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未成年孩子的血淚控訴

河北保定滿城縣公安局、看守所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真相

【明慧網2001年4月21日】 我父母大概是三年前開始學煉法輪功的,我父親在沒學大法以前學過氣功,因為他當時患有胃癌,怎麼煉也沒擺脫病的折磨,對他來說就是死路一條。在這種情況下,經人介紹開始學煉法輪功,時間不長病情有了好轉,他的性格也有了很大改變。沒煉功以前,他最愛喝酒、打麻將,經常很晚才回家,有時天亮了還沒回來。母親經常數落他,這樣他們倆就經常打架。在我的記憶中,我父親從不服輸。比如有一次澆地,他在地裏等了7天後,才輪到他,可有一個人不讓他澆,他把那人幾下就打成重殘。還有為了一隻雞的所有權的問題,別人把我的母親打了,他把那人告到了法庭,而且勝訴,等等很多。但自從學了法輪功以後,他一滴酒也不喝了,而且和我母親吵架的次數明顯減少,和鄰里之間的關係也融洽了,和他在一起的所有人都說他像變了一個人,他變得樂於助人,不把個人利益看在眼裏了。這不都是大法的威力嗎?

99年政府取締法輪功,這麼好的功法政府為甚麼取締呢?我父親百思不解,就進京上訪,被抓回來後,在拘留所裏他受盡了折磨,但他不覺苦,還主動幫助別的犯人,自己不吃饅頭讓給別人。幾個月後被放回,又被工作單位開除。他無任何怨言,就做起了生意,看困難一點的,就把賣的東西送給別人,而且經常賣賠了。我們家種的豆角,他去賣時,從不討價還價,別人給的錢數都不數。像這樣的事還有很多很多,別人可能理解不了,現在哪還有這種人?但我知道他做得對。

縣公安局、政保科、6.10辦公室為了進一步鎮壓法輪功,在黨校辦起了甚麼轉化班。我父母同時被關進了轉化班。在轉化班上,他們讓罵師父。我父親說:「你們是個國家幹部,怎麼還叫罵人呢?」隨後遭到了這個幹部的毒打,並銬在暖氣管上呆了一夜。我真不明白學習班是叫壞人變好,還是好人變壞呢?

我父母在2000年元旦期間向世人講清真相證實大法時,又被抓進了看守所,父親在看守所裏受盡了折磨,帶大鐐,至今還插著胃管......,現已被判刑。我母親在看守所裏絕食9天後,罰款4000元才被釋放回來。可是只過4個月,縣裏又來了幾個警察,說是為我父親的事叫母親到縣裏說一說,這樣就把她帶走了。我一個人在家裏等了一天一夜,也不見把她帶回來。我上縣裏一打聽才知道她被拘留。後來,在不通知家裏的情況下,被判刑兩年,這就是中國的公開開庭麼?在我母親被保出來的四個月中,她和我一起到地裏幹活,要不就是回家做飯,我真不敢想像她觸犯了甚麼法律,這就是中國的人權麼?

現在我的父母都在監獄裏,只剩下我孤苦伶仃的一個孩子,沒有人給我做飯、洗衣服,家裏的地也沒人去種。我只能上訪,可我們這兒,要有權、有錢就好辦事,而我甚麼都沒有,怎麼辦呢?


苦娃
2001年4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