於學法不深,做了一些不符合大法的事,還簽了字,現在我醒悟過來了,大法弟子怎麼能做這些事,現在聲明,以前做過不符合大法的事全部作廢,堅定實修到底。

大法弟子 蘇文英 2001年6月14日


嚴正聲明

由於邪惡的迫害,在高壓下曾說過、寫過「不煉了」的話,我現在嚴正聲明我在任何環境下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修煉人標準的話或文字全部作廢,堅修大法。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

大法弟子:沈素文 2001年6月14日


嚴正聲明

在勞教期間被騙寫了「保證書、悔過書、揭批」等反面材料,現聲明作廢!堅修大法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張素梅 劉金鳳 呂忠鳳 付豔 2001年6月


嚴正聲明

做為一名大法弟子,我感到十分慚愧,由於放不下執著,在高壓下我違心地寫下了「保證書」,走向邪悟,在此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一定要堅修大法緊隨師,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陳秀芝 2001年6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在九七年得法,一直堅信大法,由於邪惡的迫害,加上學法不深,被迫簽字,現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今後一定要堅修大法,緊隨師父。

大法弟子:胡菊榮 2001年5月21日


嚴正聲明

99年7月22日以來,我在壓力下違心的寫了所謂「保證」,做了大法修煉者不該做的事,現聲明此類「保證」全部作廢,以後一定加倍彌補,在最後圓滿的路上紮紮實實走好每一步。

大法弟子 宋秀蘭 2001年6月1日


鄭重聲明

4月份單位到我家來,由於學法不深,我在他們寫好的「保證書」上簽了名,給大法造成損失,自己也痛悔不已,現在我鄭重聲明作廢!

大法弟子 倪鳳珍 2001年6月4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0年12月進京護法,被抓回本地公安局,在高壓下所寫、所說的保證「不煉功」,聲明作廢,今後繼續堅修大法,特此聲明。

大法弟子:肖玉芬 2001年6月14日


嚴正聲明

在江澤民邪惡集團迫害法輪功的高壓下,由於自己的執著心沒去,寫了「保證書」,現聲明作廢!我將堅修法輪大法。

大法弟子:張光明 2001年6月14日


聲明

2000年元旦,公安局到我家,逼我在「決裂書」(與法輪功決裂)上按手印,在此聲明全部作廢。緊跟師父正法進程。

聲明人:李淑琴 2001年6月11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們學法不深,在壓力面前(關押、毆打)理智不清做出了違背大法的事,騙他們寫了「保證書」,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我們反覆看書、學法,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我們決不給邪惡一點空子可鑽。特此聲明:一切違背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

大法弟子 郭小傑 朱秀芝 張維芹 劉孝斌 姜淑華 戴立霞 常學菊 王淑芳 管殿芳 付洪雁 2001年6月14日


聲明

我是一名法輪功的修煉者,去年六月份去上訪被抓到監獄,在邪惡面前,我說了一些不利大法的話和師父的話,聲明全部作廢。今後,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

聲明人:李淑香 2001年6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因進京上訪,於2000年3月5日被送回當地拘留,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受拘留所內一夥"自悟圓滿"的邪魔干擾,在拘留所及街道寫了「保證書」,現聲明一律作廢。今後一定堅修大法緊隨師,再決不辜負師父慈悲苦度,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董建美 2001年5月31日


嚴正聲明

自1999年7月21日以來,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和言論聲明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李秀蓮 張傑 2001年6月14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自己保護自己的執著沒去,迫於壓力寫了「保證書」,現鄭重聲明,以往所有不符合大法的「保證」等全部作廢!我永遠是法輪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徐惠 2001年6月14日


嚴正聲明

在廠領導的逼迫下,我們寫了「保證書」,現在我們聲明,一切違背大法的東西作廢,以後要堅修大法緊隨師父。

張建平 范元祥 2001年5月27日


嚴正聲明

99年7月22日以後,在派出所、單位的壓力下,曾寫過、說過類似「不煉功」這樣的話,順從了邪惡。這是我生命中的最大恥辱。現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不符合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

大法弟子 田海波 2001年6月8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的逼迫下,進了「轉化班」,後因自己有怕心,邪悟了大法,做了破壞大法,助紂為虐的事,自己悲痛萬分,特此聲明,以前所寫的破壞大法的材料和所做的事一切作廢。

大法弟子 房燕榮 2001年6月14日


嚴正聲明

以前寫過的「保證書、悔過書、揭批材料」等作廢!我要堅修大法,緊隨師父,護好法。雷打不動。

大法弟子 劉秀豔 劉忠泉 2001年6月9日


嚴正聲明

我在濟南勞動教養所寫的「悔過書」和「決裂書」全部作廢,那是在邪惡的強迫下所寫,我由衷地感到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在今後正法中我要加倍彌補,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弟子 王桂敏 2001年6月10日


嚴正聲明

在江澤民邪惡集團的高壓迫害下,曾經寫了不符合大法的「保證書、悔過書」等,現聲明作廢。以後一定堅修大法,以實際行動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劉愛明、蔡慧蘭、陳新華、蘇曉蓮、徐秀蘭、楊冬香、章紅萍、沈曉春、鄒注嬌 、胡蘭、鄭杏華、許寒、徐長虹、楊小華、周志鑫、陸隆威、付哲、魏玉仙
2001年6月14日


嚴正聲明

在派出所的邪惡迫害下,寫了「不煉法輪功」的「書面保證」等等,現在自知不對,聲明無效,加倍彌補,助師正法,堅修大法緊隨師!

