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浠水縣大法弟子南初寅被迫害致死真相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五月七日】一個人離開人世對於一個家庭來說是悲痛的。法輪功弟子南初寅因被迫害而死後,正當家人在悲痛欲絕之中,那些沒有良知的人,不經採訪,未經家人同意,閉門造車、炮製出顛倒黑白、歪曲事實的詆毀性文章,登在報紙上欺騙人民。

我們就有責任把真象告訴大家。

南初寅,男,53歲,浠水汪崗人,是個當地名聲及人緣極好的醫生。自從學了法輪大法後,無論從身體上,還是從思想境界上都變化很大,使他堅信法輪大法,並把大法介紹給一家人學。

然而,自1999年7.20以來,他的家庭就遭到了殘酷的迫害。南初寅看到電視中顛倒黑白的攻擊大法感到痛心,決心要讓政府、人民了解法輪功真相,便懷著善良的願望,依法到北京上訪和煉功。於是三次被非法關押,被毒打,並非法勞教一年,直到被迫害致死。老伴也因參加集體煉功被非法拘留40多天,兒子因依法上訪被西南石油學院開除學籍,並因不願放棄修煉法輪功被非法關押二次共9個多月。大女兒因依法上訪和煉功三次被抓,共被非法關押6個月。小女兒因依法上訪,並不願放棄修煉法輪功,被強行勞教一年半。一個好端端的家庭僅因為不願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而被迫害得家破人亡。

《民法》第98條指出:「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權。」而南初寅為了鍛煉身體在99年7月23日、99年12月25日在浠水廣場煉功時兩次被抓,同時遭到警察的毒打。警察夏壽松用電筒猛擊他的頭部,並伙同警察楊儉、李勛華、甘世濤等人將南初寅打倒在地,用皮鞋踩住頸部,在頭上、身上亂踢,血流滿面。在浠水第一看守所關押期間,為了整他,警察把他換到他們稱為「狠號子」中並暗示犯人折磨他。在18號監室時,他被犯人猛擊腹部後,臉色突變,倒地半天不省人事,從此後大便開始帶血,有時吐血,腹部以下越腫越大。而看守所的人卻裝沒看見。南初寅地告訴同修:他在號子裏幾乎天天挨打,折磨不斷。關押了6個月左右,他被非法判勞教一年,2000年5月被送到黃石勞教所。黃石勞教所看到他的身體狀況惡劣,年齡又大,不敢收他,就退回了看守所。但過了一個月,縣公安局不顧他身體狀況又強行將他解入黃石勞教所五大隊。大隊幹部看到他浮腫的身體沒有安排他幹重活,過了二個月左右,於9月24日他與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被送到沙洋勞教所,實行強制轉化。這個過程中他一直便血,腹部以下到腳是腫的,一直拖到勞教期滿釋放回家。在家中一直吐血、便血不止。他是醫生,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他告訴家人他的肝臟被打破了,已無法醫治。就在這種情況下,公安局及清泉鎮有關部門一次次逼迫他寫保證書,不准他煉功,不准他修煉,不斷施壓,搞得他家過不得安寧日子。加上層層的精神壓力及生活的重擔,終於拖垮了他。南初寅於2001年2月一天夜裏大量吐血後離開人世。

南初寅的死完全是不法警察的迫害造成的,可公安局及有些人抓住此事大肆造謠,說他是因煉功不吃藥而死,從而掩蓋警察暴力致死人命的犯罪事實。不經採訪,不經死者家屬同意就在《湖北法制報》等媒體上發表歪曲事實的文章,喪盡了做人的起碼良心。他的親屬對此感到震驚和義憤,可又投訴無門。

五年前,他由一個渾身是病的人,通過煉法輪功後,身體健康了,思想昇華了,晚年的生活很平靜、安逸。然而壞人打破了他美好的嚮往,無理地剝奪他的信仰權、健康權和生命權,並使他精神和肉體在有生之年倍受煎熬,終於被迫害致死。

現在他們一家孤兒寡母,無依無靠,而公安仍不放鬆,經常騷擾其家人,人性滅盡。希望社會上還有正義感和善心的人們能為他們伸張正義,譴責、制止江澤民集團對善良百姓無法無天的殘酷迫害。善良尚存的人們,不要認為此事與你無關,今天對邪惡的默認、退讓,就是對善良的背叛,說不定明天邪惡的迫害也會降到你或你的家人身上。

我們也警告那些無惡不作的公安:你們必須為你們所做的一切承擔責任。在不久的將來,我們必將訴諸於法律,制裁不法之徒。更有天法的裁決在等著你們,善惡有報,這是宇宙的法理。

(大陸大法弟子2001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