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我想學法輪功!」──頑童得法的趣事


【明慧網2001年5月22日】我是一名小學教師,得法四年多了,擔任班主任工作。我班有一名全校出了名的搗蛋鬼,是從農村來的,在三年級的時候插到我們班,甚麼都不會,上課從不聽講,字不寫一個,題不會做一道。他好像根本就沒有學習的意識。升級考試:數學得6分、語文11分。幾乎每天都出點問題,大事小事從不間斷,是所有任課老師的老大難學生。為這事我非常頭疼,曾幾次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悉心教育,他爸爸也在家裏軟硬兼施都無濟於事。

今年春節,江澤民流氓集團用來陷害法輪功的天安門「自焚」事件發生以後,我時常出現一個念頭:「把真相告訴同學們」。可話到嘴邊又說不出來了,顧慮心讓我覺得,縣城的學校學生情況複雜,容易出問題。所以一直沒能跟學生說。後來我看到師父的講法:「作為一個學員,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想從慈悲這個角度出發也應該做這樣的事情。把真相講給人,告訴他,也是在挽救人。」我覺得作為一個修煉者,向人們講清真相,是在幫助人們樹立對大法的正確認識。大法珍惜每一個生命,師父洪大的慈悲要給每個人一次機會,任何人都有權利知道真相,包括每一個純真的孩子,他們本不應該生活在謊言和欺騙之中。

今年三月份,我給學生講了法輪功的真相。當時心態和語氣都很平靜,甚麼顧慮心都沒有。講完後,最後一排有個同學舉著手大聲喊:「老師,我想學法輪功!」我一看竟是那個搗蛋鬼,當時我認為他又是在故意搗亂,就說:「你先坐下,以後再說。」這事我一直沒往心裏去,覺得他根本不可能是真心想學,所以把這事放下,一直沒想起來。

轉眼到了4月10日左右,上午最後一節是我的品德課,課後附有一篇攻擊大法的短文。我想,不能讓這樣的惡劣文字毒害孩子們純淨的心靈。這樣,我就又給同學們講了一些法輪功教人向善的真相,以及大法弟子在魔難面前堅持真理的動人事蹟。講完後,這個同學又一次舉著小手大聲喊:「老師,我想學法輪功,你教我吧!」我看他是認真的,就答應了他。

下午第一節是我的數學課,我剛講完一個例題,這個同學就舉手,說他會做。當時我有點不信,因為他是從來不聽老師講課的,更不會做甚麼題。我就試著讓他到黑板上去做,他竟做對了,我又讓他做了一道,又對了,同學們都覺得很奇怪。當時就想,我講得不多,這孩子卻已經被大法教人向上的正的力量所帶動,他自己想要變好了!這是任何外在力量都無法達到的。我很激動:大法的威力已經在融煉他了。就在當天下午放學後,他又找到我辦公室,問我:「老師,學法輪功有沒有書?」我說:「有書,可你看不了。」他執意要看,想試試能不能讀下來。他翻開書,首先看到了「論語」,沒想到他竟讀下來了(只有個別生字)。

從這兒以後他真的開始學習了,上課也能注意聽講,作業也開始做了。有一次語文老師意外地跟我說:「這孩子這幾天怎麼了?開始學習了,做了一張語文試卷,竟做對了不少題,好像換了個人,也聽話了,也不天天出壞事了。」

這孩子從小落下個病根,據他說,他小的時候得了氣管炎,一咳嗽就吐,尤其是每年正月開始,幾乎每天都吐,還不止一次。同學們都不願跟他同桌,都嫌髒。就在他學法的第二天下午上第一節課,他又吐了。這次他好像很緊張,跑到前邊告訴我。我問他:「你每天都吐,怕甚麼呢?」他說:「老師,我是說我也不知怎麼吐的,只覺從小肚子有一股很強的氣流從口中噴出來,這次也沒咳嗽,跟以前的狀態一點都不一樣。」當時我知道師父已經開始給他清理身體。我告訴他:煉功人沒事,他也就不緊張了。

還有一次,正在上課,他突然肚子疼得厲害,這時我悄悄告訴他:「師父在給你清理身體,是好事,不要怕。」他就堅強地一手按著肚子,另一隻手還在寫作業,樣子非常痛苦。過了大約十幾分鐘,不疼了。過後他對我說,當時覺得又是從小肚子那兒有一個東西在慢慢往上走,很疼,到了上邊就沒有了,也不疼了。到現在這個同學再沒吐過一次。

有一次他告訴我,他看見有面牆上寫著「法輪常轉」的字樣,卻有人在下面寫了一個貶義詞,他就把貶義詞擦了;後來又有人寫上了,他就又擦了。這個得法沒幾天的小弟子,已經成為一份正的力量,在堅定地衛護大法了。

法度有緣人,他就這樣走上了一條返本歸真的修煉之路。由此我悟道:真正用理智、智慧、慈悲去洪法,做而不求,自會做好這一切的。並且我想我應該把這件事講述給他的父母,以及更多善良的人,讓他們都知道是大法改變了他!法輪大法是真正的正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