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監獄 助師正法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五月四日】二零零零年,我因上訪護法被非法勞教,在勞教所裏,我和同修們集體學法煉功,多次遭到管教隊長唆使刑事犯人們的毒打、折磨,我曾三次絕食抗議,都遭到強行插胃管、輸液、用勺把嘴撬破灌食的迫害

十月份,所裏來了一批所謂的「幫教團」。我同屋的幾個學員由於邪悟被「轉化」了。我為她們感到痛心,同時我悟到,這是對我們從根本上能否堅信大法的考驗。師父在《轉法輪》第六講講道:「甚麼佛,甚麼道,甚麼神,甚麼魔,都別想動了我的心」。有了這顆堅定大法的心,我與同修們一起抵制邪惡的迫害,堅持學法煉功。

二零零一年元月一日,我們十位大法弟子集體煉功,管教隊長和兩個監護進行阻攔。我嚴肅的對他們說:「今天,五套功法我一定全部煉完。我的師父說,『無論誰迫害大法,他都是人在跟神鬥,最後的結果是明顯的。』(《導航》〈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結果我平靜的煉完了五套功法。我悟到:思想上不承認邪惡的迫害,其實就在鏟除它。

因為我們當時都被隔離,見不到師父的新經文。邪惡之徒把我們關進勞教所,為的是阻止正法進程,是針對大法的,我們絕不能消極承受。我和幾個同修開始絕食絕水,要求無罪釋放。管教隊長見我絕食就找我談話:「你是不是想家了?你看那幾個『轉化』的,馬上就釋放回家了。」我知道邪惡想鑽空子,就堅定的說:「我要堂堂正正的回家,因為我沒罪。」

第二天,幾個隊長進來對我說:「你得去灌食。」我說:「我以後不會再灌食了,我要求無罪釋放。」結果她們沒給我灌食,我對自己證悟到的法理更加堅信不疑。師父在《轉法輪》第九講「意念」中談道:「對煉功人講,人的意念指揮著人的功能在做事」。就這樣,我思想上一直不配合邪惡的迫害,積極主動的去窒息邪惡。第三天早上,處長和幾個隊長突然衝進來,讓我們站起來報數。同室的幾個學員都站起來報,我說:「我不報,我們不是犯人。」處長見我坐著不動,兇狠的沖到我面前大聲嚷著:「你別以為制不了你,你等著。」我們開始背頌〈論語〉,他們立刻就走了。

師父在〈去掉最後的執著〉中講道:「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強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達到的。」(《精進要旨(二)》)我深深的體悟到了師父講的相生相剋的法理。後來她們又以談話為名想強行給我灌食、帶我去醫院檢查等都被我識破拒絕了。期間檢察院接連兩次找我談話,我就向他洪法,講到江××一意孤行,造成千千萬萬大法弟子家破人亡妻離子散,我問他:「你是國家執法人員,應該按照憲法秉公辦事,我們按照憲法給予我們的權利和平上訪,何罪之有?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最後他沉默了一會兒對我說:「你寫的申訴我給你上報吧。」

絕食的第六天晚上,我開始出現了常人的狀態──渾身顫抖、呼吸微弱等,但我主意識非常清楚,知道沒事。這時,幾個管教隊長和醫生焦急的在門外轉來轉去,我意識到邪惡勢力越來越弱,已經害怕了。第八天早上,幾個隊長衝進屋,急速的給我穿上衣服,背著就走。我大聲喊著:「你們不能這樣迫害我們!」為的是讓同修們都能聽到。我和幾個同修被拉到醫院,進行體檢。我躺在門外的長椅上,向過往的醫生和護士訴說著我們的遭遇。有的醫生停下腳步,同情的望著我。此時,我想到師父在〈理性〉中講的:「目前它們迫害學員與大法,所有採用的行為都是極其邪惡的、見不得人的、怕曝光的。」我的行為起到了曝光邪惡的作用。化驗結果出來,我的身體嚴重受損。邪惡勢力妥協了,我由家人接回。

現在,我和同修們一起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監獄的同修們,走出來吧!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慈悲偉大的師父在等待著我們走出人來。我們共同的誓約「發心度眾生,助師世間行」(《洪吟》〈助法〉)在兌現中!

以上是個人的一點體會,有不當之處望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