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佛法再創生命奇蹟──昔日白血病患者的心聲

【明慧網2001年4月3日】 知恩圖報是我中華民族之傳統美德,在新舊宇宙交替之際,正邪、善惡、真假難辨之時,我用我的生命誠懇善意地告訴世間所有的生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是慈悲偉大的李老師,傳出了萬古久遠的法輪佛法,才有了我的今天。

借此機會再次感謝為救治過我而日夜操勞的人們,感謝93年4月為救助我而捐款4000元人民幣的單位、部份領導和全體幹部職工,感謝所有關愛、幫助、支持、理解我的所有親朋好友們。

我是一個有良心的中國人,受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我通過6年的親身修煉,用我的生命負責任地告訴大家:不要受個別人欺世的謊言所矇蔽。「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仇恨、敵視、違背「真善忍」的生命,即將被淘汰;心裏裝著「真善忍」、同情、理解、支持法輪大法及大法弟子的生命,知道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的生命,將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邪不勝正是永恆的真理,真象終將大白於天下。

幾年來我的親朋好友、鄰居有無數合法民眾嚴格按「真善忍」要求刻苦修煉,身心受益之巨變有目共睹。僅我單位就有幾十位大法修煉者及部份幹部職工的家屬都是大法的受益者。一些大法弟子是單位幹部職工一致認同的,通過修煉變成愛崗敬業、身心健康的好幹部、好職工。我們的事實證明我們是偉大的法輪佛法的真修者和身心受益者!

***

我叫張淑君,女,35歲,漢族。我曾是白血病患者(有所有醫院、醫生的診斷書、醫療證明、病危通知書等),那時年僅26歲。和所有的年輕人一樣,我朝氣蓬勃,熱愛生活,得病前辦理自費赴美留學,美好的生活在向我招手。白血病對我來說無疑是致命的打擊。在石市鐵路中心醫院剛確診時,父母瞞著我,怕我接受不了殘酷的現實,只告訴我是嚴重貧血,把插在病床上的病歷卡片撕掉了,全家人在我面前強裝笑臉,極力掩飾內心的痛苦。一天晚上,男朋友從香港打來電話,我在護士站接完電話一轉身,看見床位表上我的名字下面寫著「白血病」三個字,當時我腦子一片空白,呆傻地站了好長時間,也不知自己怎麼回的病床。躺在床上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淌:老天怎麼對我這麼不公平,為甚麼美麗的憧憬頃刻間化為烏有?

漫長而痛苦的治療過程折磨得我痛不欲生。每月7天的化療使抵抗力下降,經常感冒,高燒不退。輸抗菌素過敏,全身起皮疹像穿了紅色緊身衣,奇癢難忍,抓撓得流著血。由於長時間輸液,手背扎得皮膚變硬,每次輸液護士都發愁。後來一看紅色化療液我都會產生條件反射,噁心、嘔吐,就這樣在死亡的邊緣上痛苦地掙扎了一年。93年我在北京某醫院自費花了十幾萬元做了骨髓移植手術,哥哥為我捐獻了骨髓。一頭秀髮因大劑量化療、放療掉光了,短短幾天體重減了26斤。看著病友一個個相繼去世,我萬念俱灰。我多麼渴望能繼續生存下去,死神卻偏偏無情地粉碎了我似錦的年華。我開始不斷地思考:在蒼茫大地中,在病痛折磨下,在死神降臨時,人竟如此地渺小與無助,縱然拼得頭破血流、爭得了萬貫家財、達到了權力的頂峰,又有何用?一切都無可挽回,無力回天啊!我不停地問:冥冥中,究竟是甚麼神秘力量在主宰一切、在均衡一切?

手術導致一系列後遺症:腎上腺皮質功能減退症、心臟間歇等,由於輸血出問題又得了丙型肝炎。這些病中任何一種都能很輕易地要了我的命。當時身體黑瘦得不成人形,輾轉過幾家中西醫院治療。為了治腎上腺皮質功能減退症,一個月花了幾千元也沒治好,最後只能依靠每天口服5毫克激素維持生命。而丙型肝炎花了近2萬元也沒治好,只能任其惡化。河北省三院下了病危通知書,當時父母都快急瘋了。我本應孝敬父母讓他們安享晚年,現在卻讓他們忍受著哮喘、糖尿病、心臟病、高血壓的痛苦為我奔波操勞,倍受煎熬,精神上、經濟上承受著巨大壓力,母親整天像影子一樣陪著我,生怕我承受不住一走了之,背地裏也不知掉過多少眼淚……

