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美國高中生寫給聯合國人權高級官員的信

【明慧網2001年4月4日】
2001年3月13日
瑪麗・羅賓遜
人權高級官員
日內瓦, 瑞士

尊敬的瑪麗.羅賓遜高級官員:

我是一個美國高中二年級的學生。我這次寫信給您,是想得到您的幫助。您一定知道,中國的人權狀況很糟糕,需要每一個人的關注。在過去的幾個月中,中國政府將矛頭指向法輪功,在全國範圍內殘酷地迫害法輪功學員,很多學員被折磨致死。

因此,我很高興地看到您最近在中國為法輪功學員的人權問題公開講話的消息。在即將召開的日內瓦人權委員會上還將繼續討論這些問題,我真為此感到高興。您對法輪功學員的人權狀況的關注和支持鼓舞著很多關心他們的人。因此,我希望您能繼續監視中國的法輪功危機,繼續在您的演講中提出這個問題。在此,我想要向您介紹我們學校的人(包括我自己)如何開始關心法輪功受迫害的情況和我們如何投身於支持活動中的。

我上一年級時,我聽說很多的中國國內侵犯人權和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事情。可是,我當時並沒有積極地去維護人權。我想,我只有14歲,又身在美國,也沒有能力和辦法去改變甚麼,「難道我能使中國國內的狀況有所改善嗎?」我連和別人說話都害羞,更不要說去改變甚麼了。同時,我也擔心我的同學會笑話我。於是,我只是旁觀著,盼望著中國政府的殘酷迫害只是一個誤會,問題很快會解決。

可是我整整等了一年以後,中國的狀況絲毫沒有好轉,反而更糟了。受虐待和折磨而去世的法輪功學員人數上升到20,70,直到現在的150。每天都有大批的學員被捕,幾乎每週都有人死亡。我開始關心他們,想要幫助他們,可是我仍然沒有足夠的勇氣積極地參與對他們的支持。然而,我被迫害的殘忍方式和報導中所說的各種虐待驚呆了:電擊、強制墮胎、強姦、10,000多名像我一樣的學生因為他們的信仰被威脅退學、不論成績如何都不能被學校/大學錄取等等等等。我從電腦屏幕上讀到的受虐待的故事令我毛骨悚然,我想:「怎麼可能有這樣的酷刑?他們怎麼可以對無辜的人下這樣的毒手?大屠殺年代和80年代末天安門廣場事件不是已經過去了嗎?」

與此成鮮明對比的是,我被中國國內法輪功學員的故事深深感動了。他們勇敢地放下一切個人利益,不惜一切代價去說明真相。每天有多至上千人的法輪功學員自願到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挨打、酷刑、被捕和被拘留的危險絲毫嚇不倒他們。我情不自禁地想要知道:「是甚麼力量促使這麼多來自不同地方的人,能做出無私的犧牲,有這樣勇敢的行為?」

我對因特網上有關法輪功受迫害的文章作了一些研究,閱讀了一些法輪功學員編輯的網頁。當我讀了中國國內的法輪功學員講述他們在上訪之前的心理鬥爭、他們身邊的大面積的逮捕和使他們說明真相的原因等這些感人故事後,我終於開始逐漸理解他們。他們對宇宙特性真、善、忍的堅定信仰給予了他們精神力量。因為他們真正地遵循法輪功的原則,想要作一個真正的好人,他們才有勇氣在各種危險和壓力下抵制對法輪功的迫害。他們相信對自己對別人都要真誠,所以他們要讓大家知道真相;他們信仰善,所以在別人受折磨時他們不會過多地考慮個人的安危;他們信仰忍,所以在恐怖的酷刑折磨下,他們從不用暴力去報復。我被他們無私和勇敢的行為深深感動了,我決定積極投入,幫助他們。

我開始向很多學生講述法輪功學員在中國所受到的迫害。學生和教師所表現出的同情和支持令人驚訝。當全校都知道法輪功的情況後,很多學生給我發電子郵件,表達他們對迫害的憤慨和對法輪功學員所做出的犧牲的欽佩。各年級的人徵集請願信簽名,全校至少有500名學生通過網頁或在信上簽名表達對迫害的抗議。很多同情法輪功學員的學生通過各種方式表達他們的支持。比如說,一位學生記錄下日內瓦人權會議的消息告訴學生和老師,請求他們的支持;另一名學生對法輪功所遭受的迫害作了研究,甚至為他們班同學製作了一個電影紀錄片。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對中國侵犯人權狀況的關注,學生、家長、教職工給予了越來越多的支持。

當然,我也碰到過一些學生問我是否值得花時間和精力去作抗議迫害的請願。還有一些學生對我們是否能使中國改變政策表示懷疑。我思考了一下他們的觀點,然後說:「如果你們的父母,兄弟姐妹,或親屬不經審判就被捕、勞教,你們會怎麼做?你們會站在一邊,說你們無法改變甚麼而不予介入嗎?不會。即使你們不能改變甚麼,你們仍然會竭盡全力幫他們出獄。對那些關在獄中的法輪功學員不是一樣的嗎?我們不該熱心地幫助他們嗎?」很多人經過思考後同意了我的說法。

說到人權運動的實際效果,歷史證明馬丁.路德.金的非暴力抵抗運動最終推翻了種族隔離;尼爾森.曼得拉的堅忍不拔的忍耐結束了南非的種族隔離。值得一提的是,法輪功是中國歷史上迄今為止為了自由而努力的運動中堅持時間最長的了--到今天為止已經將近20個月了。而且他們的行為是如此的和平。如果有了適當的支持,中國走向自由的進程可能會來得更早。只有未來會揭示中國何時會發生變化,可是我們所能給予的支持和努力是在我們自己掌握之中的。

在這整個過程中,我理解到,如果我們能真正地為正義、高尚的事業而用心,我們一定能使事情向好的方向轉變,不論轉變大小,都會有真正的改善。我相信您,以您現在的職位,更能幫助改善當前的狀況。您在日內瓦會議上以及今後對中國人權狀況堅定和不懈的努力,並鼓勵其他國家都來關注這一問題,將會幫助實現世界和平與中國和平,同時深遠和長久地改善我們的未來。

我非常感謝您對事件的關注和重視。希望能收到您的回信。

您真誠的,

(簽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