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對一切邪惡都應該抵制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一日】向尊敬的師父問好!向全世界堅定實修的大法弟子問好!

我向大家談一下我對目前正法形勢及大法弟子應如何抵制邪惡的看法。

我悟到,正法的進程和速度是相當快的。師父的每一篇經文都昭示著巨大的天象變化。因為師父講法時,全宇宙的各個空間的各層生命都在聽法,師父每一篇經文發表後,宇宙空間中(包括人類社會)都有相當大的變化。所以作為大法弟子,我們就更應該勇猛精進,在實修中真正提高自己,遇到矛盾找自己,真正的做到「事事對照」(《洪吟》〈實修〉),才能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有弟子說,師父度人很苦,為師父的苦度而傷心落淚。我覺的,師父度人的苦是任何一個生命都不可能完全知道的。其實師父正法也是很難的,度人只是在人間的表現。正如師父在〈高處不勝寒〉中說的:「操盡人間事,勞心天上苦。有言訴於誰?更寒在高處。」(《洪吟》)說白了,師父對大法弟子的慈悲苦度,任何一個大法弟子都無法報答師父的洪恩。因此我覺的,大法弟子應該更加精進,以自己的心性提高與理智、智慧的證實大法來報答師父。另外,大法弟子應該理性的認識大法與師父,不應該老是用感情去看待師父為我們做的殊勝偉大的事。

記的有一次夢見師父坐在一張椅子上,周圍圍了很多記者在給師父照像。我再仔細一看,師父頭髮白了!我一下就哭了,哭的很傷心。到醒的時候,我感到我的元神還在哭。我傷心極了。我當時的痛苦是無法形容的。還記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那天,邪惡開始鎮壓大法與弟子,我心裏想:如果有人要敢動師父一根寒毛,就要先動我!我一定會站在師父前面,張開雙臂,還有許多大法弟子和我一樣,站在師父周圍,張開雙臂,那些邪惡射箭也射不進來,打槍也打不進來,倒下一位弟子就會有更多弟子來補充。可是當我看到夢中的那一情景,我明白了:都是師父在保護我們!都是師父在為我們承受!我欲哭無淚。當我把夢中情景告訴另一位弟子時,她哭了,我也又哭了。我真是無比的難受。這一夢境深深映在我的腦海中,在我想放鬆對自己的要求時,在我過關中抱著執著不放時,我想起師父,我就慚愧,我就把這無法形容的痛苦當作我精進的動力。我悟到,師父度人苦,是因為人難度,是因為人總是放不下自己執著的觀念和利益。如果一個弟子不精進,師父就要多操一份心,多受一份苦:如果每個弟子都精進,師父才會欣慰。因為師父要的就是我們那顆向善的心!所以,真正為師父著想就勇猛精進吧!

我悟到,師父博大的胸襟是任何一個生命都無法想像的,師父對宇宙眾生挽救的慈悲無以言表。比如說,對於那些做了大壞事的人,我們都認為他們肯定是形神全滅的對像了,但師父還是要慈悲於這些生命,師父讓我們去講清真相,消除那些人對大法的誤解,使得很多人從仇恨到理解到支持大法,這不是在真正的挽救他嗎?尤其是曾經走到反面的修煉者,師父一再的給予機會讓他們清醒過來,回到正法當中,但學員曾經破壞法的罪業,師父又要替弟子怎樣去承擔和削減,我無法想像。我只知道不辜負師父的唯一辦法就是精進,跟上正法進程。

下面談一下我對抵制迫害法的邪惡的一些認識。我認為大法弟子應該做到抵制一切邪惡生命對法的迫害。下面以一個功友為例說明:

這個功友去證實大法,不幸被邪惡之徒抓到,要帶他走。他高聲大喊:「法輪大法是正法!江××是迫害法輪功的劊子手!江××是人類的罪人!」等等證實大法的話。

邪惡之徒氣急敗壞,又拖又拽,想把他帶走,他就是不走,也不上警車。他對邪惡之徒說:「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迫害我就是迫害你自己!誰迫害大法,誰就罪惡滔天!」

邪惡之徒拿來手銬想銬住他。他想:一正壓百邪,你休想銬住我。果然,銬了半天也沒銬起。邪惡之徒惱羞成怒,強行把他弄上車。他還在大聲呼喊:「迫害我就是迫害大法!你們沒有好下場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善惡盡報!」然後就開始背〈論語〉和《洪吟》。邪惡之徒聽的頭痛。

警車開到派出所,他不下警車,邪惡之徒又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拖下警車。要去照像,他不去,邪惡之徒又拖又拽,他閉著眼睛,一會兒昂頭一會兒低頭,照了半天也沒照下來。邪惡之徒又叫去辦公室等著要審問,他不去,這時邪惡之徒沒招了,就想把他銬在留置室。他也不進去,要銬他,他就使出渾身力氣抵抗,同時高呼:「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大法清白!還我師父清白!」最後邪惡之徒決定要他簽字畫押送往監獄,他堅決不簽,也不按手印。叫上車堅決不上,同時高呼「法輪大法好」等。邪惡之徒唉聲嘆氣,又使出渾身力氣把他送進警車。他在警車上仍堅持證實大法,邪惡之徒怕行人聽到只好關上車窗。

警車開到一監獄門口,邪惡之徒叫他下車,他不下,邪惡之徒又使出吃奶的力氣才把他弄下車。邪惡之徒想把他關進監獄再進一步迫害,他堅決抵制,於是乾脆往地上一坐,煉起功。邪惡之徒不知又花了多少功夫制止了煉功,但他也坐在地上不起來,邪惡之徒沒辦法,只好幾個人一起把他抬進去。

他被迫進了監獄,但心仍堅如磐石。有人進來搜身,他堅決制止:「我不是犯人!你們憑甚麼這樣?」監獄強行將其分到某室,他不進,向他們洪法。被強行關押後他開始絕食。他知道,無論做了甚麼,承受了多少,都只是一點點,師父為我們付出的才多呢!邪惡之徒準備給他灌食,他堅決抵制並向人們洪法。在被強灌中,善良的人落淚,邪惡之徒卻愈發失去理智的瘋狂。邪惡之徒又將他拖到另一間屋子準備再灌,他正義凜然的說:「我不是犯人,不吃牢飯是我的自由。你們無權干涉我的自由!」……

最後,邪惡之徒自己找個理由,把他放了。

以上是這個功友的經歷,比較典型。我只是以他為例講明我對抵制邪惡的看法,在此拋磚引玉。

我認為:所有對大法與大法弟子的迫害,我們都應抵制,這些迫害方式多種多樣,涉及方方面面,比如非法簽字、非法辦學習班、非法抄家、審問、拘禁、灌食、株連、抓人、搜身、強行轉化、非法行刑(如打人、上刑具、體罰等)、對大法名譽的侮辱(如遊街、開批鬥會等)、非法罰款等等許許多多。對黑標語能毀就毀、能擦就擦。

我悟到:在遇到危險時,要用智慧和正念去抑制邪魔,因為所有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都是那些敗壞的生命安排的,師父是不承認的,我們也不能承認。我們要時刻保持正念,邪惡就無法鑽空子,正信之念可除惡。

以上是我的個人體會,如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21/大法弟子對一切邪惡都應該抵制-101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