大法弟子:金今順 2001年6月13日


嚴正聲明

2000年進京正法被拘留後說過「不進京」的保證,現聲明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

張松偉 2001年6月9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由於學法不深,在壓力下違心地寫過「保證」,說過「不練」的話,我現在宣布一律作廢。特此聲明。今後加倍彌補,堅定地跟師父回家。

大法弟子:李會芬 2001年5月26日


嚴正聲明

由於邪惡的迫害,我以前說過一些不符合大法的話,是不嚴肅的,以後要嚴格要求自
己,跟著師父走,做一個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胡桂英 2001年6月1日


嚴正聲明

在高壓迫害下,家人代替我在對大法不利的「材料」上按了手印,現在聲明一律作廢,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王俊蘭 2001年6月9日


嚴正聲明

我曾在壓力下寫了「悔過」和「思想彙報」,那些不利大法的謊話,讓我深感愧疚日夜難安,我特此聲明:以上材料作廢!

大法弟子 孫鐵成 2001年6月3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0年12月去北京護法,被抓回本地公安局,在高壓下寫的「悔過書」和在其它場合所寫、所說的不利於大法的聲明作廢,繼續堅修大法。

大法弟子:李亞傑 2001年6月14日


嚴正聲明

由於執著心太重,在拘留所裏簽過「保證書」,我現在聲明作廢。堅定修煉,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姜紅霞 2001年6月14日


嚴正聲明

因自己學法不深,沒有經起考驗。2001年在看守所寫了「不練功了」,我悔恨不及,聲明作廢。今後要加倍努力,彌補損失,做一個真正的大法粒子。

楊洪芬 2001年6月6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迫害下,我以前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聲明全部作廢,以後要嚴格要求自己,跟著師父走,做一個合格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袁臘梅 2001年5月31日


嚴正聲明

我們在邪惡勢力的逼迫下,違心地寫了「保證書」等書面材料,現聲明作廢。今後「堅修大法緊隨師」,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於美清 李敏 2001年6月13日


聲明

我由於學法不深,在壓力面前寫的所有「保證」聲明全部作廢。跟上正法進程,助師正法。

大法弟子 章淑坤 2001年6月7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給大法造成極壞影響,同時又敗壞了大法修煉者的形像,對不起師尊,所以我聲明原來寫的所謂「悔過書」全部作廢。

大法弟子 李桂芳 2001年6月4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們對法理解不深和自己有怕心,在壓力面前違心地寫了"不煉功"和"保證書",沒有按師父講的真,善,忍去做,對不起師父的苦度。在此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東西一律作廢!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

大法弟子 孫彥輝 王晶茹 楊金山 齊桂蓮 張桂珍 2001年6月


嚴正聲明

自1999年7月21日以來,所寫的不符合大法的「保證書」聲明作廢。以後一定加倍彌補,作師父的合格弟子。

大法弟子:朱永剛 2001年6月14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高壓下,我倆所有不符合法輪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堅定修煉,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汪新國、劉連珍 2001年6月1日


嚴正聲明

我作為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前一個時期在邪惡的鎮壓下,由於私心和沒有發出正念,屈從於邪惡違心寫下所謂「決心書」,在此嚴正聲明此類「決心書」全部作廢。

大法弟子 王炳文 2001年6月6日


嚴正聲明

2000年進京正法被拘留後寫過「不進京」的保證書,現聲明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

趙玉萍 2001年6月9日


聲明

我是一名大法修煉者,雖然沒去過天安門,但邪惡也沒放過我,讓我在「決裂書」上簽字,我在此鄭重聲明作廢,法輪功是正法,我今生修煉定了,我要緊跟正法進程,「以法為師」。

聲明人:五佩金 2001年6月3日


嚴正聲明

因法學得不好,在磨難來時沒守住心性,在「保證書」上簽了字。我鄭重聲明:我所簽「保證書、家庭擔保書」作廢!那不是我的本意,我要堅定實修,做一個大法的真正粒子。

大法弟子 尹玉珍 2001年6月


嚴正聲明

本片區民警在本人不在家時,強迫家屬代寫的「四保書」,本人不予承認,聲明作廢。

大法弟子 徐幼林 2001年6月14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要求的所作所為全部作廢,今後決心跟上正法進程,做師父的合格弟子。

大法弟子:佔幸蓮 2001年5月31日


嚴正聲明

我在勞教所裏所說、所寫的全部作廢,堅定修煉,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聲明人:孟照紅 良建英 沙兆金 2001年6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作為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前一個時期在邪惡的鎮壓下,寫了所謂「悔過書」,現在非常後悔、痛心,在此我聲明以前寫的所謂「悔過書」全部作廢。

大法弟子 魏玉蘭 2001年6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