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歲小弟子修煉5年的親身體會

【明慧網2001年5月6日】我叫喬喬,今年11歲,上小學四年級。在我修煉之前患有許多病,比如說我的咳嗽吧,一咳起來就沒完沒了,咳得嗓子都又幹又疼的,還停不下來,睡著覺還咳,還經常半夜裏咳醒。家裏常備著專治咳嗽的糖漿,一次就得備十幾瓶,每天上學都帶著。記著一次過"六一"兒童節,老師說我們可以帶點吃的喝的,我忘了帶,看著別的同學都吃得那麼香,我卻愣著。我的手伸進書包,正好觸到藥瓶,我拿出來喝,別人問我好喝嗎?我只好答好喝──雖然藥是甜的,可我的心是苦的。我還經常感冒發燒,有一次媽媽給我買來藥,我怕苦不肯喝,但媽媽非讓我喝,不得已,我就捏著我的鼻子,媽媽用小勺灌,這樣還經常吐。我經常把藥藏起來,可媽媽總找得到,還讓我喝。直到1996年底修煉了法輪大法後,我病症全不見了,身體健健康康的,媽媽也不再逼我喝藥了。

97年3月5日我開了天目,剛開始看到的是黑白兩色的八卦圖,然後看到每個法輪章都在旋轉。3月8日我看到師父的法身,而且還是兩個,好像還在說話。3月12日看到6個很淘氣的小嬰孩。8月4日我看《轉法輪》時,裏面字字放著金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師父把我帶到一個地是金的、牆是金的、還有綠綠的葉子和五顏六色的花的地方,金色的水池,藍白相間的水柱上湧,上面還有一條好像用陶瓷做的白色的鯉魚。師父穿著金黃色的煉功服,我穿著一件普通的衣服,師父慈祥地對我說話,但我聽不見,我的思維好像不在那兒,而在外面,好像有一個透明的大罩把我和師父隔開了。我醒後總想,為甚麼當時聽不見師父說的話呢?我去問媽媽,媽媽說:「在和師父談話的不是你,你在外面,你只能乾巴巴地看著卻聽不到,好好修吧,師父時刻看護著你呢。」

沒修煉前,別看我年齡小,我的妒嫉心、顯示心、爭鬥心很強。有一次在學校,班裏重新選班長,我趕緊坐得直直的,讓老師選我當班長,可在我的對面的那個同學坐得不太直,老師卻選她當了班長,我就妒嫉得不行,處處和她作對,非要找到她的缺點,給老師打小報告,把她換下來我上去。現在想想,和她爭個甚麼勁兒,自己是個修煉的人,就不能再為這種事和別人去爭鬥,我是個學生,到學校的目的是來學知識的,而不是來爭職位的,班長是為大家服務的,誰做都行,別人不見得比我做得差。只要是真心學大法的人,就不會重名、重利,都會放淡它,時時處處為別人著想,這樣才算符合大法「真善忍」的要求。

我知道符合大法標準的都是好人。教人向善的好功法,不是江澤民想取締就能取締的。好功法永遠紮在人們的心裏。我想奉勸那些警察叔叔、警察阿姨們,不要再打大法弟子了,他們都是好人,「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樣做對你們自己不好。

大法小弟子 喬喬(化名)
2001年4月25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