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則正法小故事

【明慧網2001年4月4日】
(一)

在大法弟子向世人講清真象不斷深入之際,世人越來越清醒明白。有位經常接觸大法弟子的常人,看到大法弟子不畏強暴、不顧個人安危,在救度世人,在到處散發大法資料、掛橫幅,很是佩服。有一天在閒暇之餘也要了些資料要幫著散發。這時一位弟子問他:「如果你被抓了怎麼辦?」他立刻回答:「我不怕,我就告訴他們:第一我不是煉法輪功的,我還不配當大法弟子;第二我這個人迷信,人家告訴我說這是做最好的事,做了可以不下地獄,所以我就做。」大家會心地笑了。

(二)

有位大法弟子拎了一大包大法資料準備回老家。已經到了檢票口,才發現有兩警察在逐個翻包,檢查每個上車的旅客。這時走開已來不及,且更易引起懷疑,只好硬著頭皮闖。馬上到了檢票口,只見兩個警察同時回頭不知看甚麼,瞬間,這位弟子拎著沉甸甸的提包走出了檢票口。剛過去,這兩個警察就轉過頭截住了她身後的那個人繼續檢查,好像根本就不知道已經過去了一個人。她趕緊大步流星走進了候車室裏的錄像廳,坐下後,心裏還真有點後怕,好險啊,趕緊雙手合十,心裏默默感謝師父及眾位佛道神。事後,這位同修感悟到,不管在任何情況下,只有心存正念,才能化險為夷。

(三)

有一做大法工作的弟子,一天彩色墨盒用完了,就順手扔在了垃圾筒裏。過段時間,又需要用彩墨打點東西,這時新墨盒又沒有及時買回來,沒辦法又從垃圾筒裏檢回扔掉的廢墨盒,心想也許還能剩一點,打一張也就夠了,可是沒想到一用卻是滿滿的一盒,又一直用了很長時間。此事給周圍的弟子鼓舞很大,大家決心更加努力做好助師正法的事。同時也體悟到:只要我們心在法上,少些人的思想,也許大法的神奇隨時都會展現在我們面前。

(四)

有一位弟子在印大法資料時,因量大,廢寢忘食印了兩天,眼看就要完成了,這時,這位弟子突然產生一念:心想機器千萬可別出問題,要是出了問題這批資料可就不能按約好的時間及時送到農村弟子的手裏了。剛想罷不到三分鐘機器「喀」停住了,在平面液晶顯示板上顯示出一個「小扳子」形狀的信號。這位弟子趕緊拿來說明書看其究竟。原來「小扳子」的意思是告之機器需要「保養、維修」。奇怪這是新機器使用還不到一個月,怎麼這麼快就需要「維修」啊。再看看機器裏外都很乾淨,印刷過程中沒出現一點毛病,一切都很正常,看看各個部件都沒問題,但是怎麼弄都不好,沒辦法,按照他們以往的經驗,遇到這種事就先停下來學學法,找找自己,先把「人」的問題找到了,「機器」的問題也就迎刃而解了。

當這個學員靜下來以後,想到師父的話:「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時,頓時悟到:原來是自己剛才那不好的一念造成的後果啊!機器上顯示的這個「小扳子」實際上是在點悟我向內找「修」自己,而不是向外找「修」機器啊!這麼一件看似平常的小事,背後卻蘊藏著如此深的法理。修煉真是妙不可言啊!同時也使這個學員深深體會到了大法的嚴肅,修煉的嚴肅,做這麼神聖的事,怎麼能產生這麼不好的念頭呢?看來要想做好大法工作必須首先做到「是個心性高的實修者,修煉心性的表帥」。一思一念都要用更高標準嚴格要求自己,使自己的心態越來越純淨,心正、念正,才配做這神聖的工作,否則,就會給大法工作帶來麻煩,甚至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師父在《清醒》一篇中早就告誡我們:「你們對大法所做的工作不會與你們本人的修煉無關,工作中處處都體現了對你們心性提高的因素在裏邊,你們不能只工作,也要圓滿」。此刻明白了法理提高了心性,「人」的問題找到了,「機器」的問題很快就迎刃而解了。原來「維修」只是一個假象,只需按下有關的按鈕,「小扳子」立刻就消失了,機器又開始了正常運轉。

(五)

有位大法弟子的家屬,妻子與兒子都修煉,兒子被勞教,妻子飄流在外。他因此受牽連公司不讓上班,一直呆在家裏,一年來飽嘗了妻離子散的痛苦,受盡了精神上的折磨。可喜的是他終於從痛苦中覺醒,分清了善惡,從開始罵大法幫助政府做工作,到現在反對政府對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幫助張貼大法資料,真是在思想上經歷了一番痛苦的昇華過程。

特別是在2000年10月1日這天,他被逼去天安門廣場找妻子,在廣場上他被大法弟子不畏生死勇敢「護法」的行為震撼了,被一幕幕驚心動魄的場面驚呆了。只見警察、便衣、地痞、流氓在光天化日之下大打出手,不管老少婦孺,有的當時被打倒在地,鮮血直流。有一個站在他身邊的青年迅速打開「真、善、忍」的橫幅,邊喊著「法輪大法好」邊向著一個正在打人的警察衝了過去,立刻那個青年被一陣拳打腳踢按倒在地,橫幅被搶走。卻沒有看到一個大法弟子有任何反抗的行為。過後這位家屬說:「當時我真氣憤,忍無可忍,差一點衝上去。」一會兒,他看到了他的妻子也被抓上了警車。他愣愣地站在那兒,眼睛慢慢的濕潤了。如不親眼所見,決不敢相信所發生的這一切。這時遊人已被驅趕到廣場四週,他還站在廣場中央,立刻吸引兩便衣上來,上下打量他,此刻他仿佛剛從惡夢中醒來。這兩個便衣跟了他半天確認他不是大法弟子才離去。

回來後,他感慨地說:「這趟北京之行使我太受教育了,這回我可明白了誰是正,誰是邪,也知道大法弟子在做甚麼了,他(她)們為了向政府說一句真話,付出那麼大的代價,有的失去家庭,有的失去工作,甚至有的失去了生命,他們太偉大、太了不起了!我佩服他(她)們。相比之下,我作為大法弟子家屬暫時失去了工作,實在算不了甚麼,比起他(她)們太微不足道了,以後我再也不為此事而煩惱,忿忿不平了。現在我真為有這樣的妻子和兒子感到自豪,從此以後我也不再管她們了,愛幹甚麼幹甚麼。不僅如此,看來我也應該幫她們做點力所能及的事了,也好擺放一下自己將來的位置。」

(大陸大法弟子供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