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迷中的眾生都能擺好自己的位置

【明慧網2001年4月12日】 我是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叫樑子真(化名),女,27歲。 我用一顆真誠的心跟大家說說我修煉法輪大法後的身心變化。

在沒修煉前我是一個體弱多病的人,曾經患有慢性胃炎,吃甚麼東西都不消化、不吸收,吃甚麼排甚麼,顏色和形狀都不變,身體瘦得就剩下骨頭和皮了,走路都困難,身體四肢整天都是特別熱,就像發燒似的。還有一種奇怪的病,就是鼻子經常不知不覺就流血,一流就很長時間,而且流的還特別多,醫生也確診不了到底是甚麼原因。當時的我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一個弱不禁風的病秧子,整天一臉痛苦無奈的表情。再有一種病就是更叫我無法接受和不敢面對的不治之症──性染色體少一項,不發育、不成長,二十幾歲的我,身高才1.33米,身體呈現幼女狀態,不能結婚,我在別人眼裏就像十幾歲的孩子。我真是痛苦極了,看了很多醫院,很多醫生專家都對我家裏的人說,看不好了,別再浪費錢了,得這種病的人身高最高只能長到1.40米。我聽了這些話真是再也沒有勇氣活下去了。因為我生長在農村,爸爸病故的早,母親身體也不好,再加上兄弟姐妹多,我們農民是靠天吃飯,如果年收成不好,連溫飽都很難解決,經濟來源就更談不上了,所以我的病就一拖再拖。

後來我投靠住在城裏的親人家裏,想著在城裏找一份工作來養活自己,可現實的生活卻是無情的,面對我這1.33米的身高,多次找工作都碰壁了,都說我是童工,不敢用。親人很同情我,為我的病他們跑了不少大醫院,花了很多很多錢,即使是再有名的醫生也束手無策,都說要治癒性染色體少一項的發育遲緩症根本就不可能。面對生活的挑戰,一次又一次的失敗,我對自己今後的人生道路徹底絕望了,在這殘酷的事實面前,我的性格變得非常暴躁,總想大哭大鬧,蠻不講理,整天以淚洗面。親人看到我這個樣子,也是痛苦萬分,整天偷著為我流淚,表面上還得強裝笑臉安慰我,整天為我著急上火,我真不忍心拖累她們了,多少次想要離家出走──即使在外面要飯吃甚至死在外面,也不能再折磨親人了。親人看出了我的想法,就千方百計地安慰鼓勵我,幫助我堅強起來,所以我那個可怕的想法才沒有實現。但我良心上的折磨使我不安,我在度日如年的痛苦中煎熬著,熬過了每年、每月、每日的分分秒秒。

終於在1997年11月我有幸遇到了法輪大法。我認真地學著五套功法,認真地讀著師父的每一句話,我明白了人為甚麼生病,為甚麼在生活中有苦、有難,是因為人生生世世做了許多壞事,為了自己的一點私利不擇手段地去傷害別人,做了太多缺德損德的事所造下的業力,宇宙中的大覺者可在看著呢,無論誰幹了多少壞事,誰就得償還多少,所以人就有苦難,一出門就遇到不順心的事,有了天災人禍還不知是在警告自己,竟說成是自然現象。當我明白了這超常的法理、理解了幸福與魔難的因果報應時,我的心豁然開朗。我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標準來修煉自己的心性,按照師父的教導做事要為別人著想,要與人為善,處處事事都得找自己的不足,善待所有的人,包括對我們不好的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

隨著我對法理的認識和心性的提高,我的身體也在不知不覺中發生著神奇的變化,治不好的病也奇蹟般的好了,人也精神了,短短兩年時間(23歲─25歲),身高由1.33米長到了1.5米,並且結婚了,有了自己幸福的家庭,告別了以往那痛苦的淚水,流出了幸福激動的淚水。家裏的親戚朋友都高興地說:「真是法輪大法救了你,同時也把整日為你牽腸掛肚的親人的思想包袱給解決了,真得感謝師父把這神奇偉大的法輪大法傳給世人,救渡苦難之人、造福千萬家啊!」

我知道師父所給予我的,我永遠無法回報恩師,我只有用這顆堅如磐石的心來回報師父的慈悲苦度,所以我在這裏要向師父說:不論邪惡勢力怎麼瘋狂打壓,即使被勞教、被迫害致死我都會堅修大法緊隨師,任何外在的因素與迫害都改變不了我們大法弟子對恩師對大法那顆堅定的心。

希望善良的人們看到我的真實故事,能改變你們對法輪大法的誤解,真正來了解法輪大法的真相,能夠辨明真偽、善惡分明,不要被電視上的惡毒謠言迷惑。願大法弟子的大慈大悲、大善大忍的偉大行為能喚醒世人善良的本性,等到真相大白於天下時,希望迷中的眾生都能擺好自己的位置。

再次真誠地呼籲:還我們恩師清白!還大法清白!釋放所有被迫害的大法弟子!還我們合法的修煉環境!

大陸大法弟子:樑子真(化名)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