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在流淚──倪鳳花老人的經歷

【明慧網2001年4月12日】 一,絕路得大法,大道閃金華

長白山腳下一個縣城裏,有一個老人叫倪鳳花,沒有左腳後跟兒,是個殘疾人。左眼失明,另一隻眼是斜視,須要動手術,否則就會雙目失明。她不僅沒錢治病,家裏還有一個臥床十幾年,完全靠她侍候的老伴。如此殘酷的現實,使她對生活完全失去了信心。一天,她穿上乾淨整齊的新衣服出去尋短見。半路碰上一個熟人,告訴她有一種叫法輪功的功法,煉了真好,可祛雜症。老人聽了他的話學習了法輪功。不久,奇蹟發生了,她的眼睛好了,腳後跟兒也長出來了。街坊鄰居也都驚嘆不已。她的丈夫因工受傷,腰斷癱瘓。全國各大醫院都走遍了,不知花費了多少國家的醫藥費,仍然是臥床不起,而且,每年要花國家三萬多元的醫療費及生活補貼。她丈夫看到她身上的奇蹟,也從炕上爬起來開始煉習法輪功。不到一年的時間,她丈夫不僅生活能自理,而且還能幹一些體力重的活。從此,倪鳳花的家裏又有了笑聲,他們滿懷信心揚起了生命的風帆。

二,邪惡從天降,黑白顛倒真荒唐

江澤民誹謗迫害法輪功,兩位老人不理解XX黨怎麼了。一個曾經每年花費國家三萬元醫藥費的癱子,變成了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一個又瘸又瞎的老人,變成了步履輕快的健康人。法輪大法使他們絕境逢生。老倆口的故事在小小的縣城中幾乎人人皆知。上至縣長,下至街道鄰居,人們口耳相傳,消息不脛而走。這個法是真正的利國利民呀!然而江澤民竟如此顛倒黑白地誣陷法輪功,使XX黨在群眾心目中威信掃地。

三,中國呀,你怎麼了?法律呀,你怎麼了?

2000年一月底,正是人們歡慶新世紀來臨之際,倪鳳花老人搭上去廣州的火車看望自己的兩個女兒。然而火車剛到瀋陽,只因修煉法輪功,她被警察押回縣監獄,一關就是49天,原本可以和兩個女兒共享天倫之樂的她卻在獄中度過了這個世紀之交的春節。

倪鳳花老人有句口頭語,「怎的了?中國呀,你怎麼了?法律呀,你怎麼了?你的尊嚴哪裏去了?」

倪鳳花老人被關押後,他老伴接到老家來信說90多歲的老母病危。他老伴便到街道請假還得經過公安派出所批准才能回家侍候老母。結果不但沒有回到老母親身邊,而且從此音訊全無。傳說他在半路上被警察截住並關押起來了,然而老家的監獄沒有,長白山下縣城的監獄也沒有。也有傳說他可能被警察打死了,另有傳說他被勞教了。

倪鳳花老人從監獄出來後至今還沒有找到他老伴,而老家的婆婆還在病危之中。古人有句話,「萬事生為先」。顧不上尋找丈夫,倪鳳花老人只得趕到婆婆身邊,照顧年邁的老人。不料沒幾天,她的傳奇消息又在山東老家不脛而走:原來誰不知她那一團糟的健康狀況,而且又瘸又瞎,然而只因修煉法輪功,今日竟是如此健康,而且老人家看上去比同齡人年輕了20多歲!

然而當地的公安,這些江澤民的追隨者,怎能容忍得了大法事蹟的流傳。不久,倪鳳花老人又被那裏的公安趕走,至今不知下落,留下躺在床上的90多歲的老人在家中哭泣。

我們不僅要問,是誰讓倪鳳花的家庭妻離子散,是誰讓倪鳳花的一家流離失所?

蒼天在流淚,我們的心在滴血。在江澤民犯罪集團的統治下,哪裏有我們講理的地方?江澤民的雙手已經沾滿了無辜善良人的鮮血,他將在地獄中永無休止地償還他的罪惡。那些助紂為虐的人也將成為他的陪葬。

(大陸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