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術氣功中醫,半生尋覓得大法,解心迷洞穿人生 (二)


【明慧網2001年5月1日】 突破層次不斷提高

1987年以後,我到北京與中醫醫院、北京中醫大學和中國人體科學研究會的部份人士共同研究氣功,後來被聘為人體科學研究中心副研究員。繼之又任北京炎黃傳統醫學研究所研究員,並在我的公職單位山西大學被評聘為武術氣功研究所副教授。在這期間,我進行了多種方式的研究。我不但是個研究員,我同時也把自己做為被測試的對像。我先後在北京積水潭醫院、262醫院、中國科學院民族所、清華大學等單位對共計約4 千人的遙診(遠距離診病)實驗,以證明氣功是科學的,是客觀實際中存在的。他們都證明了我的遙診是準確的。 後來,我還用雙盲測試法,證實了人確實有因果輪迴,善惡報應的事。可是我知道,這是不能被當時的社會所接受的。因為當時中國社會上,有相當一部份人反對氣功,反對特異功能,認為是迷信。我不想再耗費精力加入這場紛爭,我決心退出這種「瞎子摸象」的研究,從事應用方面的工作。於是自己在山西大學開設新課:「養生學」,提出人類社會的一切認知來源於「養生」,而又歸於「養生」。當人類在做一切事情都依據整體「養生」為基點時,一切會美好;而不利於養生時,一切會變得不美好,或自毀生命。最後寫成專著「養生學」,以「養生寶典」的書名出版(20萬餘字,成都科技大學出版社90年版)。後來又寫了多篇武術研究的論文,每日練內家拳,習劍術練氣功,把氣功修煉作為自己個人的事情。但是,因為人的認識是有固定觀念的,人如果陷在固有觀念上,不接受新的更高的東西就是固步自封或夜郎自大。在提高到一定層次之後,要想突破是非常之難的。由於自己探求奧秘,窮追不捨的本性,使我不得不繼續尋找更高層次的氣功修煉方式。

93年,我來到美國,我對各宗教色彩的修煉方式研究,嘗試了許多,最後都感到其內涵已失傳的遺憾。

蒼天不負有心人,有一個偶然的機會,我遇到了一個嶄新的、突破舊觀念(常人的觀點)拋開蛻化部份,跳出一些宗教中那俗人名利勢力的框框,真正探索人生、宇宙、生命、時空本質的氣功修煉方法─法輪修煉大法。他明確提出氣功修煉層次高低首要在於德與心性的修煉,要提高層次必須有高層次的法;所以他提出了人要突破自身的侷限就必須符合宇宙的特性─宇宙的真理─真、善、忍。當然他有著一整套系統的修煉方法。我從來不要停留在口頭上或理論上,如果沒有實際修煉中的體會,身心的變化和境界的變化,我是不會肯定的。就像我以前練太極拳,別人練半個小時我練三個小時。別人練一遍,我練三遍,站樁有時要站2至3個小時。在練陳濟生老師教的遊身八卦掌時,我除了站樁、練定式,轉掌一轉就是一、兩個小時;為了嘗試煉功的全過程,我還練了走卦、走樁、穿林、走冰等方法,以期真正了解其中的內涵。原來,每一種修煉的方法都是一把把血汗,而沒有嘗試和修煉的人就沒有資格對其品頭論足。更不可能知道種一得十的修煉境界。沒有嘗試和認真的實踐,就沒有真正的認識。讀書也要多讀多思考,這本來就是我的愛好,也是我決定取捨的嘗試。只有真正把自己當做一個修煉者,才可以有真正的體會。在這幾年的法輪功修煉中,我知道了:原來人類還有這樣美好的修煉目標和修煉機會,還有這樣純正,高深而且實實在在擺在眼前的修煉方法。修煉後,對人生的一切,有如居高臨下,又如晨光破霧,洞穿後盡收眼底;無私無我,放下一切執著,心內異常清靜。不同層次還有不同層次的法,不同的體現,可以不斷的提高。從武術、氣功、中醫經絡學到腦電圖,我知道真正的修煉是以入靜(定力)為根本,然而如何達到真正的入靜與提高,今天,我終於得到了圓滿的回答。

今年三月在聖地牙哥一生物研究所,一位博士導師對我和另外16名修煉法輪功的人的血液進行化驗,結果發現:我們煉功人血液中的嗜中性白細胞壽命都大大延長,體外存活達60小時,而正常人的嗜中性白細胞的存活只有2─3小時,這是學者們從未見過的。煉功者的嗜中性白細胞數量低於常人,只有他們的20%─50%,而核分葉卻明顯增加,為7─8葉,而且分葉完全。可平常人的分葉為3─5葉且多不完全(以P<0.0001)。結果證明,煉功人嗜中性白細胞壽命無論在體內體外都大大延長,數量減少,造血功能節省化,也就是說:質量超常,這是生物學界從未見過的。所以,人體科學也會發現更多未被科學證實的東西。

有幸的是,我能真正在真、善、忍這個大法中修煉、提高。人類、物質存在的各個空間、生命及整個宇宙對我們修煉人來說,是可以通過修煉而揭開的秘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