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訪談的「用事實說話」實在是愚弄人民

【明慧網2001年5月6日】焦點訪談裏總是聽到這樣的語句「用事實說話」,實在是愚弄人民。一方面聲稱「用事實說話」,一方面卻又製造事實,精心策劃天安門自焚事件,並妄圖栽贓在法輪功頭上。當然騙術再高明也是有限的,紙包不住火,群眾中就有人說太假了:水火無情,幾秒鐘時間,卻拖延了那麼久,像拍電視劇似的,漏洞百出。

究竟是誰在殘害生命?到北京的法輪功學員都飽嘗了殘酷的毒刑。公安人員不在北京市區用刑,都帶到很遠的偏僻派出所用刑。三個人一個地方,我和長春、哈爾濱的兩個學員在一起,長春的學員首先被銬出去,七八個公安人員把她毒打一頓後送到牢裏去。我和二十歲的哈爾濱姑娘一起在寒風刺骨、零下七八度的夜晚,吊銬在外面,腳尖點地,衣服脫光,只剩內衣內褲,赤著腳。我是老年婦女,被他們吊過兩次。一次40多分鐘;一次一個多鐘頭,之後又帶進屋裏,五、六個人拳打腳踢。特別是一位年輕的公安人員竟對著二十歲的姑娘說:「你不是講忍嗎?如果你被強暴了,你能忍嗎?」無恥之極,畜生不如。當然也有好的公安人員,有位年輕小伙子非常善良,他連飯也不吃站在我身邊,班也不換的守著我。他見沒人時對我說:「大媽呀,我看見你用刑時,心裏非常難受。我沒權,不能救你,我知道法輪大法好,您是好人,但您相信我,聽我一句話,別把命丟在這兒。有一天,或不久,幾個月吧,說不定換了領導,你們又可以修煉法輪功的。」我對他說:「別為我擔心,你記住,法輪大法是正法,記著真善忍就行了,對你會有好處的。……」深夜我們又被送到北京拘留所,那裏每間都關著大法學員。在我們這間裏,學員們受刑的慘像一直深印在我的腦海裏。幾位北方姑娘的臉上被電棍電得黑紫,沒一處好的,破了相。一位來自石家莊的二十歲的小個姑娘的臉被公安人員用打火機燒得翻開了花,也破了相。有的女學員被電棍電乳頭,電下身,還有脫了外面的褲子電兩個大胯的。被電的地方全是紫黑的,如不是親眼所見,真不會相信人民的公安,竟這般惡毒!誰沒有女兒?誰沒有姐妹?為甚麼要破她們的相?她們還那麼年輕啊!為甚麼要打看不見的地方?怕別人知道你們的罪惡嗎?!

他們不僅殘害年輕人,老年學員也不例外。有位武漢礄口的老年學員臉被電棍電得變了形。一個近六十歲的武漢青山學員,公安將粗鐵棍放在她的腿上,幾個人站在上面踩,鐵棍都踩彎了,之後又用鹽水灌她鼻子,口裏都嗆出了血。可憐九天沒沾水和飯的人遭這樣毒刑!為甚麼他們如此大膽、如此惡毒?他們沒有母親嗎?善良的學員們犯了甚麼法?她們只是懷著善心到信訪辦來說說自己的心裏話,這是一個公民的權利和義務,竟遭如此摧殘!

從公安人員的口中得知:〝上面來的指示,往死裏打,打死不算你們責任,打死了就往土裏埋,說是自殺的。〝很多學員都在不同的派出所聽到過這樣的話。由此可見,電視裏宣揚的法輪功學員拋開家庭、拋開親情,為了圓滿而自殺、跳樓等等,都是謊言。是誰造成的法輪功學員不能和家人團聚?株連九族、家破人亡是誰造成的?法輪功學員的失蹤究竟是自殺還是他殺?以上所說的事情,北京偏遠的派出所都很清楚。這些事實敢在焦點訪談中說出來嗎?這才是真正的事實!邪不壓正,謊言掩蓋不了事實。殘害生命的邪惡必定會得到應有的報應。

(大法學員 2001年5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