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C的記者告訴了我們甚麼


【明慧網2001年5月25日】中共繼精心策劃編導了漏洞百出的「天安門自焚事件」後,又讓人間地獄「馬三家勞教所」洗去血腥,粉墨登場,企圖以此將難免對中共的陰謀詭計缺乏洞見的國外記者們蒙個結實,並利用這些大新聞社記者的聲譽矇騙世界。

無奈的是,這次經過精心編導、排練的所謂開放勞教所讓外國記者參觀採訪還是露出了一些狐狸尾巴。不知道編導們是將記者的智商看得過於低下,還是自己的智商過於低下,其中設計的一些情節做作得匪夷所思,讓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的記者內德.柯特(Ned Colt)著實看出了一些端倪。

柯特先生第一句話就說「這是一個超現實的景象」,因為他看到「兩排穿著蘭白相間的運動服的婦女整齊地坐在塑料凳上凝視著前方的電視。一個美國解說員在談論太陽系中‘火星生命’的問題。」我想記者先生一定也暗自嘀咕,到底他是身在「馬三家」還是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電教館了。

柯特先生說,「我們經過外圍骯髒邋遢的磚式建築,那裏面上了年紀的男女都漠不關心地回頭看我們。嚮導告訴我們這就是勞改營。我們下了車,被領進了一個門,這是一個高牆圍起來的院落。…和我們在外面看到的相比,這裏是專供參觀的場所」。從「專供參觀(showplace)」這幾個字,我們也可看出記者們很可能心中認為「外圍骯髒邋遢的磚式建築」才是真正的勞改營。

接下來,柯特先生參觀了飯廳、教室和圖書館,他毫不客氣地指出:「我又強烈感受到新刷的油漆的氣味,我們參觀的所有這四個地方都是剛剛粉刷的白漆。」

柯特先生在參觀寢室的時候發現「她們的床鋪如受過軍訓操練一般整齊。蘭白格子的床單平平整整地鋪在床上,每個床上的棉被都精確地放在同一個地方」。當柯特先生問那八個看電視中關於空間生命錄像片的婦女,這幾個月來她們學到了甚麼時,「她們以完美的整齊異口同聲地說‘科學’」。她們說她們主要是「接受愛國主義、教育、科學和法律」的培訓,但問及具體勞教內容時,所有人卻都「語焉不詳」。從記者筆下「受過軍訓操練一般整齊」的床鋪、「完美的整齊」回答到「語焉不詳」的具體勞教內容,其操演排練的痕跡躍然紙上。

還有一個問題實屬可疑,柯特先生知道在勞教所中至少關押了483人,但是他發現他只看到了不足一半的人,卻問不出其他人在哪裏。而且他對數字483本身也有些懷疑,因此在提到這個數字時,用的是「我們被告知的483人」的說法。

當然記者還經歷了許多精心布置的場景,比如看到牆上掛著錦旗,接待室裏有親人會面等等。在參觀寢室時,柯特先生還「被鼓勵」與坐在凳子上看錄像的婦女們說話,當然這些「女演員們」說的都是背好的台詞,試圖讓記者相信法輪功確實如中國政府的宣傳所說,勞教所也一直在善待被勞教人員。

無奈記者們卻不上當,柯特先生在發稿前還採訪了香港的法輪功發言人許仙榮(音譯),並在文章結尾引述許的話說「參觀勞教所是北京申辦2008年夏季奧運會的一個戰術,政府最善於弄虛作假」。

越是狼越要披上羊皮;越是壞事做絕,越要好話說盡。白骨精一定要變成吃齋念佛的美女才能迷惑凡胎肉眼。但是從批胡風到大躍進,從批彭德懷到反右,從文革到六四,這個往事歷歷、從無信義的中共政府,在打擊法輪功的鬥爭中將自己最後的一絲信譽喪失殆盡。「對各種正常的練功健身活動,各級政府從未禁止過」的信訪局發言人談話言猶在耳,轉眼間將法輪功打成「X教」。如今在國際社會對以「馬三家」為首的暴政機器的一片聲討聲中,中共又導演公映了這一幕蹩腳的醜劇。

人們不禁要問,如果江澤民政府真的那麼理直氣壯,就應該允許記者在不受任何限制的情況下,隨時突然抽查任何一個勞教所,並與任何一個被勞教人員交談,為甚麼他們不敢讓記者採訪仍然在押的美國的滕春燕,英國的趙明,加拿大的林慎立,卻只能在指定時間,由嚮導帶領去指定的地方與指定的人談話?馬三家監獄的邪惡警察,將18名法輪功女弟子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與男犯人同居一室,致有驚瘋者,有女學員告訴親人:"你們想像不到這裏的凶殘,邪惡……"。為甚麼不敢讓外國記者參觀一下全部囚室、讓人們自己查看一下馬三家到底有沒有男牢呢?

所幸許多國家已經對中共的鬼蜮伎倆耳熟能詳。對於一個敢於在眾目睽睽之下,用染料將天安門廣場的草坪漆成綠色以矇騙奧委會官員的政府,國際社會還能相信它甚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