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好--巴西聖保羅的洪法故事

【明慧網2001年5月6日】聖保羅是巴西一個熙熙攘攘的大城市。裏約熱內盧的人們以美麗的海灘為生活中心,而聖保羅則不同,它是巴西所有商業活動的中心。如果不堵車的話(這種情況比較少見),從這裏開車到海邊需要一個半小時。因此聖保羅人選擇在美麗的公園中鍛練身體,以消除繁忙的城市節奏帶來的壓力。法輪大法修煉者正是在其中一個美麗的公園中與本地修煉者一起煉功並向所有感興趣的人們傳授這一功法的。

白色蘭字的T恤乘緣而來

為這次拉丁美洲之行做準備時,美國的修煉者建議定做白色的法輪大法T恤衫,上寫藍色西班牙語和葡萄牙語的字母以便為拉美的修煉者提供方便。一些中國的修煉者不是非常喜歡白色,因為白色在中國具有負面意義,是葬禮使用的顏色。但是拉美的修煉者自信這些顏色將在南美非常受歡迎。後來,我們發現這些T恤似為這次聚會的因緣而定做的。

一到聖保羅的公園,我們開始尋找一個煉功和教功的好地方。我們注意到公園中有許多人都穿著白色T恤,這印證了我們認為我們選擇的顏色將受到拉美朋友歡迎的想法。在珍奇鳥類棲息的美麗湖畔,我們注意到便道旁有一個水泥平台。那裏空無一人,所以我們覺得這是一個煉功的好地方。我們放下墊子,打開煉功音樂開始煉功。在第一套功法結束時,有不少人在觀摩我們煉功並詢問問題。在第二套功法結束後,人越聚越多。等到第3套功法結束時,已經聚集許多人了。我睜開眼睛,注意到許多人都穿著印有藍色字母的白T恤。開始我有些奇怪,等我走近觀察才發現他們的T恤上印著另一個氣功學校的名字。

當時人數已經很多,超過30多人。每個人都在問我們在煉甚麼功法,並想了解更多情況。我們散發傳單並安排當天晚上在一個功友家中給感興趣的人教功。我們向他們介紹大法並解釋煉功一直是免費的。在與他們談話後,我們發現他們是來練習他們的功法的,那種功法是為了健身並且也是免費的。他們當天也將在這個水泥台上煉功。我們因為不知道而在他們煉功開始前一小時「碰巧」佔用了他們的場地。我們為我們的失誤致歉,並準備離開,但是他們堅持讓我們煉完第四套功法以便他們觀摩。晚上,有幾個人來學功,他們非常喜歡法輪功。還有一些人準備我們下次到公園時學習大法。因此,這次幸運的「巧遇」真是一次法緣安排的聚會。

能量場使一位修煉者的母親熱淚漣漣

當我們中的兩人在煉法輪樁法時,一個當地修煉者的母親坐在一個長凳上看我們煉功。在抱輪時,我們感到了異乎尋常的能量場。一個修煉者甚至覺得自己非常輕,直欲飛升而起。當我們煉完功睜開眼睛,我們注意到這位修煉者的母親淚水順著面頰涔涔而下。她不停地道歉並說她不知為何而哭。我們安慰她並告訴她其他人也有這種經歷。她說她在感受到強烈的能量場之後開始流淚。在我們到達前,當地修煉者的父母對大法感到非常緊張,但是當他們和我們在一起一段時間並觀看我們煉功後,他們感到法輪功非常純淨。

一位新學員為消業而興奮

一位公園中的女子觀看了我們煉功並來學習功法。她非常熱心,學得也很快。本地的聯繫人與她談了很長時間,並感到他應該給她解釋一下消業的問題。當她離開公園開車回家時,她感到頸部劇烈疼痛,並使她非常噁心。因為疼痛,她將車駛到路邊並開始嘔吐。當她一到家,她想起那個功友告訴她的話,並意識到她可能正在消業。她剛一產生這個想法,疼痛便消失得無影無蹤。她非常興奮,立刻打電話給當地功友,並興奮地講述她的經歷。她當晚和第二天又來了。第三天她來到公園,和我們一起向公眾展示功法。

「但是,大法是甚麼?」

在我們花了幾個小時展示功法並教新學員煉功後,我們走回我們的汽車。兩名受過良好教育的年長男子從我們身旁經過。其中一名男子,一位律師或教授,轉過身大聲讀出我們T恤上的字,並說「法輪大法?」他用葡萄牙語問我們「法輪大法是甚麼?」一位修煉者的父親開始用葡萄牙語向他解釋佛法和法輪大法的法理。這位男子說,「我沒有問你甚麼是法輪,我想知道甚麼是大法?」後來我們明白,他將「法輪」這個詞理解為葡萄牙語和拉丁語中的一個類似詞彙。動詞"Falar"在葡萄牙語中意為「有話要說」。在葡萄牙語或拉丁語中「法輪」意味著引人注目的弘論。所以他剛才將T恤解釋為「嗨!一個重要的論述:大法。」接著他又問我們「我想知道甚麼是重要的大法!」當我們理解他在問甚麼的時候,我們都笑了,並向他解釋法輪大法的法理。在了解了一些後,他也為他對我們T恤的解釋感到好笑。因為巴西人喜歡開文字玩笑,我們也發現師父幫助他了解大法的方式非常有趣。

「你們誰被打劫了!」

巴西人一個很有意思的特點是他們喜歡講笑話並互相開小玩笑。下面是一個開在我們身上的小玩笑,這個玩笑幫助我們將大法介紹給每個人。

當我們走到公園門口並走過公園的警察局時,一個穿著制服的公園警察慢慢朝我們走來。他是一個年長男子,看上去表情很嚴肅。在警察局前還有幾個小伙子,他們表情也很嚴肅。我們停下來,想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或者是否發生了甚麼問題。警官威嚴地向我們走來。他口氣嚴肅地說「你們誰被打劫了?!」我們被搞糊塗了,因為我們無人遭劫。所以我們問他為甚麼問這個問題。他看起來仍然非常嚴肅,一言不發。突然他舉起手,手中攥著一枚我們的明黃色的法輪大法徽章,上面用葡萄牙語寫著「法輪大法好!」這一定是從一個修煉者的T恤上掉下來的。然後,燦爛的笑容浮現在他臉上,他辦公室前面的小伙子們也開懷大笑,因為他們成功地和我們開了個玩笑。

我們也笑起來,並將這枚徽章送給他以使他記住我們。其他的小伙子們也想要徽章,所以我們給了他們每人一枚。每個人都驕傲地將徽章戴在他們的襯衫上,並想與我們合影。合影后,警官想把徽章還給我們。我們告訴他這是給他的禮物。他看起來為我們給他徽章感到吃驚。我們告訴他雖然他與我們開玩笑,我們卻是認真的。我們希望他因此記住我們。他給了我們非常友好的一個笑容,收下了徽章。我們還給了他們些傳單,他們說他們願意學煉功法。

我們在這個公園中的美好體驗非常之多。許多人追著我們要傳單,並詢問怎麼學功法以及本地煉功的日程安排等。當地的修煉者很高興我們來幫他們將法輪大法介紹給更多的人,並期待更多的聖保羅人能了解法輪大法好。

(到南美洪法的修煉者 2001年4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