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67歲大法弟子的抗議

【明慧網2001年5月4日】我是一名大法弟子,67歲。下面是我無端受到迫害的情況。

2000年12月初,我去天安門證實大法。剛到廣場,還沒走10米,就有一名武警過來問我:「你聽說過法輪功嗎?」我說:「聽說過。」他又問:「法輪功好不好?」我說:「好!」就這樣我只是因為說了句真話就被帶上了警車。在派出所的三天三夜,警察一直騙我說出住址。最後還是被騙出了姓名和住址。結果他們馬上就和我女兒聯繫,把我女婿騙來了。我回家後才知道,女婿被罰了很多錢,還寫了「保證書

北京的公安對我說:「天安門廣場上撿煙頭的人都是便衣,你們的一舉一動我們都知道...你們內部有我們的人,你們的行動我們很快就知道了。」所以當中央電視台播出所謂的法輪功集體「自焚」時,我非常清楚地知道這只不過是公安導演的一場戲。

回到家後,警察不讓我和任何人見面。他們嚇唬我的家人,說今天要抓,明天要抓,給我的家人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壓力,嚴重地干擾了我們的正常生活。2001年3月2日,我的一個朋友的丈夫去世了,我去看望她,結果警察就趕來了。他們強行把我帶回家,未出示任何證明就開始野蠻地抄家,找了很長時間也沒找到他們所想像的東西。最後他們竟無恥地說:「有人說你們家不開燈。」我說:「大燈壞了,開小燈了。」他們一查看,大燈真壞了,就又說:「聽說你和農民有聯繫。」我告訴他們說:「我買鴨蛋,他是給我送鴨蛋來了。」最後他們無言以對,才灰溜溜地走了。

快到4月25號了,他們更加緊張。有一天竟然來了我家4、5次。我20年沒見面的妹妹從北朝鮮回來探親,看到這場面,被嚇哭了,結果只住了一天就走了,她說:「沒想到中國現在是這個樣子。」妹妹走的那天,警察一直跟蹤到車站監視我們,直到開車後他們才離去。

2001年4月26日,警察又來對我說:「××來的時候,你跟他說,你們再來,警察就罰我的錢。」我說:「我辦不到。要說你們自己去說。我是修煉人,不能撒謊。你們不讓我家人來看我,跟蹤我,你們這不是把我軟禁起來了嗎?我要告你們去。」

我就是這樣一天天地過著軟禁般的生活,而這就是所謂的中國人權「最好時期」。我要控告公安侵犯人權、無法無天的行徑,抗議對我人身自由與人格的嚴重侵犯。

同時我嚴正聲明:我女婿在派出所替我寫的所謂「保證書」作廢。我一天都沒有停止過修煉,我將更加堅定地走好我的修煉道路。堅修大法緊隨師。

大陸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