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內瓦進行曲 -- 法在人心中

【明慧網2001年4月12日】1、某國駐聯大官員:「老聽說你們法輪功,但沒想到在小鎮上遇到你們」

週末,我們買了聯程票到日內瓦周邊小鎮洪法。在火車站附近的餐廳吃飯時與一家人交談起來。原來他們是某國駐聯合國代表處官員,帶著家人來此度假。餐廳裏坐滿了大法弟子,大家在熱烈的氣氛中,同該官員一家交談了40─50分鐘,之後該官員主動提出同大法弟子們合影。

該官員告訴弟子:「老聽說你們法輪功,但沒想到在小鎮上遇到你們。現在全世界都知道你們了,我們都支持你們。希望你們加倍努力,讓更多人了解,讓全世界的人更加關注法輪功。」

臨別時,該官員留下了自己的聯繫方式,並告訴學員:這可不是一打就留言的,這是一打我就能接到的電話號碼。

2、某兒童組織:「我們要專就此事給中國政府寫信」

我們向某國際兒童組織介紹了法輪功學員特別是婦女及兒童受迫害的案例。他們對此尤為震驚,提出:「我們要專就此事給中國政府寫信」。

3、重返日內瓦

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明白,在法正人間的關鍵時刻,大法需要我們在哪裏,我們就應該奔赴哪裏,但最重要的是如何衝破阻擋每個人的重重障礙,這也正是每個人需要體悟和提高的。

當我決定是否再來日內瓦時,障礙我的不是家中的收入,也不是需要我照顧的6歲兒子,而是腹中漸漸長大的女兒,和上次小飛機在高空中搖擺的恐慌經歷。因為在上次那陣令我不寒而慄的飛機晃動中,我已給自己定了一個框框,在女兒出生前,不再乘飛機出來了。就在我猶豫不定的時候,我在明慧網上看到一位國內女同修的故事,她在整個孕期到兒子出生後八個月共走出去護法八次,直到為大法獻出寶貴的生命。漸漸地,我腦中的那個框框被衝破了,我決定重返日內瓦。

我居住的地方離乘飛機的城市,還有幾個小時的路,一般我要提前10小時就開始上路了。從我住的城市,先到達途中一同修家,再一起到乘飛機的城市,與大家會合。如同涓涓細流,匯成江河。

一上飛機,就是個考驗,這次飛機的前後座位間距更緊了,而我的座位正夾在兩位西方人中間,也就是說,在漫長的旅途中,我的腿都難以屈起來休息一下的。開始我想找空姐問有沒有孕婦專座,可又一想,這左右兩位或許是有緣了解大法的呢。既來之,則安之。很自然地,我與左邊的男士交談起來。從日常生活談到中國文化談到修煉。我告訴他,我正在讀李洪志先生的書,非常有意思,書中講到在不同的另外空間有不同的時間、速度……他遺憾地說:「可惜我不懂中文。」我告訴他英文著作的網址,他表示他會去看的。右邊的黑人女士是位助產士,我們從我的孕期狀況談到法輪功的修煉,她高興地說:「度假回來後,我一定打電話,找你學法輪功。」

交流中不知不覺我的兩腿竟舒服起來。

在阿姆斯特丹的機場內,我們繼續洪法、煉功。打坐完畢,大法傳單已被拿走了一大半兒。在去日內瓦的小飛機上,我的恐懼不知不覺消失了。

來到日內瓦的旅館,看著那些來自世界各地的同修們親切的面孔,心中有說不出的欣慰,一位西方學員過來對我說:「你99年去過華盛頓DC吧,我雖然不知你叫甚麼,但我們都是兄弟姐妹。」先來的同修已為我們煮好方便麵,雖然我們彼此之間還不知姓名。

晚上,集體學法時竟有好幾十人了,這其中還有一個懷孕月份比我還大的弟子(已有8個月),還有幾個月和一歲多的小弟子。在這個純正的環境中,我已找不到那個小小的「我」了。

半夜醒來,有感而發,遂借樓道燈光寫下來,與同修分享。

5、「再困難也要來」

她說:「要說這次來日內瓦,真是有很多困難,在讀了一講書後,我明白了,再困難也要來。」

「就在做出決定的傍晚,我發現我的車丟了。我告訴自己,這是去日內瓦的考驗。無論如何,我還是會去。」

「正念一出,第二天一早就在離我停車地點兩條街的地方,找到了我的車。車裏有350美金及我的皮包,甚麼也沒丟。」

「其實也只是一個小小的考驗。」

加拿大弟子
4月9日凌晨於日內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