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法輪大法讓我獲得重生

【明慧網2001年4月14日】 自四歲起,病魔就開始伴隨我,一直度過了二十五年。我已記不清打了多少針,吃了多少苦,住了多少次醫院。我四處求醫,不管中醫、西醫還是偏方,只要有一線希望,都要試一下。病痛的煎熬,回想起來,至今心有餘悸。

我自幼患支氣管哮喘、鼻炎,三天兩頭往醫院跑。隨著年齡的遞增,病情與日俱增。支氣管哮喘發展到嚴重過敏性支氣管哮喘(支氣管痙攣),空氣中的一切過敏源對我來說都是相當可怕的。我經常在日常生活中突然可能就喘不動氣了,蹲在那兒,寸步難行。原來的鼻炎發展到鼻竇炎,一天到晚鼻子內不是痛就是鼻塞、流涕,有時流鼻血。由於併發症,心臟也不好了,有時上呼吸道病情發作時,心臟跳得如初生嬰兒一樣快。吃飯經常剛吃下又吐出來,胃部隱隱作痛。經胃鏡檢查,又患了慢性淺表胃炎和返流性食管炎。更是雪上加霜的是:在我懷孕期間及產後又得了嚴重的偏頭痛和眩暈症、甲亢症。時常頭痛的我心裏只想吐,眼珠好似要冒火,快要蹦出來。吃止痛片也不管用。走路走得好好的就是一陣頭暈目眩,控制不住倒下。脾氣暴躁,常發無名火。我已經到了幾乎要靠藥來維繫生命了,不間斷的上呼吸道感染,我幾乎每天都處在氣喘、胸悶、胸痛中,鼻塞,流不光的鼻涕,頭昏昏沉沉,四肢無力。迫使我不得不每天要吃大量的藥,再挺不住就去住院吸氧,打吊瓶。每當夜深人靜,家人安然入睡,而我只能坐在床上或半靠著睡一會,一躺下來就胸悶憋氣。多次劇烈的支氣管痙攣讓我驚恐萬分,我痛苦地掙扎著。隨著病情加重,我的身體越來越虛弱,我尋盡了一切方法來治我的病,無論中醫、西醫和民間偏方,從醫學老教授到江湖郎中,似乎這一切治療在我身上已毫無作用。我多次有氣無力艱難地喘著氣,望著嗷嗷待哺的幼兒淚流滿面,自己上樓梯都一步三挪,更沒有力氣去照顧孩子。我無法像一個健康的母親那樣去疼愛和養育自己的孩子。我已經承受不住多種疾病的折磨,好像已經無藥可治了,我真的絕望了,甚至產生了輕生的念頭。

在一次偶然機會中,我有幸學了法輪大法,絕處逢生,奇蹟在我身上出現了!通讀了《轉法輪》,我無比激動,豁然開朗,終於明白了「造成他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業力」,只有修煉才能返本歸真,獲得真正的幸福。

炎熱的夏天,我一煉功就流鼻涕。奇怪的是流出來的鼻涕滴落在我手上,像冰水一樣冰得手都發麻。這種情況持續了近一年,我知道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我的精神和身體狀況一天比一天好起來。更神奇的是,幾十年的頑固性慢性支氣管哮喘居然好了,從我煉功起至今已有四年了,從未發作過一次,好像一下子徹底被拿掉了,我可以盡情地享受自由舒暢地呼吸。由於不間斷學法、煉功,身體上其它病同時也消失了。病好了,自然也就不吃藥了。

現在,我不再怕過敏,可以穿自己喜愛的羊毛衫;可以幸福地陪著孩子去公園玩耍奔跑;吃東西冷熱酸甜也不忌口了,沒有吐過,頭也不嗡嗡作響了,精神狀態很好。我幸福地擁有著煉功後帶來的身體從未有過的輕鬆舒暢,工作和家務我都能輕鬆地做好。

我從前常常流的是對病痛折磨無可奈何的淚水,而如今我時常流的是無以回報的感激之淚,是法輪大法讓我真正地祛病健身,做個道德高尚的好人,是法輪大法讓我獲得重生!

大陸弟子2001年4月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14/99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