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格蘭巡迴洪法點滴

【明慧網2001年4月24日】 來自英格蘭、威爾士以及蘇格蘭本地的十幾位大法弟子參加了為期三天的蘇格蘭巡迴洪法、徵簽活動,並於十七日晚在鄧迪市中心廣場舉行了呼應全球大法弟子的燭光守夜,之後徹夜的心得交流持續到東方破曉。

一、 善心的湧現──徵簽花絮

為日內瓦人權決議案的通過,大法弟子徵集簽名,由心底感到人們善心的湧現。我們在街頭、酒吧、咖啡店、餐館、圖書館,遇到的白種人、印巴人、中國人、吉普賽人,許許多多動人的故事,許多人簽名後對我們說:我很感激你們所作的一切。許多人在搖頭嘆息,許多人拉來了親朋好友叫他們簽名,也有的帶著表格和學員四處幫我們簽名,一些周圍的店鋪經理主動提供幫助和方便,太多太多的故事不能一一述說,只能提及幾個典型的事例:

一位學員在洪法時曾被一個中國學生辱罵,這次又在圖書館碰到他,這位學員小心地繞過他在周圍徵簽,過後鼓足勇氣走到他跟前說:這麼多中國學生中我只記得你,當我看到大法的錄像帶我一直在流淚,當時第一個想起的就是你,我想一定要讓你看看這個錄像。中國學生詫異了,他主動詢問起大法的真相並要求觀看大法錄像,曾經的憤怒而今變成了笑臉。

一個偏癱的老人以前總在我們洪法時跟路人講我們背叛祖國是美國間諜,當他聽明白我們所講的,最後說:我很對不起。很多人知道是法輪功,都說:我看過新聞,太殘忍了!簽完紛紛祝福我們好運、平安。有人還問:我在報紙上看到是不是有個孩子在這裏出生回不到祖國?當事學員告訴她:那就是我的孩子。學員們感到洪法的工作正深入開展,只要我們抱著善心,任何人都可能改變,任何的「不可能」都會實現,真相會越來越快地擴展。

一位弟子在打工的中國餐館徵簽,三個中國老闆一個問:簽了會不會殺頭?另一個說:不會殺頭;頭一個就說:不殺頭那就簽;第三個說:我才不怕去北京怕被抓呢!於是三個老闆統統簽上中文姓名。無獨有偶,一個十八歲的中國女孩她曾無意中在弟子家看過一遍真相錄像,後再沒有來,憑經驗中國人一般都不敢簽,然而她拿起筆平靜地簽下了中文姓名。一位白人跑來問:是不是中國人權?然後拿過表格就簽,大法弟子介紹完真相後,他問:誰是中國的領導人?並抄寫下地址要親自給朱總理寫信。一對夫婦在雨中佇立很久等待學員找來空白表格,最終如願以償。偶爾有拒絕簽字的,同伴們紛紛不解極力勸說,有個人為江澤民集團辯護,卻招來同伴們的聲聲譴責,弟子們都深深體會到善良的力量正日益壯大。

一位弟子在咖啡店徵簽,老闆、顧客、服務員都簽完了,弟子對正欲離開的三位老太太說:煉功點就在隔壁,有空去看看。三位大娘到了煉功點,其中一位和學員們一起抱輪,然後告訴弟子她們是養老院的管理員,說好下次還來,並要拿大法音樂回去給老人們聽。弟子們感到:師父慈悲世間所有生命,尚有很多有緣人等待著我們,我們得加倍努力,把大法和美好的未來帶給更多的善良的人們。

二、巡迴洪法

蘇格蘭我們在幾個大城市都有煉功點,去年也作了巡迴洪法,這一次巡迴選在了較小的Dundee、Perth和Stirling。 三天來學員們在雨中、在寒風裏、在陽光下伴隨著大法音樂,一遍一遍地煉功,散發著大法資料。

Dundee市是人口近二十萬的中型城市,我們在市中心商業繁華地段煉功,陽光明媚。我們拉開書寫著「法輪功」和「中國停止迫害無辜法輪功修煉者」的橫幅,向過往行人介紹大法真相。一位吉普賽男士,說他有過很多痛苦,一生中都在茫然地尋找,法輪功正是他要找尋的。一位外地的音樂家不知道今天怎麼會來到這裏看我們煉功並和我們交談,他說我欽佩你們所做的,並把一個小禮物叫學員轉交給與他談話的功友表達感激之情。有兄弟倆人四年來一直為人權在街頭義務演唱、徵簽,他們支持我們並希望我們更有成效,把多年來徵簽的經驗介紹給我們。一個三歲的可愛的小女孩反覆留連在我們的煉功地點,一會兒在條幅下坐坐、一會兒跟著老師喊「沖灌」、一會兒回過頭來對功友笑、一會兒比劃著動作,靜功時她也跟著坐在地上,母親一直耐心地看著她在這裏玩耍,很久很久直到最後,母親看看表低頭跟女孩說得走了,小女孩央求地說:NO,NO,乞求留在這裏,然後低頭擺弄攥在手裏的大法單頁,母親沒辦法,說那我走了你自己待著吧,小女孩還是坐著不肯走,直到已走了很遠的母親又返回來把她拉走,小女孩才委屈地跑開了,母親則把掉落的大法單頁撿起小心地收好。
值得高興的是一些新學員迅速地成熟起來,一位白人弟子上一次愛丁堡洪法時足足一個小時只發出四張資料,這一次他熱情主動地發出了大量資料,並提出自己的主張和建議。另一位女學員生動地講述她如何突破心理障礙,以禮貌的舉止去講清真相,給自己增添了巨大的勇氣,因為我們是把美好帶給別人;她還講了當遇到挫折怎樣用幽默給自己以鼓勵。當天兩千多份資料全部發光,最後一份複印紙也被一個男孩從桌上拿走,結束前許多人圍在周圍詢問、交談。

