淶水縣法輪功學員遭受毒打、抄家、罰款的慘痛經歷

【明慧網2001年4月4日】石亭鎮北龍泉閆魁四次被抓慘遭毒打:

第一次因去石亭市場煉功,鄉鎮,清水縣公安劉耀華、李增林對他一陣毒打。把他送到公社辦的「學習」班,幾天後他被帶到靶場又遭淶水幹警毒打。

第二次,因其與學員聯繫被毒打一頓。

第三次,2000年國慶前被抓到鎮上毒打,打手以鎮長李亞民、書記董樹軍二人為主。

第四次,元旦後,警察在閆魁家抄出傳單一袋,把他抓到公社鎮上,董樹軍和李正公與幹警7人用鋼絲鞭抽打他全身,把他打昏死過去七次,每次用冰水澆醒再打。幾天後他逃出虎口,溶入正法洪流。

石亭鎮犯罪分子迫害大法學員實錄

自從99年7、20以來,每年4、5月份,7、8月份,9、10月份,12月、1月份,陰曆年前後石亭鎮當局就抓人、抄家、攔劫行人,毒打學員、並對學員非法罰款。

1.2000年7月21日,當局抓了50餘法輪功學員。學員中被打者10餘人,每人被罰200元,共計萬餘元。被抓、被打受罰之人如下:
北莊村:常紹軍夫婦、常紹義夫婦、趙瑞啟夫婦、方永珍、張洪然、張x芝等近20人。
北龍泉村:閆宗芹、閆魁夫婦、閆永夫婦、閆合泉夫婦、張殿軍、閆海等10餘人。
極城村:劉春玉夫婦等10餘人。
石亭村:李殿福,王心蘭等約10人。

2.去年秋天,國慶前後,因有24人去市場煉功,24人被全部從市場抓到鎮上,後送靶場。

此次董樹軍開車抓人,被抓人名如下:
閆宗芹、閆魁、閆海、常紹軍、常紹義、董彥軍、翟海生、李全書、賀書芳、高寶金、方永珍等人,被打得遍體是傷。後不法分子將閆宗芹、常紹軍、常紹義、隗x蘭、王金花、於振剛送往看守所。國慶後在靶場將他們毒打,之後學員中有的取保回家,有的又被送拘留所。閆宗芹、於振剛、隗x蘭、曹小平、劉金英被罰款後回家,劉、於、曹、隗四人每人被罰5000元,閆宗芹的兒子只帶1200元,實在沒錢,只好又向劉金英借了750元交了才贖回閆宗芹。

學員中有被拘禁兩個多月的、三個多月的,閆被拘了105天。縣主管打壓法輪功的書記孫桂傑、公安局長譚書平、股長李增林、政法書記劉耀華、石亭鎮長李亞民、書記李振功、張鎮長是抓人、打人的主犯、兇手。

3.2000年4月有的學員進京上訪、護法被抓,有的學員去淶水工人俱樂部煉功被抓,有的學員去金萬久家開法會被抓,被送往黨校40~50人。

閆宗芹因當局非法抓人,去黨校找孫桂芹說理,孫下令,讓李亞民給她連捆四繩,用塑膠鞭毒打四頓。

4.2000年12月和2001年元月前後當局有非法抓人。被抓學員有:
石亭鎮閆魁、閆宗芹、方永珍、張x芝、李殿福、梁建中、常振英、殷玉蘭、古浩芹。
李正公、張福全二名犯罪分子將閆魁打死過去七次,用冷水潑醒,又用鋼絲鞭抽打全身。

不法分子還砸、抄學員的家。梁建中家被砸抄兩次。常振英和古浩芹(八岔溝村)家也被砸抄。

2000年8月10日石亭鎮赤土楊喜芬、高村梁建中去北京,剛到信訪局大門口,被孫桂傑的手下抓到駐北京辦事處,進屋就被踢倒在地。拳打腳踢後,暴徒用涼鞋底打臉十六、七下。那時這兩位學員才看到石亭鎮村翟海生也在地上,已被打得站不起來了。隨後暴徒們把學員帶到淶水黨校。下車到樓上進去後,石亭鎮李亞民把學員用火線繩繞成四股,把楊喜芳,梁建中按倒在地,沒頭沒臉地抽打,打得皮肉都腫起來。傍晚7點左右,又把楊、梁提出去,打了半個多小時,有時用皮帶沒頭沒臉地打,有時用躺椅拆下來的竹板可勁兒地打後背。第二天晚上7點左右,以劉耀華為首,又把所有學員提出去一個一個地用皮帶抽,有的用鞋底打嘴巴;有的把木棒、竹板打折了好多根。有的學員兩天內被打三次。楊喜芳、梁建中兩天被打四次,身上打得一塊一塊的青,走路用人扶,躺著翻不了身。還有石亭翟海生同樣兩天內被打四次,渾身是傷。那次共63人在黨校遭受了1個月的迫害,每人被罰款3300多元才被放回家,回到鎮裏又被罰款1000元。以董樹軍、李振功、夏小冬為首的不法分子還來抄學員的家。並且是連抄帶毀,在寒冷的春節前,暴徒將高村梁建中的窗口玻璃全部打爛,將三輛馬車也弄到石亭鎮,還有電視和其它物品。常振英家也被這些暴徒將電視、掛鐘抄走,之後還要對常振英罰款。

(淶水縣大法學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