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一流文明」的保定勞教所實為人間地獄


【明慧網2001年4月24日】 新建的大樓寬敞、明亮,統一的餐具,宿舍乾淨、整齊。讓外人或剛進來的人,感覺這裏條件真好,比大學設備都好。可是,在文明的外表下,卻隱藏著人間地獄般的種種殘忍。請看以下幾個發生在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身上的事例。

1、某日,大法弟子去餐廳吃飯。飯後,隊長不讓回宿舍,教唱歌。後來讓大家回去。大法學員們回到宿舍,床鋪等(尤其是大法弟子的東西)被翻得亂七八糟,信件被抖出,經文被搜走,這種狡詐的行為很傷大法弟子的心。後來大法弟子和隊長交談,勸告他們不要這樣,不要造業。但隊長說以後要經常做「安檢」。大法的資料被「安檢」出去,大法弟子提出強烈抗議,最後不得不以絕食抗議,約30名大法弟子相繼絕食。幾天後,所長、隊長、幹警(電棍,手銬)等二十幾人,對絕食的大法學員集體灌食(稀玉米粥),有一長期絕食的大法弟子出來抗議,被幹警一把推倒。有的大法弟子被帶上手銬拉出去,在極度混亂情況下,強行灌食繼續著,被灌的學員一邊被灌一邊嘔吐,痙攣著,就這樣幹警還灌著。

2、獄卒把他們認為頑固的大法弟子分到了嚴管班,不讓與家屬見面,不讓買吃的。八月十五中秋節那天也把他們一天二十四小時嚴密監視。被所謂嚴管的大法弟子吃飯、上廁所都沒有自由,更不準和其他大法弟子說話。

3、大法弟子為了護法、保護經文,和隊長說理,隊長竟然把她們銬在樓梯裏,在她們絕食的情況下,還銬著,不讓她們回宿舍睡覺,好幾晚上都在銬在樓梯處,被折騰得不成人樣,還說她們不承認「錯誤」。

4、獄卒對大法弟子強行「洗腦」,逼她們看壞人編造的所謂的李昌、姚潔等的反思與覺悟,以及馬三家勞教所所謂的被轉化者的報告等,不准閉眼,不准低頭。有的大法弟子拒絕看,就被銬在床欄杆上。時間有時竟達十七八小時(早晨起床到晚上十一、二點)。有時吃飯都開著電視放充滿謊言的錄像,有一吸毒犯人把音量放到最大,還把門、窗都關上。大法弟子背師父經文,刑事犯人竟然用臭襪子堵嘴,搧嘴巴子。有的大法弟子被分別銬在樓梯裏,整晚地被銬著。

5、隊長嚴慶芳常毒打大法弟子,把大法弟子史書芬幾個耳光扇暈過去,過後,還把她銬大板(仰躺兩手分銬在床前桿上,兩腳分銬在後,長達數小時)。還有大法弟子因拒絕參加強制勞動,也遭如此對待。連續銬好幾天。

6、保定勞教所女大隊大法弟子不穿號服,遭幹警、犯人毒打。

7、保定勞教所開法輪功勞教學員寬嚴大會,當被轉化的猶大在台上演講,罵師父,罵大法是邪教時,下邊勇敢的大法弟子高喊:「法輪大法是正法」,被獄卒、犯人毒打,被堵嘴,被銬,當場被延期。

8、保定勞教所女大隊在餐廳幹活,大法弟子拒不參加強行勞動,被刑事犯人罰站,一大法弟子拒站,大班班長大打出手,把她腰部踢傷,好多天未痊癒。保定一大法弟子因和另一大法弟子說話,被一吸毒犯人用小棍打頭部。

9、保定大法弟子因一大法弟子被打,找隊長講理,被認為鬧事。被打大法弟子還被罰站,一大法弟子被認為挑事被大班班長扯到隊長跟前,仰面朝天扯倒。

10、保定勞教所強制勞動,有時到晚上三點鐘。

11、在獄中得法的大法弟子,被獄卒控制得更嚴厲,被摧殘得更狠。新得法一弟子因被搜出經文而被銬,並被大班班長告惡狀,勞動任務完不成遭毒打,不讓睡覺,一天一宿。因為又冷又睏又累又緊張,實在不能幹活,被認為抗拒勞動,就被罰站著,又被銬一宿,閉眼都不行。

12、保定勞教所女大隊隊長,放手讓犯人去大膽「管理」,放縱犯人作惡,有的大法學員吃不飽飯,值大班的卻把米飯倒入廁所裏。值大班的班長權力很大,對其他的人說打就打,說罵就罵,在隊長面前一夥人打一個大法弟子。為了討好隊長,為了減期,任意延長大法弟子的勞動時間。有時任務緊,夜裏兩三點不讓睡覺。給大法弟子灌食,手段非常粗暴。在看守所裏,還能每天放風2小時,在這裏長期見不到陽光,吃住幹活都在這一「漂亮」的樓裏,在廁所窗戶扒著向外看看就得挨打,精神肉體受到極大的摧殘。

13、保定勞教所女大隊對大法弟子轉化手段極其邪惡,除了看內部錄像外,還請演講報告團作演說,對從別處轉過來的大法弟子,不讓她們和其他大法弟子接觸,專讓被轉化者去「照顧」看管。這些大法弟子被完全封閉起來,沒有一點人身自由。

14、保定勞教所一大法弟子長期絕食,最後灌食灌不進去,採取輸液,身體極度虛弱,被送回家,幾個月後又抓回來。該大法弟子要求無罪釋放,又進行絕食抗議,被看管起來,只有上廁所,才能走出屋子,完全不自由,更不能和他人接觸。

大法弟子
2001年4月23日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24/102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