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柏林三聖學院研究生趙明在中國的勞改營受到嚴重折磨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5月27日】


趙明,男,29歲,是愛爾蘭都柏林三聖學院(TCD)計算機系的研究生。作為法輪大法(又稱法輪功)的修煉者和受益者,趙明認為法輪功教導的「真、善、忍」以及法輪功給人們帶來的身體健康和心態平和沒有任何錯。他不能理解為甚麼中國政府中的少數人要禁止法輪功,迫害其修煉者。在趙明1999年聖誕回國探訪家人期間,他認為應該去講清法輪功的真相。2000年1月6日,他按照憲法到國家信訪局上訴而遭逮捕,然後被遣返家鄉長春,之後由家人保釋出來。然而警察沒收了他的護照,還強迫他寫保證書,要他保證今後絕不再對抗中國的反法輪功政策。但這個無理要求被趙明嚴詞拒絕。這些情況在愛爾蘭時報上有過報導。

由於他的護照被沒收,趙明無法返回愛爾蘭完成他的學業。在沒有生活來源的情況下,趙明在三月回到北京找工作。警方宣布他是「法輪功組織者」,把他的名字放到被通緝人員名單上。他於5月13日遭到困擾並從此失蹤。直到8月1日他的親友們才找到他的下落:5月13日,當他在北京一同修家裏準備一起去天安門拉橫幅時被秘密跟蹤他的政府探員逮捕。他被帶到海澱公安局。另一些修煉者也同時遭到逮捕。趙明對警察說:「你們有甚麼理由逮捕我?隨便抓人是非法的。」警察說:「到了公安局你就知道逮捕你是合法的了。」在公安局和拘留所裏,趙明拒絕回答警察的提問,並拒絕照相。他在拘留所遭受到殘酷的折磨以至於一條腿被打傷。

2000年7月7日,他未經正式審判就被判勞改一年。他被關進北京郊區大興的團河農場男子勞改營。趙明在勞改營裏受盡折磨 -- 他被看守和犯人重重地毆打並被用電棍反覆電擊。他每天只被允許睡2個小時。看守們試圖強迫他寫反法輪功的材料。當他拒絕時,他們就包圍他並把他毒打至死亡的邊緣。他所遭受的折磨是很難用語言描述的。他被強迫坐在一個盆裏,頭夾在兩膝之間,然後被推到床底下。床板被身體頂了起來。折磨他的人就坐在床上壓他。十幾個人一起毆打他,用木棍敲他的腳踝、膝關節,用膝撞他的身體,打他的雙耳等,經過這樣的折磨,他五天不能上廁所,兩週內不能正常行走。

趙明後來又被轉到另一個勞改營,北京先安(音譯,Xian'an)勞改營。但不知這是甚麼時候發生的。由於他拒絕放棄信仰,他被勞改營四隊隊長李某從4月25日到30日連續5天銬在椅子上不讓睡覺。從5月1日,在勞改營官員的鼓動下,營中的犯人不斷折磨趙明。他們強迫他不間歇地長時間站立或跪著直到5月7日勞動節假期結束。他應該在2001年5月12日得到釋放。但由於他拒絕放棄法輪功,他在勞改營的刑期被延長了半年。六隊的隊長蘇某和副隊長李某完全喪失了人性,他們親自毆打那些也許比他們的母親都年長的修煉者。他們還命令同屋的犯人對拒絕放棄法輪功的修煉者進行肉體懲罰,狠毒地毆打他們。

趙明和其他兩名無法回到愛爾蘭繼續學業的法輪功修煉者的案件已經引起了愛爾蘭政府和人民的關注。他們已經呼籲中國政府尊重基本人權,讓這三個學生回到愛爾蘭完成他們的學業。趙明所在的都柏林三聖學院的學生們自發地呼籲簽署請願書營救趙明;在中國副主席李嵐清訪問愛爾蘭時,他們還自發地組織了抗議活動,呼籲中國政府釋放趙明。六位貴族和來自牛津的主教拜訪了倫敦的中國大使館為趙明請願。愛爾蘭大赦國際,都柏林中心團體正計劃為這位聰穎的年輕中國學者發起一場運動。趙明還被列在他們的賀卡活動的名單上。一個叫做「趙明之友」的團體已由他的大學同事、大赦國際都柏林中心團體和大赦三聖團體和其他許多關心他的人們組織起來。「趙明之友」正在為使趙明獲釋積極地活動著。都柏林市市長閣下同意在2001年5月初訪問北京時提出趙明的事。許多人都向愛爾蘭政府和中國政府寫信要求釋放趙明,讓他返回愛爾蘭繼續他的學業。

有關趙明的背景資料

趙明於1993年從中國著名學府清華大學的計算機科學系畢業後在清華紫光集團做程序員和網絡工程師。他是一個大有前途的部門經理並是這個部門的創立人之一。在清華紫光集團工作期間,他工作勤奮而富有創意。他負責的許多大項目都獲得了收益並為公司贏得了聲譽。因為為公司發展做出了非常突出的貢獻,他在1996年獲得「優秀員工」的稱號。1999年3月,趙明來到愛爾蘭的三聖學院攻讀計算機系的碩士學位。

趙明於1994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並參加了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大連市舉辦的講法班。在修煉法輪功以前,趙明身體很虛弱,幾乎不能工作。然而修煉法輪功後不久,他的身心發生了徹底的變化。他在工作中精力充沛。作為法輪功的受益人,他在業餘時間積極弘法。在來到愛爾蘭以前,他還是清華法輪功輔導站的輔導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