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香山星報:法輪功全球抗議

Honolulu Star Bulletin: Falun Gong take protest to the world


【明慧網2001年4月26日】 檀香山星報2001年4月22日報導--

在第一次島上燭光守夜時,一名修煉者說迫害將該團體逼入政治。

儘管煙雨濛濛,一小組法輪功修煉者仍然點燃蠟燭,在繁忙的阿拉穆那,舉行燭光守夜。

幾名過路的行人走過來,看了看展示的圖片,圖片中的人因為是這一修煉團體的成員,而在中國被監禁或被殺害。

該身心修煉功法的大約20名當地修煉者除了偶爾回答一下提問外,在沉默中靜坐著。

儘管人們在城市的公園裏,可以看到他們做著類似太極一樣緩慢的動作。但是,這是當地的法輪功舉行的首次尋求引起人們的注意的活動,他們沿街展開了有標誌的橫幅。

星期二晚上的這次展示是與在全世界許多城市進行的燭光守夜相呼應。他們的目標放在美國提出的議案,該議案表示關注中國在公民及宗教權利上的缺陷。

星期三,中國及其支持國阻撓了該提議在日內瓦聯合國人權會議上的討論。

這種展示在政治舞台上是很少有的,當地發言人馬丁.拉爾森(Martin Larsson)說:「法輪功是非政治的,是(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將其捲入政治。」拉爾森說,在中國,已有192名法輪功成員死亡,多數是在過去5個月內,政府加劇對法輪功修煉者的鎮壓時死亡。他說,已有50,000人僅僅因為修煉法輪功而被拘留或監禁。

拉爾森和其他人輪流回答關於法輪功的問題,對於這些問題,大多數美國人只是從來自中國的新聞簡報和圖片說明中獲知。「中國擁有悠久的佛教,儒教,道教的傳統,但近來,沒有人教了,」來自瑞典的拉爾森說,他是勃瑞漢楊大學-夏威夷分校的學生。

當李洪志1992年開始傳授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以來,他結合了東方哲學的原理,打坐,及據認為疏通能量的煉習以及基本的道德原理。(注:法輪大法是基於宇宙真善忍特性的修煉方法,並非東方哲學)。1994年李離開中國,現居住在紐約。

拉爾森說政府起初是接受這一運動的,直到「他們通過統計發現有7千萬人(煉法輪功)。這一數字令政府感到威脅,他們於是宣布其非法。」

1999年4月,當10,000名法輪功成員在北京進行和平請願之後,法輪功被禁。這是自1989年天安門廣場民運以來,在京城最大規模的一次異議人士的請願。政府現在攻擊該運動為XX。「法輪大法不是宗教,他告訴人們一種對每個人都有益處的生活方式,」丁良宇說,「我們在這裏喚醒那些在迷茫中徘徊的人們,讓他們知道這是一種有效的人生之路,李老師教授的是性命雙修的功法。」

「我們講的就是這三個原理,」他指向他們的體恤衫,上名印著:「真、善、忍。」

丁以前是廣東的高中教師,現在是一名財產經理,他說法輪功為人們的生活提供了一個新的中心。「在中國,我們擁有很好的受佛教道教影響的教師…,但是,政府教我們要學會追隨共產主義。」

丁說:「現在,犯罪率高,人們沉迷於實利主義,心態越來越壞。我們修煉真、善、忍。只有這樣才能使人恢復良好的精神狀態。」

他說:「我們沒有教堂、廟宇或辦公室。當我們聚集到公園時,我們不知道彼此姓氏。」

拉爾森說:「你不會聽到法輪功修煉者說其他宗教的任何事。」他說沒有崇拜任何神的成份。當本地的成員談論他們的信仰時,就是談他們在生活中按照他們追求的原則去‘修煉’。李老師在他的書及講法中,教人不要從傳播大法中獲利。

「社會上的人們,道德水準在不斷下滑。」拉爾森說,「我們必須停止下滑,不讓這種壞影響繼續下去。」

丁說:」我愛中國。」但是他不會回國探訪,因為他估計會遭到迫害。

他說中國政府的長臂已經伸到這裏。去年一名攝影師將在中國文化廣場煉功的人們拍攝下來,並拒絕說出他自己的身份。

丁和一名計算機軟件技師布萊恩.孫說,他們相信膠片在中國政府手中,並將在他們進入中國時,被用來識別法輪功成員。

「我想回國看我母親,但我妻子說,‘不行,你不要回來,’」孫說,他在中國是一名大學教授,在美國已經十年了。

他說他接到電子郵件垃圾及病毒,他相信是由反法輪功的人從中國發來的。

一月,孫在首府華盛頓面見了四位夏威夷州國會成員的助手,為了使他們了解這一運動以及在中國的人權侵犯情況。

(三張圖片)肯.薩卡莫托/檀香山星報


圖片一:星期四黎明,當地法輪功修煉者在中國文化廣場集體打坐煉功。


圖片二:包括丁良宇在內的當地法輪功修煉者身著印有要求中國停止迫害字樣的體恤衫,最近聚集在中國文化中心。


圖片三:當地法輪功修煉者在中國文化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