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大利亞人煙稀少的內陸地區弘揚大法

【明慧網2001年4月25日】 大約一年以前, 一名法輪功學員將我介紹給當地的一個吐司大師俱樂部,派若麥塔(Parramatta)早餐。他當時最擔心的是我們很多學員不能有效地和大家交流。我當時猶豫了。我問自己:「會不會浪廢我太多的時間, 這些時間我是否應該用來學法?」

兩個月以後, 我們在卡凌福德(Carlingford) 的煉功小組由當地扶輪社(註解1)邀請在澳大利亞國慶節作一次示範, 我在大家示範時作介紹。我在吐司大師俱樂部所受的訓練正好被派上用場。觀眾反應良好。三個月以後,我加入了扶輪社。去年9月19日,我入社大約六個月之後, 我給該社成員正式介紹法輪大法。

我的工作性質要求我經常旅行。去年,在三次旅行中,我把法輪大法介紹給艾瑟山區(Mt. Isa)的一群人,這是昆士蘭中部地區的一個開採礦石的小鎮,距悉尼的西北大約有2000公里。當我在艾瑟山區時,我住在汽車旅館裏。每天早晨六點,我在旅館游泳池附近煉功。給我準備早餐的女士每天早晨看到我煉功。她將此事告訴了旅館的清潔女工卡洛琳(Carolyne)。卡洛琳40多歲,但已經是外祖母了。她後來告訴我,她以前練過某種形式的氣功,是從書中學來的。有一天,她清掃我房間時 ,注意到《轉法輪》(中文版),對此書的內容很好奇。

我告訴卡洛琳如果她想學,就在第二天早晨到游泳池旁找我。後來,卡洛琳每天在六點整準時到達。我簡單向她提到了常人的二個常見的執著--抽煙和喝酒。卡洛琳非常激動。她說,她不喝酒,但她是一個吸煙過度的人(大約每天二十支香煙), 但她在煉功兩天後就把煙戒了,從那以後再沒有碰過一根香煙。五天時間很短暫。在我離開之前的晚上,我和她談了兩個小時,設法盡我所能讓她了解更多,以便她在我離開之後,和收到書和教學磁帶之前(我答應送給她),能堅持煉功。我談到李老師和他來到世上的目的。在我談話的近一個小時中,她一直在落淚。她不知道是為甚麼,道歉說,這可能是一種戒煙後的症狀。我只是微笑著。我後來再去山區時,她把全家都帶來了--母親、女兒、外孫以及一些朋友。自從她搬到班德伯格(Bunderburg)後,我再沒見過她。但我知道她還在堅持煉功。

我最近到黑水鎮(Blackwater)的旅行收穫頗多。 黑水鎮是一個安靜的採煤鎮,距羅克海姆敦(Rockhampton)大約200公里。我到那裏是為卡拉(Curragh)礦場的一些技術員辦一個培訓班。一天,在完成課程後, 我有一個多小時的空閒時間。我隨便談論起法輪大法,學生們非常感興趣。他們想買《轉法輪》,我正好隨身帶著幾本。

我們剛好簽署了一個合同改善卡拉礦場的控制系統。看樣子,我今年會更多地拜訪這個地方。我計劃下次去時在那兒成立一個煉功點。

約瑟夫(Joseph)
2001 年4月19 日

注1: 扶輪社是富有的商人領袖和專門職業者的地方聯誼性組織,統一於一個國際組織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