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反法輪功圖片展的真實性令人懷疑 」的一點補充

扮演法輪功學員的「中國演員」抽煙被逮著

【明慧網2001年4月1日】 看了明慧網3月31日這封香港市民的來信,對於文中的分析非常贊同,認為確實如此。今筆者以自己搜集到的一些情況作一下補充:對於三組實為敗筆圖片的分析中,第一組澳門警察錯捕法輪功學員圖片的展出非常可笑,居然把人家澳門警察犯的錯誤當作證據來展示,足見其理虧詞窮到了甚麼地步。而第三組「法輪功學員」「要」跳樓自殺的照片,更有點欺騙百姓了。筆者不得不根據自己搜集的資料作一下分析。

一、鬧事地可疑。這伙自稱是「法輪功學員」的人居住並鬧事的大廈並不是註冊的某某公司,而是中資機構,而且這個中資機構就是大名鼎鼎的專職造謠機關 --- 中央電視台。作為中央電視台的高級公寓,大廈租金很高,裏面住的人大都非一般的高級職員。這個資料在這伙人鬧事當天,就被香港媒體查出並報導出來。

二、扮演法輪功學員的「演員」抽煙被逮著。在跳樓鬧劇開始前幾天的深夜,大廈內部警報系統報警,顯示在「演員」居住的樓層範圍內有人闖入樓梯(香港高樓一般是使用電梯,樓梯只是作緊急使用,該大廈安裝有防盜系統),保安人員迅速趕到,卻發現是自稱「法輪功學員」的一男子正沿樓梯走下並津津有味地抽煙。後來保安人員在閒談中詢問煉法輪功的是不是不抽煙時,「演員」支支唔唔說不出來了。一直到後來他們這伙人扮演鬧劇結束後,香港真正的法輪功學員把有人扮演學員來鬧事的事實傳單散發給保安人員後,保安人員才恍然大悟。

三、個別參與扮演跳樓的人員被媒體評價為身手敏捷如猿猴;非一般人所比。從媒體資料看到,在鬧哄哄中,一青年男子在大樓外,以十樓左右,上上下下,反覆攀沿在這幾層樓窗口之間,觀看身手非一般人能為,更被媒體評價為身手敏捷如猿猴。如此本事看來好像不訓練一段時間是達不到這水平;而且要是訓練的話,看來也好像特殊部門才可有這個項目。

四、鬧劇基本在白天開始,夜裏草草收場。這伙人在白天搶足了鏡頭後,夜晚,包圍的入境處和其他警方人員卻意外的宣布工作已經結束並開始撤離,隨即不久,這伙人也就大搖大擺的走下樓去吃宵夜了。顯然入境處和官方人員是受上級的指示撤離的,否則這些現場辦案的官員在這麼重大的情況下,卻宣布結束了當天的工作要撤離,這非要被上級處以瀆職罪不可。而命令他們撤的上級卻又是從哪來得到的命令呢?這件事情牽扯面很大,非常複雜,非常重大,要決策的話,絕對不是一般人做的了主的!看來這個命令從北京那裏來的倒很有可能。由此分析當時還沒有必要像天安門自焚案那樣,以犧牲「演員」來博取政治籌碼。

五、根據登記資料顯示,這伙自稱是「法輪功學員」的人其實可以分為兩批,一批是從海外輾轉來港,另一批則是持特別通行證等中國證件直接從大陸來港,鬧劇結束後再返回大陸。其中我們是否可以猜測一下這些人的真正身份是甚麼?

六、分析人士認為這件事件的發生,如果真的是像天安門自焚案那樣是公安部門插手搞的話,那裏面的政治含義就是很大。估計北京某些人當時主要為了給香港特區政府尤其是董建華特首施加壓力、給以顏色,逼迫董建華特首就範,讓其明確表態;並且這是一箭多雕之計:即把髒帽子扣到煉法輪功的頭上,又給了董特首以顏色看看,同時也給進一步鎮壓做了鋪墊。

隨著中國鎮壓法輪功的升級,法輪功學員在香港揭露迫害事實的活動也越來越多,北京某些人在「一國兩制」的名義下是恨的咬牙切齒,看來他們是準備要打破「一國兩制」這一重大政治承諾了。但香港畢竟是香港,媒體的報導不像國內的一言堂,香港居民的民主意識也比國內高,想要玩甚麼遊戲看來是很難了。忽然聽一日本朋友說起:去年一中國女子裸體懷抱法輪功書籍在東京街頭行走,被警察逮到,開始日本警察還真以為是法輪功學員,就趕忙找來日本法輪功聯絡人,結果在詢問下,該女子既不會法輪功的動作也不知道捧著的法輪功的書裏講的是甚麼,叫日本警察苦笑不得------中國政府為了鎮壓法輪功真是不擇手段,竟然用重金收買窮學生在海外幹出這種丟人現眼的事情來誣陷法輪功。

從這兩年的來看,雖然法輪功沒有組織沒有名冊,中國極權政府想通過派特務冒充法輪功學員來從內部破壞的企圖也證明是失敗的。只是徒增笑料!

如今香港的大會堂內又擺上了這些照片,可是這些照片本來是作為法輪功學員受迫害受誣陷的罪證呀!哎,現在江澤民集團竟然到了這種不知道羞恥的地步,如果這事情發生在古代,這事被揭露出來的話,造謠的人都得自絕於天下。而你看看江澤民之流,真的是不知道臉紅,反而越造謠越離譜。最近幾十年來,中國某些當權者不是抓右派就是殺地主、特務,不是用坦克碾學生就是虐待法輪功學員,大家已經慢慢知道了他們的作風和方法了。再要騙人看來是不行了!

一知情者