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腸癌的不翼而飛──我母親的修煉故事

【明慧網2001年5月1日】我母親年過八十,患直腸癌。遭了幾年罪,已到了晚期,癌已擴散到肺部,頭上也有,生命垂危。我們把她送進醫院,在特護病房搶救。由家屬陪住,日夜守護。

我看到媽媽呼吸困難,鼻子裏的氧氣管,手上的滴液管,臉上的痛苦表情,每天還要服很多藥。她為兒女操勞一生,臨終還要受這麼大的煎熬,想到這些,我止不住的流淚。我多麼希望老母的病能好起來,起碼能多知道一些人生的道理,能得到心裏的平靜。我讓媽媽戴上耳機,把李洪志老師在濟南講法的錄音放給她聽。媽媽聽著聽著,痛苦的表情消失了,臉上舒展了,嘴裏不住地念叨:「真好,真好!」

我一看媽媽的變化,心裏高興,繼續每天給她放講法錄音。過了一週,她的精神和身體好多了,不用氧氣了。媽媽不願意再住院,對我說:「你去找醫生,我要出院,我要回家。」我就去找醫生,問是否可以讓母親出院。

醫生不同意,醫生說,你母親危險期還沒過,就想出院,你知道她的病有多嚴重嗎?你敢簽字嗎?聽醫生這麼一說,我沒和家人商量也不敢作主,就說:「我和家裏人商量商量再說。」大夫說,你要出院也可以,我們得檢查檢查看到好的結果才能允許出院。

媽媽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好,堅持要求出院。我和家裏兄妹親戚商議,他們也希望讓媽媽出院。我再去找大夫,大夫也看到了媽媽的變化,就說等透視結果出來再確定能否出院。

等透視結果一出來,大夫也很吃驚,原已擴散到肺部的癌變組織消失了,肺透視清晰,癌腫塊消失。頭上的照影也顯示正常,只有直腸部位存在僵化了的腫塊。主治醫生同意出院。

媽媽回到家裏,能坐起來,就開始煉打坐。過了一個月,能站起來,開始煉動功,過了兩個月,五套動作都會了,並能走出家門到煉功點上參加集體煉功。到了三個月,還能給上班人做飯了。家裏人和街坊鄰居看到媽媽的變化,都說:「老太太的變化太大了,法輪功可真好。」很多人都煉起了法輪功。

後來,江澤民等壞人打壓法輪功。情況變了,老人不能到煉功點上煉功,家裏人以為老人病好了,也不再強調讓媽媽學法煉功,老人自己單獨煉功也很困難。

媽媽的老病又犯了,又躺倒在床上。我們沒辦法,又送老人去醫院。媽媽到了醫院,不進門。她說:「這麼多年,這個門沒少進,罪沒少受,病卻越來越重。是法輪大法救了我。你們不幫助我學法煉功,又把我送進醫院,我不能進這個門。」

我們很慚愧,媽媽說的對啊。這麼好的功法,不幫助媽媽煉,只知道送她去醫院。我們的悟性太差了。

立刻回家,每天按時讓老人聽錄音,陪老人打坐煉功。老人很高興。不知不覺中,媽媽又好了。

(大陸學員供稿)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1/105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