也就是在那時,我越發感到了生命的可貴:父母、親友們為了我的病幾乎耗盡了一切,而我只是無能地任憑病魔無盡地掠奪索取,眼看著親人們日漸憔悴絕望的眼神,我就揪心慚愧:爸爸媽媽,女兒對不起你們二十多年的辛苦養育之恩,只恨女兒不能孝敬您二老雙親還拖累您們;還有那些在我最危難的時候曾給予我幫助的知名與不知名的無數好人,我拿甚麼報答你們?難道就這樣匆匆地走了?我止不住地流淚:有甚麼力量能使我起死回生,我真地希望能夠活下去……大病在身,大難臨頭,生死關頭,我忽然明白:原來人生的意義不是為了自己生活得如何自在,世上還有更珍貴更美好的東西!

枯木逢春。95年3月我有幸接觸了法輪大法,從此我的人生有了新的轉折、新的起點。開始去煉功點時,由於心臟不好,身體極度虛弱,我戴著口罩,穿著棉大衣,由母親扶著慢慢地走會兒、歇會兒。儘管五套功法簡單易學,沒有劇烈運動,動作只是「緩、慢、圓」,但前四套功法我還是堅持不下來。後來不知不覺中我比母親走得都快,身體輕鬆,一個小時的動功很輕鬆地就能堅持下來。那真是把我從痛苦、無望的地獄中解救出來!簡直是太神奇了!僅僅一個多月,現代醫學的疑難病,我家花了十幾萬元都沒治好,現在修煉「真善忍」後一分錢沒花全好了,這不正說明法輪佛法是真正超常的科學嗎?昔日的笑容又回到了我的臉上,變化得如此之快,連做夢都能笑出聲來,新的生活又充滿了陽光。原來生活不能自理,全由父母照顧,簡直就是一個「廢人」,現在我主動承擔家務,盡女兒的孝心,讓父母好好休息休息。父母對我的變化看在眼裏,喜在心上。

大病三年頭一次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兒,身心的變化使我對大法堅信不移,僅修煉兩個月,95年5月份我重返工作單位。在實際生活和工作中,我按照《轉法輪》講的法理要求自己。在單位認真做好本職工作,不以權謀私,不收取貨主任何財、物,做事先考慮別人。遇到矛盾先檢查自己,不爭名利,髒活累活搶著幹,評先進主動讓給別人。在大法法理的指導下不斷地提高心性,努力達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思想境界。我身心的變化在單位是大法威力的活生生的例子,單位的領導與職工都是有目共睹的。母親修煉「真善忍」後的變化也很大,哮喘、糖尿病都不治自癒;脾氣也好了,修煉前經常和父親鬧矛盾,斤斤計較,修煉後待人和善,整天樂呵呵的,全家人和睦幸福。

在神的眼裏,每一個生命都是平等的,只要你有向善的心,「佛法」便無私地幫助你、呵護你、指引你。如果不是有緣修煉偉大的法輪佛法,我會隨著人類社會道德的下滑不知不覺地敗壞下去;如果不是有緣修煉了偉大的法輪佛法,我只能在極度絕望與痛苦中被病魔慢慢耗盡我年輕的生命。我的生命不再屬於我自己,因為我的生命完全是大法給予的,我應該用有限的生命造福所有的生命,盡最大努力去講清真象、喚醒世人。看到還有人為了浮雲般的名利情而苦苦奮鬥追求,看到還有病床上的病入膏肓之人在煎熬絕望中無助的掙扎,我就難過。因此在政府個別領導人錯誤地非法取締法輪功,並非法定「XX」後,我頂著各方面巨大壓力,冒著被抓被打的危險,上北京用自己親身的經歷乃至用大法賦予我的生命來講清真象,喚起人們的良知。然而我得到的卻是非法拘留、單位記過處分、公安局的抓捕。現在我被逼得離家出走,居無定所,剩母親一人在家,整天為我提心吊膽。但我覺得只要有人能通過我的親身經歷和我的言行,不再受邪惡謊言矇蔽,用自己善良的本性分清善與惡、正與邪,我所吃的苦就沒白吃,能為證實大法、救度世人而在世間吃苦是我的幸福;而且我現在得到了這無以言表的珍貴的一切,我多麼希望所有世人也都能得到這殊勝壯麗的幸福!剎那間,我明白了修煉人為甚麼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一個正法修煉者存在的意義:完完全全是為了別人!

現在我流著淚,用我的愛心真誠地告訴所有世人:法輪大法是正法!是真正超常的科學!


張淑君
2001年3月23日

(編註﹕出於安全方面的考慮,上文中作者名字改用了化名,並略去了所有醫院、主治醫師和聯繫地址等詳細信息。)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