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市黑嘴子勞教所酷刑折磨大法學員實例


【明慧網2001年5月24日】大法弟子周文傑是第一批被送進勞教所的大法弟子,因至今未「決裂」,延教未放。99年剛到勞教所,周以絕食抵制邪惡的迫害,被強行灌食,致使週的牙被撬變形、鬆動,又因煉功被關進小號(雙手背扣,給半食,晚上和耗子作伴,小號氣味難聞,令人難以呼吸)。後因堅持煉功被綁在「死人床」10多天(放在庫房裏),四肢固定、身體直接接觸冰冷的金屬,吃飯、大小便均不放下,怕別人知道、只許管教指定一個人給送飯,不寫「決裂」就不放人,現在已經快兩年了。

大法弟子李世霞,被管教用三個電棍同時電了2個小時,脖子的肉都電焦了,連走廊裏都充滿了肉烤焦的味道。管教還用電棍電她的前胸後背,大隊長對她連踢帶打,導致她吐血,仍不放過,把她綁在庫房,直到她昏了過去才放開,讓人看管,怕她死了,至今無理關押。

大法弟子陳晶茹因不「決裂」,多次被管教用電棍電,脖子都腫得很粗,不能側頭、不能活動,電出許多大泡,至今無理關押。

我們剛進勞教所時,寫了覆議書(認為自己無罪的申訴),在沒有任何回音的情況下,以絕食這種方式抵制邪惡的迫害,遭到慘無人道的折磨。這些邪惡的管教把我們腳用皮帶綁上,把手扣上手銬,強行灌食,用開口器把嘴支上,灌的玉米糊讓我們嘔吐出來再灌進去,反覆折磨,還把我們痛苦的樣子拍照,惡毒地說「給你們師父看看」。灌幾天後,他們就用電棍電,用下到胃裏的管反覆插進胃裏對大法學員歐祥紅反覆折磨,邪惡的獄警還讓真正的刑事犯輪流24小時看著大法弟子,只要煉功他們就大打出手,把徐玉英的手都打腫了,而刑事犯卻因此減刑期。只要煉功她們就用手銬扣上,手銬不夠用就綁上,每天強迫幹活16個小時以上,甚至長達20小時,不讓洗臉,不讓涮牙,夏天半個月才給15分鐘洗衣服時間,整天幹活,衣服已經變味,一年只能洗一兩次澡,大部份人身上都長疥瘡。

獄卒說我表現不好,不讓和家人見面,換季衣服也不讓送。勞教所每個人長時間的幹活,一個月只能掙6元錢,不僅如此,勞教所打一塊玻璃、下水道堵了、鋪地板革、換上下水管道、買脫水桶等用錢都從個人這僅有的6元中扣。獄卒還當面一套,背後一套,有外來檢查人員來就把活藏起來,檢查人員一走就強迫幹活,檢查人員一來就改善伙食。

在勞教所煉功人的人權毫無保障,經常被搜身,翻鋪等,如發現經文就用電棍電,還無限加期,整個走廊散發著烤焦肉的氣味,電棍電學員的聲音不斷,煉功人的精神和肉體受到嚴重的摧殘。

大法弟子蘇立鳳因煉功被扣上手銬吊在床上,由於身體極度虛弱,抽搐不止,懸在空中晃來晃去,其他犯人都看不過去,找了三次管教,邪惡的管教仍置之不理,好多人都哭了,最後大法弟子都輪流扛著她,用以減輕她的痛苦,吊了一宿才放開她。

(大陸弟子 2001年5月22日)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24/114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