Perth是一個小鎮,我們在唯一的商業街中心雕塑旁掛起了條幅,天氣很冷一會兒下起了小雨。我們在雨中煉功打坐,人們熙熙攘攘在周圍觀看,簽名的人很多,他們有的表示江澤民集團太殘忍了,有的說在電視新聞中看到過我們,有的拉來朋友為我們簽字,簽名表用完了,他們就在雨中佇立,有一對夫婦等了很久很久直到如願以償,有一位女士激動地祝福我們,為了不落下好友,她拉著學員去她的朋友處簽,並主動陪同學員去辦事,最後請到一本《轉法輪》,並要來參加第一期學習班。雨下大了,百貨公司的經理主動叫我們把東西放在商店門口避雨,原來那位女學員購買當晚燭光守夜所需的電池等用品,並不失時機地給售貨員洪法,經理聽後立即到倉庫找來買一贈一的電池並另加10%折扣,然後應邀到門外看我們表演功法,他說這是主動提供方便的非常好的理由,之後他把學員送他的一疊報紙放在售報櫥架上供顧客索取。雨小了,寒風刺骨,但學員們心裏面很溫暖,資料很快又發完了,雨後,落日餘暉中學員們靜靜地打坐,心中充滿了祥和,我們的修煉和正法與講清真相融合在一起。

Stirling靠近格拉斯高,蘇格蘭為自由獻身的民族英雄華萊士就誕生在這裏。還未安放好展架,就有人過來詢問情況,並告訴我們這兒的人不富裕,很多人喜歡氣功等運動,但學費太高,我們免費教功肯定有很多人來學,並給我們介紹教功場地、免費廣告、免費報紙介紹性文章,期盼之情溢於言表,後來他又主動在展架旁給別人做介紹並征取簽名。頭天白人學員預測:這兒的人很願意響應爭取自由的呼籲,果然許多人看到呼籲制止迫害的條幅、了解到大法真相後,紛紛主動上來簽字,一對殘疾夫婦激動地擁抱弟子、親吻她的手,並祝願上帝保祐。有許多人詢問有沒有學習班,學員已經給當地報紙遞交了資料,希望不久就可以開班。

這三天洪法,學員們都感到還有很多人在等待著我們去洪法,他們對大法的期盼、對正義的支持讓我們更加堅定深入地洪法講清真相。同時這次活動學員們普遍覺得人多力量大、氣氛祥和、協調、愉快,晚上的交流坦率、親切,這個環境熔煉著我們,找到了自身的不足和差距,使每個人都得到很大的提高;堅定了更加主動地投入洪法和講清真相的決心,同時也豐富了我們的經驗。而這個環境正是我們目前所缺乏的,學員們互相建議今後多一些聯繫、多一些這樣的聚會和交流。

三、 徹夜的交流

十七日晚我們在駐地鄧迪市中心廣場舉行了燭光守夜,回家後大家覺得雖然經過兩天的洪法和守夜,依然精神飽滿,而且我們難得相聚一起,有很多話要說,於是開始了交流。學員們談到了心性的修煉,氣氛和諧而熱烈,偶爾也出現了爭辯,經學員善意指出,爭辯的學員馬上醒悟,同時發現了自己在同修的善與祥和下暴露出的不足;學員們的坦誠都給對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發現很多矛盾在善心和坦誠下都會很快地得到解決,但同時應避免爭鬥心,這樣效果會更好;同修也提出了「隨其自然」與「主動清除邪惡」,談到了自己對師父在《佛性與魔性》中講的:「我所說的這兩種物質也只是無數存在於從上到下、從微觀至宏觀,直到人類社會,反映在生命和物質中能造成兩樣性的兩種物質而已。而構成生命和物質從上到下直至人類社會是由無數的各種各樣的從微觀到宏觀的物質構成的。」這句話的個人理解和對每一個矛盾的正反兩方面應辯證看待的個人認識,發現幾乎所有的挫折、失誤、走過的彎路都是走了極端造成的;不知不覺中天亮了,學員們又準備早餐與行裝,奔赴下一個目的地去洪法。

幾天的洪法活動結束了,學員們高興地發現證實大法的工作正在深入,有成功有收穫同時也找到了不足之處。還有很多人還在等著聽到佛法,日內瓦傳來的消息更讓我們認識到我們和正法標準的差距。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隨著「講真相」的深入進行,自然會有法正乾坤的一天;同時得抓緊時間,更加努力,更積極地投入洪法、正法、講清真相之中。這也同樣是矛盾的兩個方面,處理好這個關係,不走極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