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25屆國際文化節的言論自由問題提出的意見

【明慧網2001年4月26日】 [編者按:此文由一位西人法輪功學員撰寫,發表在她的大學(Emory)的校報The Weel上]

我是本校一名三年級學生,同時也是一名法輪功學員。法輪功是一種性命雙修的高層次功法。法輪功的指導原則是真、善、忍。在不到一年的修煉中,我的身心得到巨大改善。我感到壓力減輕了,關係改善了,感受到從未有過的真正的內心祥和。我非常高興我能遇到法輪功,也很高興有每天煉功的自由。

作為一個美國人,只要我不觸犯法律,這就是我的一項基本權利。不幸的是,並不是所有的國家都如此。在擁有超過七千萬法輪功學員的中國大陸,公民可沒有選擇任何精神信仰的權利。目前,基督徒、穆斯林教徒、佛教徒及法輪功學員都由於信仰而遭到迫害。自1999年7月,中國政府禁止了法輪功,並非法監禁、折磨和害死許多法輪功學員。美聯社報導至少115位法輪功學員在這次運動中被迫害致死。

而這種迫害並非只侷限在中國本土。在過去的21個月裏,中國政府向美國政府官員和非官方機構施加壓力,要求剝奪法輪功學員的煉功權利。這種壓力已延伸到Emory大學校園。

一個月以前,我代表Emory大學的法輪功之友報名參加第25屆國際文化節。我們計劃演示五套功法並做一些簡介。我們並沒準備談任何有關迫害的情況。像太極組多年來所做的一樣,只是把法輪功作為中國文化的一部份介紹給大家。開始,我們組得到功法示範的許可。可是,幾個星期後,文化節的一個組織者通知我們必須服從非常嚴格的限制,因為Emory大學的中國學生會和中國領事館給辦公室施加壓力,試圖阻止我們參加任何的示範。這些中國人給辦公室發了大量電子郵件、傳真、甚至錄像帶,企圖阻止組織者讓我們示範。組織者還是想一視同仁而讓我們參加。這時中國學生會威脅要抵制或抗議文化節。

文化節的組織者感到既然中國學生會不願意折衷,為了對所有參加者都顯示出公平,組織者對法輪功實行非常嚴格的文化節政策,但這些政策的嚴格程度並未應用於其它組。就連和法輪功非常相似的太極組,卻有許多我們沒有的自由。例如,不允許我們講述我們的功法。我們只能把我們的介紹寫在卡片上,由主持人來讀。然而就是寫在卡片上的話也要受限制;我們不可以提太多有關中國的事,不能有任何中國字。我們也不能告訴有興趣的人到哪裏去學法輪功。此外,在我們示範開始前,大會還宣布一項聲明,說明我們與中國學生會無關,並明確指明法輪功屬於國際性團體,這倒沒錯,因為法輪功遍及40多個國家。但我們參加文化節的一個主要目標是要把法輪功作為中國文化的一部份介紹給大家。相比之下,太極組卻可以親自對他們的功法進行詳細得多的介紹,他們可以說中國話,提到中國,並告訴到甚麼地方可以學太極。

為甚麼會這樣呢?我們是在美國,一塊自由之土,為甚麼把法輪功學員和太極學員區別對待?為甚麼封住我們的口?我可以理解文化節的組織者試圖使每一個人都滿意,我也知道這很困難。但是不應該平等對待所有團體嗎?我不是指責文化節的組織者。事實上我非常尊重他們為文化節所做的一切。並讚賞他們為遵守Emory大學的非歧視政策所做的努力。此外,我對中國學生會和中國領事館也不抱怨恨,我只是把這個問題公開提出來,以便我們在和平和無偏見的狀態下進行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