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邊大法中的一瞬間(二)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接上文)(二)入門兩週,天降奇遇

得法整兩週時,那是96年的事,每日裏除了讀書就是讀書,想把大法給記到腦子裏,可怎麼都是讀了後面的忘了前面的,只好反覆讀。這一天,忽然想起得法前不久盤算的人生計劃,心知那和修煉是兩碼事,卻不免一時犯上了嘀咕:兩者都不想放棄,怎麼辦呢?

不覺中眼皮沉重起來,手也托不住書了。開始還在抵抗,覺得是睏魔或者思想業干擾。漸漸地實在撐不住索性就睡了過去。忽悠之中元神離體了,穿越了很多很多不知是哪裏的空間,因為速度太快,不免一陣暈眩。後來似曾相識的大批星系遠去了,我還在繼續飛,我索性閉上眼睛不再睜開,免得害怕。當暈眩停止時,我納悶地睜開了雙眼。啊,好一個清澈明亮、聖潔美好的地方!

當時看到的那些描繪不出的聖潔美好景象,比平時在地上睜著眼睛看到的清晰、真切得多。醒來後大部份忘得一乾二淨。還記得一切都那麼透亮、歡喜。我想:這是哪裏呢?沒人告訴我。我想:天在哪裏呢?(在人世間好像天空和大海最能讓我找到感覺。)看了看,沒有。心想,天是藍的啊,這兒怎麼沒有呢?瞬間,頭頂就出現了湛藍透明的「天空」,啊,紫的?就變成了紫色的。我很後悔,覺得自己不該用人的概念胡思亂想,可思想沒停:那些佛都是誰呀?這輩子沒好好學佛,連佛的名字都說不出幾個,想想這裏有沒有我知道的佛吧。自己只知道阿彌陀佛和釋迦牟尼佛,在廟裏還見過藥師佛的塑像,可他們長的甚麼樣呢?想不起來了,湊近點看看吧。只一想,想看的人就到了眼前。

當時有很多很多佛穿著金色袈裟,喜氣洋洋地坐在一個大屋頂紫紅色宮殿四週的白玉護欄內。白玉護欄一圈套一圈的(有點像故宮裏的一個地方,但比故宮神聖宏偉不知多少倍),越靠近大殿的座席地勢越高。佛太多了,絕大部份都不認識,好像他們也看不見我,可我心裏覺得很多人好像是我走之後才到的那裏。有兩位佛看得見我,還衝我笑嘻嘻地微微點頭,好像認識我,我心中猜度:這位是不是彌勒佛呢?還是釋迦佛?

這時,大殿內傳來了充盈宇宙、震動一切那麼偉大的聲音,是師父,講法開始了。師父講得真好,讓人聽了身心都融化到無邊裏了似的。過了一會兒,我忽然想起自己是一個大法弟子,《轉法輪》裏嚴肅地講過不二法門的問題,怎麼沒先想想驗證一下這裏的一切都是不是真的呢?要不是真的,那這些天修的功不就亂了、白費了嗎?書裏不二法門的那部份是怎麼講的呢?這一想,頭很痛,但想不起來在書中哪部份看到有關文字的,畢竟那時我還是個剛學法兩週的新學員。想不起來可時間不能耽誤,師父講得太好了,不由得人不聽。又聽了好一會兒,才又想起了對照書本的事,心裏一急,元神回到了這邊的身體裏。驚醒過來時全身好像連續灌了幾次頂似的那麼熱,充滿了能量。自然,執著人生目標的事醒來的瞬間就化為烏有了,也更明白了在人世間受到良好教育、學業事業順利的我原來對自己是誰、對生命、人生目的等最基本的和最重要的真相一無所知。因為執著對照書本而強行離開那聖潔美好的講法場的遺憾很長時間才慢慢消散,所幸同樣的很長一段時間裏,一學法心裏就響起師父在天上講法那樣震撼人心的聲音。

我們學員知道,到上面去得有那麼高的能量。一個剛學法兩個星期、還有很多很多執著心不知道怎麼去的新學員就能到那樣的地方去聽法,這個大法有多大,有多大的威力,能把人度到多高的境界中去,真是不可想像。

(待續)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25/無邊大法中的一瞬間(二)-100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