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齊哈爾公安殘害學員手段卑劣

【明慧網2001年4月6日】 黑龍江省齊齊哈爾雙合勞教所對法輪大法學員的迫害採取的手段是:吊、打、銬、管、卡、壓。

吊,就是把煉功人吊在暖氣大槓上,吊在外邊涼亭裏,吊在門上。

打,就是用電棍電,覺得不夠勁,再用電棍的桿打,拳打腳踢,打嘴巴子。

銬,就是把人雙手反銬在床板上。這種姿式人只能在地上蹲著或跪著。59歲的老太太蹲跪了一天一夜很難堅持時,去找幹警讓給放開,惡警堅決不許,直到三天後才放開。還有的弟子就這樣蹲跪了五天五夜。放開時雙腳已經失去知覺,幾個月後才恢復過來,而且在銬的期間不讓洗臉刷牙。每天只給兩頓飯,每頓只給不足一兩的不發的玉米麵餅子和一塊手指粗的鹹蘿蔔條。吃飯時不給開手銬,讓刑事犯餵。再就把人雙手反銬在床腳上,也是讓24小蹲在地上有刑事犯看著,這樣一蹲就是半個月或20天。

管,就是把大法弟子鋪位夾在兩個刑事犯鋪位中間。我們一煉功,這些刑事犯就蜂擁而上大打出手,有時十幾個打一個大法弟子,有的學員被打得傷一個多月才好。24小時都有刑事犯和幹警看著,不讓我們說話。勞教所只要來一個刑事犯,馬上就成為管制法輪功學員的負責人,就連全所都公認的智商不健全的劉愛琴都成了這裏挾制法輪功學員的一名黑幹將,因為他們規定刑事犯迫害法輪功學員可以有減刑的機會。有的刑事犯因迫害大法弟子「有功」,減刑竟達到原刑期的一半以上。在給大法弟子灌食時,警察讓刑事犯給灌,連續三天插管,用最粗的管往下插。灌不進去就往身上倒。

卡,就是懼怕殘害學員的真相曝光,把原來每月二次親友接見,減少到一次,然後由30分鐘減少到15分鐘,直到被取消。怕我們寫材料,把筆強行收回去。並先告訴我們寫了也不給郵。我們寫的申訴信,上訪信及部份家信都扣壓在所裏。

壓,就是我們煉功就把我們送進小號。十幾平方米的小屋裏,住著七、八個人,吃、喝、拉、撒全在屋裏,屋門插上。每屋至少有一個刑事犯24小時看著,這叫包夾,走廊裏有刑事犯24小時值班遛道看著,幹警也是24小時看守,不能走出小屋一步。窗戶上釘兩層塑料布,甚麼也看不見,這樣的小號共11個。有時小號不夠用,幹警的辦公室就臨時騰出來作小號用,有些一關幾個月。惡警還經常突襲強行搜書,翻經文,從外衣到襯衣,褲頭,鞋全翻個遍。

勞教所整日整夜的做大法弟子的「轉化工作」,把所謂被轉化人員送進小號,幾個人圍攻一名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被掐脖子,打耳光,因為這些所謂被轉化了的人已經被魔控制了。

勞教所這些良苦用心實際就是要把好人變成壞人,把天下變成一片黑暗。可是歷來邪不壓正,宇宙大法正蕩盡一切污垢,除盡一切邪惡。

善良的人們,請珍惜您的善念,給予在逆境中不忘助師洪法、救渡世人的大法弟子以關心和幫助,同時也是給您自己開創一個美好的未來。

(大陸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