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精進弟子鑑

【明慧網2001年4月7日】 當我們在正法中修煉,以往的不足,特別是根本上的、掩蔽很深的、平時不願想的、本質的變異都會反映出來。這些東西直接影響著我們修煉,關係著我們的提高。要正視師尊給我們的一次次機會,在正法中走好每一步。大法在造就著我們的一切,從根本上改變著每一個弟子,使我們走向圓滿。

99.7.21,我在府右街走進裝滿弟子的大轎車,不禁淚流滿面,心裏充滿了委屈。對比車上樂哈哈的同修,我知道我缺點甚麼。99.10.3,到天安門轉了一圈,在怕心作用下,沒有坐下,卻跑出了國。這也成了我在國外修煉一個解不開的心結。師尊說:「圓滿的路上一直都會有對法根本上信不信的考驗」。當國外同修們問我何時得法時,我總是面帶笑容說95年,誰知我此時心頭在滴血,感到無顏面對師尊。

在國外最初期,在寬鬆的環境中,我加強讀書學法,加入正法行列當中。在睡夢中,我又回到了國內,當街道老太太---居委會要告發我時,邪惡的壓力使我背轉身去,又想走開,此時法在我心中起了強大的作用,我從心底吼了出來:「怕甚麼怕!我就是法輪功弟子!」我又轉回身來,發現甚麼也沒有,卻從睡夢中醒來。我感到壓在心裏的結解開了,那時心情真是無以言表,深深感激師尊的慈悲。我們在正法中,法也在正著我們,圓融著我們的一切。我體會到在正法階段,個人修煉已是在正法中進行,在邪惡鋪天蓋地而來時,離開正法這一主體,已無個人修煉的空間和實質內容,個人圓滿問題,應在參與正法中解決。

隨著正法修煉的深入,在打坐中,根本上的、掩蔽很深的、平時不願想的、不正的深層變異都會反映出來。7.20以後,在派出所由愛人執筆寫了保證書。寫了甚麼已不記得了,經自己修改後圓滑過關。由於不精進的狀態,一套書被母親丟掉,其中包括中國最早出版的〈轉法輪〉和有師尊簽名的〈法輪功〉。當時還嘲笑當局收書繳書,認為法已入心,丟書沒甚麼,阻擋不了我修煉。以這種藉口掩蓋了應去的心和該過的關。而這些人的行為變異的觀念,是平時自己不願想的,或想不起來的,掩蔽很深的東西。師尊在〈挖根〉中說:「我不重形式,我會利用各種形式暴露你們掩蔽很深的心,去掉它。」當這些本質的東西反映出來時,我看到了自己深層的變異和心性上的不正,認識到必須正視這一切,加倍努力,投入正法,從而在根本上糾正著一切,此時師尊的慈悲偉大和大法的宏大無比充溢著我的心。在以後的修煉中,時時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師尊就在我身旁看護著我。

在正法過程中,人的惰性,時有反覆,如花時間做一些感興趣的事,放鬆放鬆;或做了點正法的事就自足歡喜。在睡夢中,看見大法船就要啟航走了,在岸邊上等待著我們登船,望著大船瑰麗宏偉,他要帶我想去的地方,一回頭,我還用人的想法認為一切都來得及,在岸邊上留戀著甚麼,忙著甚麼...,這時大法船騰空啟航走了。我在岸邊不禁大哭,危險那!我也許趕上了一切,最後差一步都不行,留戀著甚麼都不行!最後真是不能帶有絲毫任何人的心的。我們是正過法的,也就是我們參與過正法,被大法正過的;大法造就了我們的一切,也就是最後我們必定、也必須是完全合格的。

在國外的弟子不像國內弟子直接面對嚴酷的考驗,但正像師尊所說:「無論是在國內也好,在國外也好,表現出來的都是一樣,都存在走出來、走不出來,對正法這件事情用的心大小,存在著同樣的差異,只是環境上不一樣。」只有加倍努力,全心為法,心繫大法,正視師尊的點悟和給我們的一次次機會,在正法中走好每一步,才是大法一粒子。

北京弟子,現居日本
2001年4月6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