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觀念 突破網絡封鎖

【明慧網2001年4月13日】 在當前的情況下,尤其是在中國大陸這種惡劣的環境中,如何在不長的時間內救度更多更多的世人。僅靠散發真相資料、光盤、張貼真相資料、掛橫幅、噴貼標語……效率仍太低、投入的人力物力財力太大、太不安全,還有許許多多的世人被謊言所矇騙。能不能用一種更為有效、在短時間內能更廣泛地傳播,讓更多的人、尤其是大陸的中國人及時、安全、且輕鬆方便地看到真相資料呢?能擔此重任的那只能是互聯網,非它莫屬!

然而,本應在講清真相、救度世人和揭露邪惡中發揮巨大作用的互聯網卻遠遠沒有發揮出應有的作用,簡析原因有二:

一、我們自始至終對邪惡的「封鎖」總是彬彬有禮地消極、被動承受,採取鑽空子、繞道而行的辦法──無論是借用國外的代理服務器訪問、建立明慧的秘密鏡像網乃至現在所採用的加密的明慧網、由國外的學員發E-mail、發傳真……等等,從未獲得真正意義上的突破。從某種意義上講等於是一直在默認、配合、縱容邪惡的「封鎖」,消極的承受著邪惡的「封鎖」。

二、「修煉的人畢竟不是常人」(《道法》)可為甚麼我們這些超常人在互聯網技術上卻一再地被常人中的人渣──邪惡所制約、牽著鼻子走?!這是不是與我們較多地把「超常」理解為屬心性、神通方面的,而較少意識到智慧這方面的呢?較多的看到的是大法的威力,較少的看到大法的智慧一面呢;較多地是在被抓、被關、被打……中不配合邪惡、不消極承受,而較少地在網上面對邪惡的肆虐也不配合邪惡、不消極承受!

中國大陸的互聯網大都不是寬帶的,且網民中有不少不是軟、硬件知識及網上技術操作(如嫻熟真正安全地使用國外的代理服務器、安全有效地利用各種工具軟件加密及徹底地清除文件、使用Replayer……等)很熟的人。僅以我們本地而言,一個省轄市中小小的區,就有五、六十個網吧,包括大、中專學校的網絡及私人上網,每天上網人次都有數千。可就因為不會使用真正的國外的免費代理服務器、無寬帶上網……使得那麼多的人看不到真相。我們為甚麼不在關鍵的環節──真正能夠事半功倍、「四兩撥千斤」的事上下下功夫、動動腦子呢?!難道真的在技術上就束手無策、根本就無法突破網上「封鎖」了嗎?真的就不能使網上「封鎖」失效了嗎?真的非得借助寬頻、Replayer才能看到「自焚真相」嗎?!真的非要每次上網前後都不得不作些煩瑣地操作才能保安全、真的就不能將某些信息進行處理後不用借助寬頻網及其它軟件照樣能直接看「自焚真相」了嗎?

邪惡之所以能長期「封鎖」得逞,是不是在我們想辦法突破其「封鎖」之前就早已在內心深處承認了這種「封鎖」,承認在無寬帶網的情況下根本就不可能看「自焚真相」,就早已把自己的智慧主動「封鎖」、束縛起來了呢?如此的結果那必然是對邪惡的遷就,任其肆虐,對其消極承受、繞道而行。

師父在對一位西人學員寫的「去除魔性」文後的批語中要求我們應「採取主動清除魔而不是縱容和消極承受」,又在《忍無可忍》經文中告訴我們:「但是從目前邪惡的表現來看,它們已經人性全無、正念無存,就不能再容忍其邪惡對法的迫害。」可我們竟一再地容忍邪惡在網上對法的迫害,沒有「採用不同層次的各種方式制止」(《忍無可忍》)。

在整個天體都被正完法,宇宙中最高層生命所形成的屏障也已在清理銷毀之際,僅剩人間這層最表面的邪惡在表演時,我們所做的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的這一神聖、偉大、最正、最好的事怎能讓它們控制、左右呢?

如果我們首先就在思想深處不承認這種「封鎖」,不承認目前的技術條件的限制,遵照師父所說:「這一切我是不能承認的,所以要清除它,包括這場邪惡。」(《大湖區講法》)接受師父在《警言》經文中的警示:「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首先打破觀念上的自我「封鎖」,真正將自己溶於法中,才會擁有無限的智慧,因為法的智慧是無限的。才有可能在除破網上「封鎖」,徹底解決有關技術問題。

如一旦真正地打破自己觀念上的「封鎖」,那相關問題地突破必然勢如破竹。那時看明慧網的人數激增,它封都封不過來、查都查不過來、抓都抓不過來時,邪惡還能逞幾時呢?

真切希望我們大法弟子及各界正義人士中的電腦專家、高手們開智、開慧,採用各種方式或突破「封鎖」、或讓「封鎖」失靈、失效。讓更多被邪惡矇騙、毒害的中國人認清真相,真正體現出「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再造人類》)

(2001年4月12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