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法輪功學員在中國使館前講清真相窒息邪惡紀實


【明慧網2001年5月31日】今天上午10點,八名中、西方法輪功學員來到中華人民共和國駐法國大使館,請大使吳建民先生向中國政府轉交一封請願信,要求釋放所有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特別是滕春燕、趙明、朱穎和李天棋四位學員;呼籲那些不同程度參與對法輪功殘酷鎮壓的人檢視自己的良知,停止迫害修煉真、善、忍的善良百姓,避免「文革」式的悲劇重演。法國國際廣播電台(RFI)中文部一位記者現場跟蹤採訪。

首先,一位西方學員禮貌地向使館接待室工作人員表明了學員們的來意。不一會兒,來了一位自稱是使館秘書的工作人員。他生硬地說大使不在,學員沒有履行正常的約見手續,使館不予接待,不與交談、不接收請願信。學員們平靜地告訴他:第一,法輪功學員以前多次向中國使館提出會見申請,但從未得到答覆;第二,學員現在願意了解有關申請手續,以便儘早與大使先生會面,介紹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所遭受到的非法殘酷迫害;第三,學員希望大使館收下請願信,履行外交官應盡的職責。

這名秘書找不到藉口拒絕接見法輪功學員,立即撕下偽裝,蠻橫地要趕學員走,口口聲聲對西方學員說:「這裏是中國領土,你們走!」一位華僑學員善意地告訴他:「我們都是中華民族的一分子,我們今天來是想通過大使先生向政府反映一些中國公民在中國國內所遭受的殘酷迫害!」使館秘書竟然說:「你是中國人嗎?你有護照嗎?你有甚麼資格?!」真是可悲!世界上任何一個文明政府,都會認真傾聽有關本國公民利益的反映,無論是誰反映。事後一位學員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我們向許多國家駐法國的大使館反映修煉法輪功的中國公民在中國國內所遭受到的野蠻迫害,人家都是禮貌認真地傾聽。只有中國大使館對自己的公民所遭受的苦難採取如此冷酷的態度。」似乎外國官員比中國大使館官員更懂得為(中國)人民服務!

一位學員向使館秘書出示其中國大陸護照:「我是中國公民,想就中國部份公民的遭遇和國家代表交談。」這位秘書耍賴說:「你們在這裏影響我的工作,我沒時間,我有很多工作。」學員當即指出:「這正是您工作的一部份。作為國家的代表,外交官有責任、有義務認真聽取公民就自身利益所反映的意見。」

秘書拿出了「殺手锏」:「我要叫警察啦!」學員們認為自己堂堂正正,沒有做任何不對的事,沒有退讓。秘書突然跑出了使館大門。

在整個交涉過程中,在場的使館工作人員焦躁、缺乏禮貌和互相尊重、顛倒黑白,欺騙、不擇手段,對記者也是橫眉立目地講話。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不與法輪功學員進行任何理性的接觸。秘書出去之後,剩下的其他使館人員繼續企圖趕學員走。明明是他們自己不讓一輛使館的轎車(據信是大使的座車來接大使)進使館,並訓斥自己的司機「討厭」,卻賴學員擋住大門、影響工作;又哄騙學員可以跟使館代表--剛出去的秘書談。

由於學員的目的是講清真相而不在於地點,就退出使館大門。結果卻發現那位秘書正在向十幾米外一個固定警察崗哨告狀。為了避免秘書混淆視聽,幾個學員也走過去向警察說明我們只是想就中國國內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殘酷迫害向使館遞交請願信。警察明白後,輕描淡寫地說:「你們只要兩、三個人遞信就沒問題。」秘書卻趁機跑進已經緊緊關閉的使館大門。

此時,學員們選派了三名代表繼續撳使館門鈴,爭取遞交請願信。良久,那位秘書打開一扇小門,倒打一耙:「你們在這裏影響我的工作。」學員重申:外交官有義務聽取公民的意見。秘書狂橫地說:「是你說了算還是我說了算?」學員毫不猶豫:「是我,因為我是公民,您是官員。」秘書威脅:「這樣會對你不好。」就關上了門。

不一會兒,大批防暴警察開到,如臨大敵。幾個使館工作人員也神氣活現地走出使館,要看「好戲」。學員們則輕鬆微笑著向警官們遞交了大法資料,並說明我們的來意。警官們一知道了我們是法輪功學員,而且僅僅是要和平地遞交一封請願信,一下子氣不打一處來:「他們使館簡直是莫名其妙,不可思議!」轉身對警察們說:「沒事兒!放鬆。」他們一再核實:「你們是不是就是想交這麼一封信?給我,我來替你們申請遞交。」結果使館工作人員照樣給警官先生吃了閉門羹並透露了實情:「我們沒有權利接任何法輪功的資料。」邪惡就是邪惡,竟然用這種毒辣的手段切斷官員們傾聽自己人民的心聲的途徑,國家在這種邪惡勢力的手中怎麼能好得了?!

事後,學員們和警官們聊天兒:「你們看,中國大使館和政府就是這樣害怕我們和平的法輪功。」警官們一再表示:「他們使館簡直不可思議,就為這點小事兒讓我們白跑一趟。」「你們在鐵塔那邊搞活動都快兩年了,我們內部相互之間都有聯繫,誰都知道你們非常好,從來不出甚麼問題。」他們還給學員出了一些主意,如何做得更好。大家最後親切話別。

告別警官後,學員們接受了記者的採訪。有感於邪惡江XX切斷官員們傾聽自己人民的心聲的途徑的手段之毒辣、某些政府官員對邪惡勢力之盲從,學員們通過電波,向全中國人民發出呼籲:「有些人說‘法輪功不好,因為政府禁止了’。可是,非要鎮壓法輪功的,只是政府中少數邪惡之徒:江XX,曾XX,羅X等。而且,是非曲直,並不是由一個政府或政府裏的少數人說了算的。‘文革’就是一例。連國家主席都被誣陷為叛徒、內奸、工賊,‘鐵證如山’。有多少人行惡,有多少人事後遭到自己良心的譴責,又有多少人最後遭到法律的嚴懲。希望我們所有的人,在法輪功被平反的那一天之後,可以問心無愧,對得起天地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