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學員: 江澤民加那利島又遇大法弟子和大法橫幅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二日】 得知邪惡之徒江澤民將在西班牙加那利島停留十個小時的消息後,我們四名學員當即決定前往加島和平請願。時間緊迫,我們先到旅行社買機票,當時已是下午2點鐘,我們開始還擔心買不到票,結果去旅行社一問,當天只有一次航班,而且恰好還剩四個座位,我們明白了:一切早有安排。然後幾名學員分頭準備洪法資料、寫橫幅等。

夜裏一點半鐘,我們順利飛抵加島。當地剛得法不久的白人學員熱情地為我們安排了食宿。第二天一早天濛濛亮,我們便來到江澤民下榻的旅館附近靜候江的到來。儘管我們在事先申請時已被告知20人以下無須申請,但為了穩妥起見,我們還是決定在江澤民到達時再展開橫幅。

這時越來越多的警察在旅館前及車隊必經的道口處巡視,一些中領館的官員也在旅館前等待。

七點多鐘,車隊終於出現了。我和一名學員快步迎向車隊,眼看首車已近路口,我們緊握橫幅向前跑去,我們越過數名警察,我看到四面八方的警察向我們衝過來,此時首車已開到路口,我們也正好到達路口的馬路邊,我們迅速展開並高高地舉起金黃色的大法橫幅。在此之前我曾問過自己:面對包圍上來的警察會不會有怕?(因為我從小對警察就懷有一種敬畏之心,也從來沒同警察打過甚麼交道)同時我也告誡自己:去掉人的東西。我們是在做一件最正的事,一定要正念。當我真正面對衝上來的警察,高舉大法橫幅的那一刻,我的心非常寧靜、純淨和廣闊,一種莊嚴、殊勝之感由然而起。而此時,本來衝向我們的警察卻都突然停止了前進,甚至本來已沖到我們面前的警察也退到兩旁,為我們讓開第一排的最佳位置。車隊緩緩通過入口處,我看到每輛車裏的人都齊刷刷地轉過頭來看我們的橫幅。一直到車隊過完,沒有任何人來干涉我們。

另兩名學員在離我們20米的地方高舉「法輪大法是正法」、「立即釋放法輪功學員」「放下屠刀,停止迫害」的橫幅。這時突然從他們身後竄出一個人來將橫幅搶走,並且大聲叫嚷,讓警察趕學員走。警察過來要我們出示證件。我們正好籍此機會向他們洪法。我們告訴他們,我們之所以來這裏和平請願,是因為在中國有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被關押、毆打甚至被迫害致死。我們將真相資料分送給在場的所有警察。開始,他們的表情冷漠而嚴肅,但聽了我們的介紹後,他們表示他們很同情在中國遭到酷刑的學員。當我們詢問是否可以在這裏繼續拉橫幅時,他們微笑地說:「可以。」但就在這時,一個可能是領館的官員氣勢洶洶地找到警察,哇哩哇啦講了半天,一名警官過來告訴我們:不能在這裏拉橫幅,因為中國方面提出了安全置疑。所以他們雖然理解並相信我們,但他們只能執行公務。但告訴我們可以在馬路對面拉橫幅。

在我們向外走時,又被加島警察總署的兩名便衣叫住,請我們到總署談一談。當時有的學員情緒有點不太平和,也有的學員產生了怕心。其他學員馬上提醒:「祥和,祥和,念一定要正。」「平時我們想進還進不來呢,現在正好是洪法的好機會。」在警署,我們向警署的官員們詳細介紹法輪大法及其在中國發生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情況。那些官員們很認真地聽我們介紹。後來,總署的負責人也來了。當我們說到中國煉法輪功的婦女被警察強暴時,這位負責人十分憤慨地說:「他們難道不愛護婦女和小孩嗎?」我們將所帶資料分送給每位官員。帶我們進來的那位官員希望能夠買到西班牙文大法著作,我將僅有的一本西文《轉法輪》送給了他,他非常感謝,並告訴我們,他從互聯網上看到李洪志先生被提名為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的報導。臨分手時,總署的官員們祝我們順利和成功。

從警署出來,我們應加島最大一家報社記者之約前往報社,這無疑又是一次很好的洪法機會。記者認真聽了我們關於法輪功的真相介紹,表示他將會全面公正報導法輪功真相。我們感到十分欣慰:又會有更多的人認識法輪大法。

西班牙學員
2001年4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